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九章 螳螂捕蝉(二)
    杨厚照坐下之后习惯性的拿起右手边的折子,刚要打开,心想这几天言官出幺蛾子,天天要弹劾狗腿,那这些坏蛋会不会把折子参合在国家大事里给朕看啊?

    他盯着那折子上的封面看了一会,后暗下决心,如果是,如果有,肯定骂死他们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他慢慢打开奏折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杨厚照脸黑了,完了,眼睛瞪圆了,脸红脖子粗了,毁了,要发怒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岂有此理。”杨厚照一拍桌子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看吧,生气了。

    她放下三国演义,十分心疼的样子问道:“万岁爷怎么了?出了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杨厚照招招手:“阿昭你快看,这人好像是在骂老刘他们,但是怎么朕看不懂呢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怎么还好像呢?

    她把头凑过去,杨厚照把折子拿向她这边给她看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你能看懂吗?”

    李昭摇摇头,方才她就看过了,不少地方都看不懂,可是她是现代人啊,杨厚照这个古人也看不懂吗?

    杨厚照伸出纤长的指头指着那些骈句:“你看,感觉写的很好啊,字朕也都认得,那怎么放在一起不知道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李昭又看了一遍,发现了问题,奏折的内容辞藻华丽,引经据典,文笔优美,可就是引经据典太多了,很多故事她肯定是没听过的,意思就更不懂了。

    所以就如杨厚照说的,到底秀个什么玩意儿。

    她想想道:“万岁爷管他说的是什么东西,只要大概内容明白了就行吗?”

    反正八虎的名字她认得,就是一封弹劾八虎的奏章,被内阁十分重视,理解其中的涵义就行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听了李昭的话却将奏折往桌子上一扔:“话都说不明白,还听他们什么?脸大,朕不听。”

    随后杨厚照站起,转身抱着李昭道:“咱们回去吧,还是抱阿昭比看奏折高兴的多,今天不看了。”

    小皇帝说话的时候不时翻着白眼,语气优雅但满含埋怨,这是厌恶什么东西的表现。

    接下来肯定不会再看奏折了,而且有可能厌恶的接下来几天都不看。

    李昭多么了解杨厚照,这时候绝对不要再劝他了。

    她趴在杨厚照怀里,目光却看着那桌子上躺着的孤零零的奏折。

    忽地她眉心一蹙,也不知道这几个字到底是谁写的?难道身为王朝的官员,都不知道自己皇上什么水平吗?拽什么拽?

    真是气死了。

    奏折的署名是户部尚书韩文,其他几个大臣都署了名,也就是大家附议,都是要除掉八虎的。

    但是李昭不知道的,写这份奏折的人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大才子,他叫做李梦阳。

    前面几个奏折石沉大海,这让韩文觉得,杨厚照肯定是个不折不扣的昏君,一想起来小皇帝的所作所为,韩文就忍不住老泪纵横,痛心不已,先帝就这么一个独苗,可怎么办啊?

    正好这李梦阳和他是好朋友,也有一腔热血,二人晚上从衙门里出来,约到一个小酒馆喝酒,韩文一杯佳酿下肚,顿时感慨万千,感觉既对不住朝廷也对不住黎民百姓,竟然不能把昏君变成明君。

    李梦阳就说,身为国家大臣,却只会哭,能哭出什么名堂来。

    韩文问他不哭又如何?李梦阳说,近来言官弹劾八虎的奏章很多,三位阁老都主张严办,如果内阁之外的大臣能够联络好了,同心协力,想来三位阁老一定会响应,到时候弹劾如潮,皇上还怎么保护八虎。

    李梦阳的意思就是人多力量大。

    韩文一听是这个理,于是令李梦阳提笔写下一份奏折。

    这李梦阳是出了名的大才子,写这一个小奏折还不是绰绰有余?

    说道李梦阳的才华,那读书人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他主张“文必秦汉,诗必盛唐,非是者忽道。”

    一般这种尚古的人,就是那种对辞藻要求特别高的人,李梦阳也正是如此,文笔极好。

    得到韩文的委托,李梦阳费了一夜工夫所写的奏折,看起来是一篇非常精彩的文章。

    韩文看了惊叹才华横溢,于是署了名,再联合几个要好的重臣,一起附议,这折子就交给了通政司,通政司就转给内阁、司礼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内阁二楼的小会议中,五位辅臣都在,这是内阁临时召开的一个碰头会议,专门针对八虎的。

    刘健主持,他懊恼的敲着桌子,道:“再一次留中不发,很有可能皇上还没看,就这么不了了之了?各位阁老,你们都是国家的顶梁柱,都有什么主意,拿上来提一提,咱们食君俸禄,必然要忠君之事,不能让八虎这样的阿谀奉承小人留在皇上身边为虎作伥。”

    之前他可是信心满满的,因为折子并不是御史写的,可是六部大臣联合,分量极重,却得不到皇上的重视。

    刘建这一声之后,杨宁等人理论纷纷。

    有说皇上是故意不看折子,这就是昏君之相,然后把皇上一顿批判。

    有说说是八虎怂恿皇上不理朝政的,把八虎骂的狗血喷头。

    还有给刘健出主意,让刘健直接闯宫去见皇上,跟皇上对峙的。

    简直是五花八门,应有尽有,但换个角度想,好像也是黔驴技穷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阳东听了好一会,突然道:“元首,能不能是奏折太深奥,皇上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其他四人:“”

    大家都用恍然大悟但又有些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他。

    李阳东这个猜测绝对不是凭空想来的,韩文的奏折他也看了,一看文笔,就知道是李梦阳写的,这个才子他认得,非常尚古,有些傲气,所以文章写的很好。

    但是别的方面,也就是书生意气多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在奏折呈报之初,他就不看好能收到什么好的效果,但是刘健和杨宁非常推崇李梦阳,更相信六部的分量,非常推崇这个奏折,他就不好泼冷水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跟以往的奏折投进去,效果没什么两样,应该就是看不懂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