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三章 转移大法
    赵瑾伺候杨厚照以来,第一次捉摸不透自己的直觉。

    可帝后还等着呢。

    赵瑾道:“能为万岁爷和娘娘解忧,是奴婢分内的事,奴婢什么赏赐都不要,也不能要,这是奴婢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李昭看向杨厚照道:“万岁爷,赵公公这样忠心耿耿,臣妾也不知道赏赐他什么好,不过臣妾觉得赵公公是个难得一见的人才,人才,应该要有更好的赏赐。”

    赵瑾听了心头又一动,皇后是不是想让皇上提拔他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方才倒是错怪了皇后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也觉得李昭话里有话,想了想道:“可是现在没有好位置,这样吧,朕去池子里钓两条鱼,暂时先赏赐给老赵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除了骑射,剩下最喜欢的积极向上的业余爱好就是钓鱼了,钓到了他还喜欢吃,但有时候钓多了,就会赏赐给身边至今的人。

    别看鱼轻,情意重。

    赵瑾至今还没得到皇上这个赏赐呢,因为皇上很久没钓鱼了,再有就是皇上觉得他总是不如马永成等人亲近。

    如今竟能让皇上因为他亲自去钓鱼,他在宫里的地位会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而且皇上也说了,这个赏赐是暂时的,以后还会有更大的。

    赵瑾把李昭的眼神和给他的不安感觉顷刻间抛到九霄云外,立即跪地,磕头谢恩。

    看着那认真行礼的内侍,李昭的目光盯上他洁白的后颈,赵瑾这个人聪明绝顶,她在没有屠刀之前,还不能打草惊蛇,只能借刀杀人。

    内侍宫女鱼贯而入,又鱼贯而出,寝殿里传来帝后阵阵的笑声.

    也就一晚上时间,这两个人又和好了.

    马永成像每天早上一样,在寝殿外等着皇上起床,听着那阵阵笑声,不由得心灰意冷.

    这帝后二人成亲两个月,闹了很多次别扭了,每次他都以为皇后会失宠,可是每次都让他十分失望.

    所以这两个人根本就是故意联合起来整他吧

    马永成将佛尘摔在肩膀上,而他还上了太后的贼船,可能下不来,以后会不会被皇上和皇后给玩死

    正想着,听玄关的帘子一响,小宝在门口探出来一个头,看见他,小宝忙挥着手.

    小宝是他的干儿子加眼线,外面有什么风吹草动,他都让小宝去搜集消息,所以小宝现在是有什么事要跟他说嘛

    马永成见帝后二人应该还要甜蜜一会才能起床,于是悄悄退了出去.

    等他到了殿外,把小宝叫到没人的房间,后关上门看着小宝:“什么事“

    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了,小宝脸上顷刻间显出兴奋激动的表情.

    “干爹,是大好的事啊.“

    越是好事,马永成才急的抓心挠肝,道:“你快说,别卖关子.“

    小宝道:“还不是关于赵公公的,赵公公昨天给皇上出了主意,让皇上在宫里搭了一个商业街,宫女内侍充当顾客老板,皇上自己当顾客还充当市监。”

    “万岁爷穿着灯笼裤,俨然一个街头混混,这件事在宫里宫外都传开了,儿子方才去通政司走了一圈,都在说这件事呢,造成了这么不好的影响,外政大臣们能饶得了赵瑾吗通政司那边暂时没接到弹劾折子,但是都说赵公公这次是悬了。”

    通政司是专门搜集奏本传达圣旨的地方。

    大臣们在上朝之前需要把当天的提议也就是奏折交上来,由通政司收集管理,然后誊抄两份,各送到内阁和司礼监。

    内阁司礼监挑选重要的事情,早朝的时候好集思广益,再行议论。

    但是皇上已经好几天没上朝了。

    国家政务多有内阁大臣一手操持,所以通政司就变成了跑跑腿的部门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能小看这个部门,除了传送奏章之外,通政司还要搜集给地送来的“邸报”。

    “邸报”上抄写的一般都是各地发生的大事要事。

    通过邸报,可以看出一个地方的民风和官员管理情况,还能摸到一些政治动向。

    所以京城官员都要看通政司“邸报”

    故而这通政司往往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。

    马永成听得微愣,后语气兴奋道:“果真影响不好吗”

    小宝点着头:“影响十分不好,大家都在传万岁爷让赵瑾给带坏了。”

    那如果这样,凭借着内阁首辅刘健的刚直和迂腐,说不定会给皇上建议,让皇上远离赵瑾。

    赵瑾可是他的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,他岂不是不费吹灰之力,就把赵瑾除掉了?

    马永成心有余悸的搓着手,本来帝后和好了,都是赵瑾的功劳,他还很嫉妒,如此一来,幸亏自己立场是个皇后相反的。

    忽然,他眼睛一动,然后跺着脚在屋子里挤走,最后用懊恼的目光看着小宝,后长叹一声.

    这一些列动作分明是那心事很心烦的样子.

    小宝不解道:“干爹,这对咱们来说不是好事吗您怎么还心烦呢”

    马永成停下来连连叹气,懊恼不已的看着干儿子,就是好事才心烦啊,如果早知道赵瑾这么容易会被人排挤,他当初投靠太后那条贼船干什么

    赵瑾越是倒的快,他就越心烦.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钟鼓司的公廨坐落在皇城最北面,也就是午门附近。

    赵瑾闲来无事都会到公廨里走一圈,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玩意儿进来,然后他做到心里有数,再去伺候杨厚照。

    今日照常如此。

    不过钟鼓司实在太不被人重视了,公廨不大,喝口茶功夫就能走完。

    他问了一圈,一切都如往常,没什么特别的。

    但就在要走的时候,发现往日最机灵回话的小太监目光闪烁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赵瑾心中一动,叫道:“武儿,跟咱家进来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进了公廨中做左边的稍间里,随后那个叫武儿的小太监就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赵瑾站道地中央陡然间转过身: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武儿躬身道:“公公,奴婢听到了关于公公不好的传闻,说公公蛊惑皇上,是奸佞之人,奴婢怕外政大臣会对公公不利,所以为公公担心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