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二章 发生的还是发生了(四)
    杨厚照那俊朗的小脸中透着一抹隐隐期待,像是一个要夸奖要糖吃的小孩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所以丫的说的肯定是真的。

    李昭倏然瞪大眼睛,却犹不甘心,问道:“万岁爷,您说什么?您说是为了臣妾?”

    她指着左边又指指右边:“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为了臣妾?是吗,真的吗?都是为了臣妾?”

    皇后声音陡然间提高,脸颊飞红,杨厚照一时间不确定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激动万分的小人,她是因为他对她的用心而高兴啊,还是不高兴呢?

    杨厚照转念一想,当然是高兴了,如果有女人为了他这样精心布置,专门研究他的喜好,他当然是高兴。

    所以他的阿昭是高兴。

    杨厚照的手摸上李昭的小脸,笑呵呵道:“瞅你,也不至于兴奋成这样啊,你想要什么,朕不给你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谁高兴了?谁高兴谁孙子。

    杨厚照这时蓦然一笑:“你能这样高兴,其实朕最高兴了,阿昭”

    李昭看着那一脸得意还等着邀功的笑容,心下真是五味陈杂,不仅如此,还有些想打人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?

    本来她以为不会发生的事,现在又发生了,但是是以另外一种借口。

    是为了她

    历史上是因为杨厚照自己荒唐好玩,所以有这么一出,所以是杨厚照自己的骂名。

    但是杨厚照现在说是为了她。

    石板路上内侍宫女还买慢悠悠的行走,虽然他们不会偷听皇上和皇后说话,但是这么路过,皇上说是为了皇后才收拾了这条街,肯定也能听清楚,然后这件事一会就会传开了。

    皇上的深情,但是也荒唐啊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然后她就会成为怂恿皇上荒唐不理朝政的祸水。

    李昭确实不想让杨厚照再得骂名,不想杨厚照重复历史上的老路,但也不能把罪名背在她身上啊,她可是清清白白的呢。

    怎么办怎么办?

    李昭是最了解文人的那些嘴脸的,杨厚照上辈子荒唐,是因为他没有钟情哪个女人,是他本身荒唐,那些文人想找个妲己似的人物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这辈子很可能要诬赖上她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其次的,最为可怕的事,她以为杨厚照已经改变了,他所做的一切都与历史上的不同,但是历史画面就摆在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上两天,甚至昨天,她还在纠结,杨厚照历史上记载的荒唐事都没有发生,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    今天杨厚照就说为了她,让历史上的事重现了。

    又或者说,是不是原该有的命运,是不是不管怎么躲,都会以另外的形式再出现?

    那她的布局和努力还会不会有用。

    杨厚照还会留有骂名之后英年早逝吗?

    李昭眨着眼睛眼睛看着前方,却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恍如隔梦般不真实,这是一种她明知道方向在哪了,却无能为力的无助感,有眼睛也看不见未来发展方向了。

    她到底该说什么,该怎么办?

    杨厚照见李昭神色不对,小心翼翼问道:“阿昭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说完脸一沉:“难道你不高兴?”

    这问题回答不好这家伙又要生气,可是回答高兴,那就是怂恿皇上干荒唐事,转眼就会惹火烧身。

    别八虎没弹劾,内阁琢磨对付皇后了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李昭脑中金光一闪,她笑呵呵问道:“万岁爷,这是谁给您出的主意啊?”

    杨厚照脸颊一红,这是赵瑾的主意,赵瑾都比他关心阿昭。

    他不想让阿昭记赵瑾的好处。

    可是不说,又要撒谎,皇帝撒谎多丢脸?

    杨厚照期期艾艾道:“是,是,赵瑾。”

    随后提高了声音道:“可是朕也很用心的。”

    李昭心头一亮,赵瑾啊?

    那可就对不起了,自古都是死道友不死贫道。

    李昭提高了声音:“万岁爷,是赵瑾给您出的主意啊?真的是赵瑾啊?赵瑾公公点子可真多。”

    见李昭兴奋不已的样子,杨厚照暗暗嘟起嘴,不应该告诉阿昭赵瑾的。

    李昭可看不见万岁爷不高兴,她一边紧紧的攥住杨厚照的手,另一只手向赵瑾招手:“赵公公,您快过来,是您给万岁爷出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赵瑾就在不远处伺候呢,小跑几步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万岁爷,皇后娘娘。”他一脸赔笑的请安。

    看着那一脸谄媚的中年男子,李昭眼睛转了转,声音更大了:“万岁爷,赵瑾给您出了这么有意思的主意,您赏赐他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给赏赐?!

    假扮客商的宫女和内侍有人脚步很变的很慢,而且这样的人,唯数还不少。

    赵瑾听说要给赏赐难免心头有小雀跃,可是被这么多人注视,总有种锋芒在背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忙道:“为万岁爷排忧解难,那都是奴婢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李昭看向杨厚照:“万岁爷,赵公公是不是总替您排忧解难啊?那您可不好辜负了赵公公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赵瑾:“”

    杨厚照听李昭一直夸奖赵瑾,还这么大声,心里有点吃醋。

    但是奴才也确实替他办了好事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看向李昭:“那皇后说赏赐什么好?”

    李昭心想赏赐什么不重要,要让别人都知道,这件事跟我没关系,都是赵瑾的主意,有人怪罪,要把帽子扣到赵瑾的头上才重要。

    李昭笑的端庄,看向赵瑾笑道:“那赵公公想要什么赏赐呢?”

    皇后让你选赏赐,这是天大的恩赐,本来是好事。

    可是赵瑾看着李昭那盈盈如水的目光,此时在阳光下就如那黑宝石一样明亮,那么和气友善,像是大人对小孩子循循善诱之感,极其温柔。

    他却变得不确定起来了。

    对,就是莫名的害怕,据他对皇后的观察,皇后机灵,直爽,古灵精怪。

    如此故作亲近,笑容温和却很少见,怎么想怎么感觉像是黄鼠狼。

    这皇后不是算计他什么呢吧?

    又一想,他没得罪过皇后,反而帮了皇后很多忙,应该不会。

    那皇后就是真的想让皇上赏赐他。

    赵瑾心头又一动,或许皇上娘娘不喜欢今天的安排,但是又不好说不好,所以就笑的假。

    所以到底皇后是喜欢还是不喜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