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三章 小皇帝不配合(二)
    东厂官署名,即东缉事厂,王朝的特务机关和秘密警察机关,跟锦衣卫的职能差不多。

    一个国家为什么会有两个差不多的机构?

    这还要从太宗说起,太宗是靖难起家的,本来的皇位是太宗的侄子所有,他用武力非法推翻了建文帝政权,在南京自行登基,改元永乐,本来他的封号是太宗,但是杨厚照死后,杨厚熜继位,杨厚熜为了给亲生父亲一个名正言顺的帝王名头,所以在他大权独揽的时候就把一些皇帝的封号改了。

    太宗是靖难起家,不是继承来的,杨厚熜就为老祖宗改了一个新的封号,成祖。

    带祖的封号,这等于是认同成祖建立了新的政权,跟之前的太祖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可怜成祖一辈子都在为自己的非法名头找名正言顺,甚至不惜认马皇后做生母,伪造嫡子的身份,大量杀死文官,修改史书。

    最后让后世孙子给玩了,这个名称一改,谁都知道他是造反起家,夺了侄子的皇位。

    当然这不是重点。

    因为成祖的身份不合法,当时社会对永乐政权的合法性异议纷起。一方面建文帝未死的流言不时出现,另一方面朝廷中的很多大臣对新政权并不十分支持,而成祖亦对朝廷大臣多不信任。

    他觉得设在宫外的锦衣卫使用起来并不是很方便,于是决定建立一个新的机构。

    在成祖起兵的过程中,一些宦官和和尚出过很大力,如著名的郑和、道衍等,所以在他心目中,还是觉得宦官比较可靠,而且他们身处皇宫,联系起来也比较方便,于是成祖一反太祖关于宦官不得干预政事的禁令,重用宦官。

    就在那时建立了东厂,并且让太监读书,设置司礼监。

    所以在帝王心中并且生活实践中也证明了,比起外政大臣,宦官确实更为好用和忠心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杨厚照喜欢八虎,却不喜欢内阁大臣的原因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王朝后来党政突起的原因。

    实在是制度上就有这些设定问题,制度不变革,矛盾就永远存在。

    就看哪一边的人更厉害了而已。

    还说东厂,东厂之前还有监视锦衣卫的意图,现在锦衣卫也有宦官统领,都是皇上的家奴了。

    在外政上,锦衣卫的名声更响亮,但是在“血统”上,东厂跟皇帝更亲。

    所以东厂的首领称为东厂掌印太监也称厂公或督主,是宦官中仅次于司礼监掌印太监的第二号人物。通常以司礼监秉笔太监中位居第二、第三者担任,其官衔全称为“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太监“,简称“提督东厂“。

    王岳就是这个提督,他是孝宗的人,能担任这个头衔,可见孝宗对他的看重。

    但是杨厚照说的白莲教,从唐朝的时候就有了,南宋开始深入人心,一千多年来,时不时就出来跟朝廷作对,但是一直没成气候,他的首领也没人知道在哪里,王朝如今国泰民安,白莲教就不得人心,这让王岳去哪里找?

    杨厚照让王岳抓人是假,把他赶走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王岳被骂的脸红耳赤,他是奴婢,本应该听话的就走,可是他任务还没完成呢。

    王岳拱手道:“万岁”

    杨厚照立即指着他:“你闭嘴,不许跟朕说话,快滚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是个有记性的人,之前他在喂大老虎的时候,就是这个家伙给他递折子扫他的兴,现在看这家伙一派凛然之态,不用想,又没什么好事,才不听不听。

    王岳依然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杨厚照攥紧了拳头:“再不滚朕亲自动你。”

    王岳:“”

    李昭一看,小皇帝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,竟然要亲自动人,可是却不能这么放走了王岳,再次机会不好找。

    她见王岳已经敛了袖子,做着磕头的样子,那是在行跪礼,接下来就要走了。

    折子还没拿出来,就这么怂了。

    李昭心思转的极快,道:“万岁爷,哪里用得着您屈尊降贵的动手,臣妾帮您。”

    然后照着王岳的屁股就是一脚。

    王岳本来正在磕头,猝不及防后面被人涌上力气,整个人如箭一般,直接就趴在了地面上,长廊的地面都是大理石铺就的,非常润滑,他趴下后身子没有停止,顺着长廊滑出去一丈多远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”

    王岳不由自主的发出惨叫。

    杨厚照回过神来用无语的目光看着李昭,他动手是屈尊降贵,那阿昭是皇后,也是屈尊降贵啊。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说什么好呢?

    后一想,阿昭这一脚我却觉得极爽,他怜爱的拉着李昭的手:“阿昭,朕就喜欢你这泼辣的摸样。”

    现在可不是欣赏她的时候,李昭推开杨厚照的手道:“万岁爷,您不解气臣妾接着帮您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要冲过去再打。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这种事怎么能让女人挡在前面,他大手抓住李昭的胳膊,道:“阿昭不要脏了自己的手。”

    一脸焦急的秦姑姑终于发下了一颗心,惩罚奴才自有奴才在旁,怎么能让皇后亲自动手,传出去多么不稳重,还好有皇上阻止。

    这时秦姑姑就听杨厚照对李昭道:“朕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皇帝动奴才传出去也不行好吗?

    秦姑姑正要相劝帝后,又听李昭道:“万岁爷,你看那奴才什么东西掉了?”

    杨厚照挑了挑眉头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李昭走到王岳前面,看着他的袖子。

    摔倒中正要爬起的王岳看到皇后先是一愣,这个泼辣的市井女人当皇宫是什么地方,怎么能说打人,还亲自动手呢?

    但是脑海中倏然想到皇后之前也问,他袖子里装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王岳低头一看,虽然他摔倒了,狗吃屎式,但是手上攥的紧紧的,奏折没有摔出来,可是皇后却说他有东西摔出来了。

    王岳不由自主把奏折露出一截。

    李昭见这人识相,站起来道:“你手里拿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所谓借坡下驴,就应该在这种时候。

    王岳眼前一亮,来不及看那古怪的皇后,他赶紧起来跪向杨厚照:“万岁爷,是内阁首辅署名的奏折,请您御揽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