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四章 弹劾八虎(一)
    他一个小太监都能说出这种话,可见传闻已经传的很远。

    赵瑾诧异的看着武儿,他这两天就想着皇上的事,都忘了打听外朝的风向,所以有人要给他使绊子吗?

    赵瑾回过神道:“不急,你都听闻了什么?多少?”

    这确实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事了,小武把自己听到的都说给赵瑾听。

    赵瑾听的脸色发白,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,就是那天在细鳞池的时候太高调,被人眼红了。

    当时他就觉得皇后声音太大不是好事,果真就被他猜中了。

    赵瑾急的在屋里奔走,可是也怪不得皇后,皇后还让皇上提拔他,那怎么办?

    赵瑾停下来看着小武:“你做的很好,咱家亏待不了你,你继续帮咱家打听着,咱家去伺候皇上。”

    小武低声安慰道:“只要万岁爷护着公公,就没人敢动公公。”

    赵瑾暗暗点头,所以这几天他都得积极去伺候万岁爷,现在还没有弹劾的折子,希望一直都不要有。

    阳光明媚,敞开的窗户源源不断的送进清风。

    这在天越来越热的夏季,可是十分难得的。

    难得到李昭想好好享受这样的清爽,留在书房中小憩,没有跟杨厚照出门。

    还是那本三国演义,正看到刘备摔儿子呢,忽听书房的门口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那声音强健有力,动静很大,在清宁宫这种除了杨厚照就是她的地盘,谁敢这样放肆,所以不用想也知道是杨厚照了。

    李昭抬头看向门口,正这时西北的门帘哗啦一声,真的是杨厚照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种天气杨厚照应该更喜欢运动才对,怎么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李昭用余光一瞄窗外,应该是喂完老虎的时候,这时候按照杨厚照的性格,正要玩上一玩,可就是回来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剑眉竖着,耷拉着嘴角,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,显然哪里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李昭站起来迎过去:“谁惹万岁爷了?”

    杨厚照哼的一声,见李昭微愣,他又忙道:“阿昭朕不是跟你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那你说啊。

    李昭要扶着他坐下来。

    杨厚照却急的在屋里走来走去,然后问道:“阿昭你才朕遇见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所以他倒是说啊。

    杨厚照想了想,冲着门口道:“马永成,你进来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今天是一起跟杨厚照出门的,当然也一起回来了,听见传唤,他灰溜溜的进来。

    李昭见这奴才脸色苍白不好看,那缩着的肩膀好像有什么畏惧的事,所以杨厚照烦心的事个马永成有关吗?李昭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这时就听杨厚照问马永成:“你说朕遇见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马永成神色畏惧道:“奴婢只看到司礼监的王岳给万岁爷递了一个奏折。”

    李昭问道:“司礼监现在递奏折?”

    杨厚照看奏折都在晚上,司礼监的人都知道规矩,所以等晚上了,杨厚照吃完饭,让司礼监的小太监把奏折送过来给皇上御览。

    所以这大上午的递折子可实在稀奇,也不合符规矩。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可不是。”

    然后看向马永成:“是跟你有关的,你们八个都有关,有人想让朕杀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吓得脸色蜡黄,整个人直接就瘫软下去:“八个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可不是,你们八个。”

    这不对啊,不是只针对赵瑾吗?

    怎么跟他也有关系,难怪皇上一路上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,他要死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不对。

    马永成哭咧咧道:“万岁爷,怎么可能是八个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反被问急了,道:“朕吓唬你有意思啊?”

    马永成:“”

    他不是那个意思,是明明在等着看赵瑾笑话,怎么跟他有关。

    这不合逻辑啊!

    果然是弹劾八虎的奏折,看着马永成大难临头的样子,李昭却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她再次找杨厚照确认:“万岁爷,是什么人要杀马公公啊?”

    马永成一直等着有人弹劾赵瑾,可是三天过去了,通政司那边还是迟迟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他以为赵瑾给皇上出馊主意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,却不曾想上午的时候司礼监的太监突然间找到杨厚照,就递上来奏折。

    提起这件事,杨厚照比马永成更生气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李昭没跟着,他喂完老虎打算去训练自己的“军队”,没有出去玩呢,司礼监的一个老太监就义愤填膺到他面前,将奏折塞到他的手里,还说请皇上以国家大事为重,那意思好像他不看,就是昏君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看奏折吗?

    他是不怎么上朝,但是奏折都是内阁大臣票拟了之后,他再一起看,看完了让司礼监的太监去盖印。

    每天都看得好吧?

    他看奏折在晚上,在他的小天地了,没有内阁的人参与,也不需要司礼监的太监在身边。

    有阿昭红袖添香的陪着,有什么不好?

    却好像他不看一样。

    杨厚照又跺了一脚,而且从来都是内阁帮他选折子的,就是他能看到的奏折,都是内阁想让他看到的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相信内阁敢瞒着他藏匿折子,只是奏折太多了,一天下来几百个,他也看不完,通政司的人送折子的时候会将奏折分成好几摞,他右手边的就是最重要的,别的地方的看不看都行。

    他是这样看奏折的,这还不行吗?

    看他们想让他看得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明明喂老虎喂的好好的,偏偏又让他看奏折。

    他晚上不会看啊。

    还觉得他不务正业,还要强行给他折子看,真是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有一肚子委屈要说,听李昭问话,从袖子里抽出一个折子,往御案上一摔:“你看吧,还不是那些御使给事中,说老马他们心存不良,奸佞无耻,不好好辅佐朕,让朕杀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说杀,八个都杀,过分不?”

    马永成战战兢兢的哭了。

    文官们终于开始行动了,李昭扫了奏折一眼,不看也知道大概内容,所以就看杨厚照的态度了,她安慰杨厚照道:“万岁爷先别生气,寻求解决之道,才是正解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