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二章 小皇帝不配合(一)300月票加更
    对上那双好看的眼睛王岳忽然间回过神来,忙跪在椅子前,磕头道:“奴婢王岳见过皇后娘娘,谢皇后娘娘赏赐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你叫王岳啊?本宫方才往那边一看见,还有一个人和本宫一样在看着皇上的英勇身姿,你是不是也被万岁爷的骑射本领所折服,所以在为皇上加油喝彩啊?”

    王岳一愣:“”

    所以皇后娘娘赏赐他桃汁,是觉得他崇拜皇上吗?

    这也难怪,听皇后娘娘的意思,娘娘是极其崇拜皇上的,皇后后宫女人,是商户出身,没什么见识,就以皇上为天,皇上不务正业也觉得好。

    所以这样的皇后应该没什么目的,那就是单纯的赏赐他了。

    王岳讪讪然一笑,又不得不承认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李昭十分兴奋道:“这么忠心的奴才,本宫怎么能不赏呢?那你跟万岁爷比试过吗?”

    王岳:“”

    万岁爷是千顷地的一根独苗,他是最反对万岁爷玩这些危险游戏的,怎么可能陪万岁爷胡闹。

    “奴婢,奴婢还没有过。”

    李昭是没话找话,所以之前的话她都是随便说的,接下来话锋一转,又问道:“对了,本宫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你,你是哪里的,是什么职务?平时都做什么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后宫女子,刚进宫,什么都不懂,面对这个没什么见识的少女,王岳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把自己的差事仔细的跟李昭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李昭一副失敬的语气道:“没想到你竟然是司礼监的公公,那你怎么在这儿呢?是有什么大事要找万岁爷吗?”

    那轻柔的语气传到王岳的耳朵里,王越心头一动。

    他正愁着没有办法将折子递给皇上,所以应不应该借坡下驴,皇后娘娘都问他有什么事了,如果他说出实话,皇后娘娘会不会帮他递这个奏折?

    据说皇上对皇后痴迷得很,所谓龙卷风不如耳旁风,皇后如果能帮忙,折子肯定能递上去。

    可是皇后娘娘年轻,而且后宫女人是从来不允许参与政事的,她也不懂其中利害关系,能愿意帮忙吗?

    最重要的,自己可以信任皇上娘娘吗?

    王岳一时之间非常难抉择,在心里犹豫不决,脸上就表现的有些期期艾艾。

    李昭心想如果这人是来弹劾八虎的,那么奏折一定在身上带着,不是在怀里,就是在袖口里。

    她呀的一声问道:“公公,你袖子里什么东西露出来了?”

    是吗?王岳一愣。

    心想既然都被皇后娘娘看见了,那就不用隐瞒了。

    他道:“这奴婢要给万岁爷递上去的奏折。”

    可是低头一瞧,奏折没出来啊。

    王岳:“”

    这皇后娘娘眼睛也太尖了。

    李昭验证了自己的想法,心里更要琢磨了。

    问道:“既然是国家大事,那公公怎么不给皇上通报?”

    王岳还是没想好对策,道:“万岁爷正忙,奴婢就在一旁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李昭莞尔道:“你这奴才是被万岁爷的英姿吸引了吧?那就先等着吧,万岁爷一会才能好。”

    王岳:“”

    谁能理解他的着急。

    李昭对王岳说完话后就看向杨厚照,但是目光过去了,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王岳手里拿的奏折,肯定是精英们一而再再而三商量过的了,应该吸取了之前的教训,正好让杨厚照看,也正是她需要的那封奏折。

    但是这王岳都不敢叫杨厚照,怎么看啊?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,让王岳站起来,然后叫着秦姑姑:“给公公的饮品,怎么不端过去。”

    王岳因为跟皇后说了几句话,确定皇上见识浅薄,没什么别的意图,秦姑姑将杯子端给他,他谢恩了就接过去。

    而这时,骑射场上,杨厚照正射中了一个箭靶子,正中靶心,场上都是欢呼声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必须要让阿昭看到他的风采才行。

    杨厚照得意的看着李昭这边,目光满是期待和骄傲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女人身边为什么会有一个司礼监的老太监,那老太监竟然还津津有味的喝着东西。

    在这个地方,除非他和阿昭赏赐,谁能有东西吃,有东西喝?

    那阿昭为什么要赏赐这个老王八蛋?

    杨厚照要卖弄的兴致全无,直接就跳下马背,跟身边的小太监交代好好把宝马牵回到棚里,然后马缰绳朝太监手中一扔,就走向李昭。

    李昭见小皇帝果然被她和王岳吸引过来,心下有些激动,但是面上不显。

    皇上过来下人们全都低头行礼,她从躺椅上站起,把帕子拿在手中看着,然后站在屋檐下垫脚等着。

    不一会的功夫,杨厚照就到了长廊下。

    他因为刚运动完,那英俊的脸上都是汗珠,阳光一闪,有一层健康的油腻在其中。

    与他平时富贵俊俏的干净小哥摸样不同,多了一些男人特有的味道和气质。

    李昭忙下了台阶,帕子抖开,垫脚给他擦汗,道:“累了吧?”

    他的小女人是很少这样献殷勤的,不过有时候也有。

    杨厚照心里像是被蜜糖浸过,无比甜蜜,方才的因疑惑而产生的不满之意一扫而空,留下的都是李昭对她温柔的照顾。

    “阿昭,朕不累,这才射了几箭?小菜一碟。”

    李昭心想反正汗珠也擦掉了,随便你怎么吹牛,不过杨厚照心情大好,倒是个说事情的时机。

    李昭又想,虽然我比谁都急切的想让小昏君正视八虎事件,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下,谁递折子谁就是跟小昏君对着干,就是敌人,还是不要出头的好。

    那要怎么把杨厚照的注意力转移道折子上呢?

    李昭用余光看着身侧跪着的王岳,死道友不死贫道,对不起了王公公。

    李昭说着夸奖杨厚照的话,但是脚步动了,故意把王岳从身侧露出来,好让杨厚照看见。

    杨厚照正沉浸在爱妻的赞美之中,心情美好无比,无意间扫到跪地的老东西,俊脸倏然一凝,哼道:“你来干什么?谁让你来的?是不是平时的活计太少了,才让你这么悠闲到处乱走,看来要给你些任务才行,东厂查办的案子都有着落了吗?那个白莲教的什么的,头头给朕抓起来,抓不到就不要回来,更不要来见朕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