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七章 弹劾八虎(四)
    杨厚照思来想去,拿起奏折最后又往桌子上一摔,道:“还是别信他们,都是无稽之谈,他们就是看父皇听从摆弄,朕不听他们的话,他们就找茬。”

    所以根本是他自己有毛病,也不敢跟人家对峙,他才是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李昭用懵懂天真的目光看着杨厚照:“那万岁爷到底打算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“咳咳,阿昭,明天你去不去喂大老虎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正说着,外面突然传来鬼哭狼嚎般的哭声:“万岁爷,万岁爷,奴婢们求见啊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和李昭对视一眼,李昭心想我听着像是马永成,但是绝对不止一个人。

    杨厚照现在已经有了对策,他的对策就是当做什么都没看见,以后也不看。

    所以心情颇好,朝门口叫道:“鬼叫什么,都进来。”

    他话语刚落,门口生拉硬挤,大家使者吃奶得劲,最后先挤进来两个人,然后赵瑾一个漂亮的滑跪,最先到了杨厚照面前。

    有他带头,其他人陆续也都到了。

    正是八虎,八个,一个不多一个不少。

    八个人进屋之后都陆续跪在杨厚照面前,然后用哭丧的脸看着杨厚照,嘴里叫着万岁爷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杨厚照蹙眉:“干什么?怎么了?”

    怎么了?

    有马永成那一哭,现在八虎都知道自己被御使弹劾了,但是皇上什么态度他们还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赵瑾声音忐忑道:“万岁爷,奴婢们被人记恨了,您要替奴婢们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看似说的没有章程,但其实极其得杨厚照的心,因为在杨厚照心里,这些都是他的奴才,他就是他们的老大,奴才们出了事,来找老大平事,他不罩着奴才们谁罩着奴才们?

    杨厚照笑呵呵道:“都起来吧,朕都想好了,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,咱们还跟以前一样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听得喜极而泣:“万岁爷,真的?不用担心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朕今后不看折子了,君无戏言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,有朕在,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皇上都发话了,没什么好担心的了,八虎都站起来,陆续往外走。

    赵瑾最先一个进来,却最后一个出去,他在走到门口的时候稍微停顿一下,装作无意的回头,用余光扫视了一下杨厚照的方向,见万岁爷笑呵呵的在跟皇后说话,他的脸色却比方才越发沉重了。

    赵瑾想的是,文官们真的会这么轻易就放弃吗?万岁爷的对策,是不是太简单了些。

    时间如白驹过隙,三五天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三个御使弹劾八虎的折子竟然如石沉大海,没有引起任何一点的波澜,这说明被皇上留中不发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留中不发,就是最后会石沉大海,皇上就跟没发生过这种事一样,这是一种死挺着的状态。

    也不说同意,也不说不同意,就吊着你,还不如直接大吵一架呢。

    内阁二楼的会议室。

    刘健把其他四位都叫来,临时开个紧急会议。

    刘健道:“皇上身边有八个坏事的内侍,近来弹劾他们的奏章如雪片一样飘向内阁,可是我们也票拟了,给了章程,却一点没有引起皇上的重视,皇上年幼,极易受外界不好的事物引诱,更容易受到居心不良人士的挑唆。”

    像那个皇后,不就是赵瑾牵线的?跟皇上做龙撵,独宠,勾引皇上不务正业,还特别不懂事。

    也就是因为是皇后,所以大家不好说。

    他继续道:“所以八个内侍不除,皇上难以圣明,为了江山社稷,我等不惜余力,也要让皇上把这个八个内侍处置了,但是皇上现在回避这个问题,大家有什么高见,把事情解决了?”

    他语气十分严肃,话语也直接。

    他对面的四个同僚都低头思考,但是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刘健目光一瞥,看见了李阳东,这个比他年轻,胡子比他长得好的大才子,总该有办法吧?

    “西月你说说,你觉得八个内侍该不该除掉?”

    李阳东道:“元首大人的意思就是卑职的意思,这件事,当然是听您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刘健点点头,只要这个李阳东最后不背叛他,跟他一条道走到黑,他就有信心说服皇上除掉八虎。

    刘健又看向杨宁,这个杨宁都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,所以不必他表忠心。

    “安然,你有没有什么对策?”

    杨宁道:“卑职今日看通正司送来的奏折,其中有篇文章写的特别好,感觉若是不给圣上看,有些暴殄天物。”

    现在御史弹劾八虎的奏折多如牛毛,所以若还是之前的小打小闹就没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这杨宁也是宦海浮沉的老人,这个道理他应该明白,所以这奏折定然有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刘建问道:“谁写的?”

    杨宁笑道:“还是元辅大人通透,您看了署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从袖口中抽出一份奏折,然后递给刘建。

    刘建看了署名,满意的点头,然后拿给旁人传阅。

    等大家都看完了,刘建问道:“大家觉得这份奏折呈给皇上,皇上还能置之不理吗?”

    除了李阳东,别人都摇头,那意思就是不能。

    刘建看向李阳东:“西月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李阳东沉吟下道:“别的先不说,皇上现在排斥弹劾八虎的奏折,他不看,奏折再写的天花乱坠,都没有用处,怎么让皇上看到啊?”

    刘建朗声一笑,后捋捋自己可怜的白胡子,道:“这个你不用操心,忘了?之前的折子是怎么递过去?有人会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李阳东脸上恍然,之前的奏折是司礼监的太监递上去的。

    奏章在到达御前,会归到司礼监。

    司礼监一共有八个太监,都是孝宗留下的人。

    其中有个提督东厂的王岳,此人赋性刚直,平时也对八虎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第一个奏折能被皇上看见,就是他送的。

    王岳正在司礼监休息,时辰到了,他起床洗漱,刚擦完手,小太监就来同传:“公公,内阁票拟的奏折都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小太监在他耳边嘀咕了一串话。

    王岳眼睛一动,撩了撩袖子道:“过去看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