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一章 小黄雀碰到了大难题(二)
    李昭想了想,抬头问秦姑姑:“认识那个人吗?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秦姑姑以前都在后宫,也不是伺候皇上的,所以并不认得此人。

    她找了手下的小火者去打听。

    不多时,秦姑姑回来了,在李昭耳边轻声道:“娘娘,这人是东厂提督王岳,是司礼监的太监。”

    说完声音更轻了:“娘娘还记得上两天万岁爷发火吗?说有人在虎园给他递折子,提到了王岳,应该就是这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微微颔首,心中倏然就想到了前几天晚上杨厚照看的奏折,据她对内阁和司礼监工作流程的了解,有些奏折,如果不是有人特意想让皇上看,那是根本看不见的,那天那个奏折就放在最上面,显然是有人故意而为之,是比较了解杨厚照习惯的人,也就是说这个人是伺候过杨厚照看折子的司礼监太监,因为除了司礼监的太监以外,别的太监是不可以看奏折的。

    张永他们都不行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的结果是皇上并没有理那个奏折,今天这个王岳就找上门来,而且王岳以前有前科,所以这个王岳是不是又来递折子呢?

    李昭舔了舔嘴唇,她没办法找到韩澈,正需要一个折子,如果真的是,那可是打瞌睡就有人递枕头,太和心意了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有问过,也不确定是不是来送奏折的。

    皇宫的规矩就是大,哪怕杨厚照都让她看奏折了,但在外人面前,她还是不能表现出来,免得有人说她后宫干政。

    所以直接问也不好问。

    要怎么能试探出来王岳是来做什么的,还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呢?

    李昭抬头叫着秦姑姑:“你去找厨子要了一杯新鲜的果汁给王岳送去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诧异的看着李昭,皇上娘娘出神这么久,就是要给一个奴才送饮品?就算是司礼监的,也有点脸大吧?

    李昭没有多做解释,只道:“就说本宫体恤他关注皇上已久,所以赏赐他解渴的。”

    韩文署名各位重臣附议的折子就那么石沉大海了,王岳今日带着内阁刘健署名的折子来找皇上。

    之前的折子都是御使或者给事中等言官写的,最高级的也就是之前的那一封了,所以内阁到现在为止,才正式参与这件事。

    王岳紧紧的捏着袖口,这是一封顶顶重要的折子,一定要让皇上看见,皇上不看的话,任由你再气愤,下再大的决心也都没用。

    可是怎么递给皇上。

    他本打算用老办法,将折子放在左边那一摞,也就是最后会变成皇上右手边最重要位置那一摞,但是据说皇上晚上跟皇后总是“夜夜笙歌”,不太理政事,也不确定皇上能看,所以还是要当面呈给皇上。

    但是当面呈给皇上这个招数,他之前也用过了,现在管不管用不说,怕皇上见了他就撵他走呢。

    骑射场地比太和殿广场还要大,下面铺的都是沙土。

    皇上一身奇怪的红绿装束,骑着一匹雪白的宝马,手执弓箭策马奔腾,那瞄准着靶子动作,真是英姿勃发,骁勇无比。

    可是毕竟就是这么一根独苗啊,天天就喜欢这种打打杀杀、你射我,我打你的玩意儿,万一磕着碰着伤着了怎么办?

    呆在皇上身边的那些人,没有一个劝着的,为了讨好皇上,还一个个的拍马屁,专门给皇上找这种危险的玩意儿,这些人不除不行,不然皇上的安危谁来保障,江山谁来保障?

    王岳看着骑射场,更加确定了要将折子递上去的决心,但是他想的很好,却不敢招呼皇上。

    如何把折子顺利的交给皇上,王岳急的满头是汗。

    这在这个时候,一个美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公公,这是皇后娘娘赐给您的。”

    王岳抬头一看,是一个尚宫打扮的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眉眼儿并不是特别出挑,但气质斐然,那淡淡的目光一扫,脸上有种风淡云轻的淡然,仿佛天地间根本没有什么事是值得在乎、值得费心的,她有种见惯了大世面的镇定气质。

    王岳并不认得这个尚宫,但听方才尚宫说的话里也能听出来,“皇后娘娘的赏赐”说明这尚宫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,正好他们皇宫刚接进来一个皇后不是?

    可是他是司礼监的太监,不管是往日还是近日,都和皇后毫无交情,那皇后为什么突然间给他赏赐呢?

    淡黄色的圆筒素面瓷杯里,泛着清香气息的鲜美桃汁儿正在向他招手,王岳暗暗舔了舔嘴唇,桃汁上冒着气泡,感觉是冰镇过的,这天气有点热,他最是怕热的,好想喝啊,可是并不是皇上的赏赐,是皇后。

    王岳很快镇定下来,不管怎么样,是皇后娘娘的赏赐,既然是主子赏的,接受不接受都得先去谢恩。

    王岳对秦姑姑道:“娘娘赏赐奴婢的,奴婢不敢拒绝,还请姑姑带奴婢去给皇后娘娘叩头,谢皇后娘娘恩赐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送东西的时候就得到了李昭的吩咐,若是王岳要谢恩就带他过去。

    秦姑姑点点头:“公公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绕着长廊,在一盆美人蕉的盆栽后面,放着一把竹子编制的精美躺椅。

    躺椅上坐着一个身着艳红色宫装的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眉目如画,那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最为夺人注目,黑漆的眸子跟浸了水的宝石一般。

    又那么灵动有生气,让她整个人艳美无比,哪怕只看一眼,也会让人过目不忘。

    气质也是万中无一的好,端庄大方之间,自有一种威严天成,她此时就那么闲闲的坐在那里,脸上笑意吟吟,可是她随便看你一眼,便让你觉得自惭形愧,忍不住要低下头去回避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王岳看得心砰砰乱跳,宫里人人都知道皇上在宫外对一个女子一见钟情,然后不顾太后和内阁的反对,硬生生立了皇上。

    不用问,这人定然就是皇后了。

    皇后的美貌已经被宫人传的神乎其神,王岳以前没见过皇后,但也见过不少好看的女子,总觉得是以讹传讹,今日一见,却觉得果真名不虚传,甚至有些人的传言,都不如皇后本人好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