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四章 小黄雀差点暴露(一)
    阴凉处,淡蓝色的奏折封皮就呈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杨厚照看着王岳,奴才跪的笔直,双手擎着奏折低着头,微弯的脊背却透着规制和坚持,那样的凌然决绝。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就知道他是来递折子的。

    说了不看不看,所以他要在人还没有开口之前把他赶走。

    可怎么这人就没走,还把奏折的事说出来了呢?

    杨厚照看向李昭,好像要不是阿昭踢这奴才一***才就不会吧奏折摔出来。

    摔出来若不是阿昭看见,奴才也没办法拿出来。

    都怪阿昭。

    杨厚照不自觉耷拉下嘴角,但李昭也在看着奏折,如葡萄一样水灵的大眼透着懵懂和好奇。

    这样的阿昭,又不可能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她可不认得这奴才啊。

    想到认得,杨厚照心中一动,没有去接奏折,看向李昭道:“阿昭,你认得这个奴才吗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认得啊,他方才说他叫王岳。”

    是方才说的,那就是刚认识,刚认识不算。

    可是刚认识为什么会赏赐饮品?阿昭看中了奴才什么?

    杨厚照又道:“朕以为阿昭早就认识这个奴才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嘴角动了动,那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昭目光微闪,就发现了杨厚照的问题,她道:“难道他不是万岁爷喜欢的奴才?”

    “那他很崇拜万岁爷呢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自己在旁边看万岁爷的英勇身姿,发现有个人跟臣妾一样关注,他全神贯注的看着万岁爷,时而攥起拳头咬着牙,像是十分着急,臣妾以为他在给万岁爷鼓劲,还特意赏赐了桃汁给他喝,难道不是?”

    原来是因为阿昭崇拜自己,才觉得奴才崇拜自己,才给的赏赐啊。

    杨厚照蓦然笑了,招手叫李昭到他近前,然后拉着李昭的手道:“今后别再给他赏赐,他才不是来看朕的,是讨厌鬼,烦人精,阴魂不散。”

    王岳:“”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,万岁爷能不能看他手里的折子。

    王岳就要再谏。

    李昭看他要送死,但是他送死不要紧,惹恼了杨厚照,杨厚照可能真的不看了。

    方才他也说了,是内阁刘健署名的奏折。

    从御使给事中的言官到六部大臣,现在终于升级到内阁了。

    想来这是战斗激烈的开始,如果杨厚照不接这个折子,怕刘健那种暴躁直接的性格会使出什么非常手段。

    那时候双方僵持不下,就不好收拾了。

    现在还有收拾的余地,第一步就是让杨厚照心甘情愿的看折子。

    李昭忙打断王岳,对杨厚照道:“原来这奴才这么坏。”

    她看向秦姑姑:“记住这个人,以后再也不理他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是。

    王岳:“”

    他黑下脸,帝后还都是小孩吗?

    确实,都太小了。

    李昭又对杨厚照道:“万岁爷,这奴才这么可恶,欺骗臣妾,你把他交给臣妾,臣妾好好打他一顿好不好?”

    说着,咬着牙比划着擀面杖的长度。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李昭那擀面杖他可尝试过,他的阿昭打人可不管你是帝王还是祖母,看不惯就打。

    所以阿昭是动怒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最喜欢看阿昭打人,但是皇宫跟外面不一样,打司礼监的人更会被人记恨,一句话,阿昭现在身份不同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虽然行事荒唐,但是他知道好歹。

    打人的罪名可不能连累了皇后。

    他忙阻止正在挽袖子的李昭,反过来求情道:“何必跟奴才动怒,这奴才惹到你,让他给你道歉,朕再打他几板子你说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行。”

    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王岳:“你道歉吧。”

    王岳:“”

    李昭跺脚看着杨厚照:“万岁爷,您的奴才都这样吗?臣妾跟他说话,他竟然不回答,平时跟您处理政事,他也这样吗?”

    王岳:“”

    皇后也没容许他说话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最好面子,一听李昭嫌弃他的奴才不中用,这不是说他识人不行?

    他没好眼神的看着王岳:“你不会回话啊?”丢朕的脸。

    王岳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,但还是打算跟皇后认错。

    刚要张嘴,李昭又对杨厚照道:“那他平时处理政事也这样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对王岳多少还是很了解的,非常认真和刻板一个人,不然他也不能这么烦他。

    他自己又不撒谎,摇摇头道:“也不是,还行。”

    李昭撇嘴道:“臣妾不信。”

    不信?

    阿昭竟然不信他?

    杨厚照看向王岳:“你平日里怎么处理政事的,给朕演习一边。”

    王岳:“”

    忽地他眼前一亮,这也是个好时机啊。

    王岳道:“万岁爷,平日里奴才伺候万岁爷批阅奏折,现在奴才手里正好有一封,已经票拟好了,请万岁爷过目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他低声道:“你没有别的事可以演习?”

    王岳身姿凛然:“请万岁爷过目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他抬头看一样李昭,李昭正在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和王岳,说是期待,又那么认真执着,神色充满兴致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再不看,那阿昭会多失望?

    这个且不说,阿昭看史记喜欢读兵法的人,肯定更喜欢有正经事有能力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不能在这个时候让阿昭瞧扁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心里极其不情愿,但是还是利索的接过奏折。

    王岳手上轻了,心头顿时一松。

    惊心动魄过后他偷偷看了一眼皇上身边的皇后。

    还是那个艳丽无双的女子。样貌没变,气质也很不错。

    但是她出身市井,是个商户,从行为上看也是个鲁莽无脑之人,可若不是她一步步,小皇上肯定不会看这封奏折。

    所以皇后是扮猪吃虎吗?

    那就太不可思议了,王岳的心顿时又跳的加速起来,如果皇后真的扮猪吃虎,不知道是好事是坏事呢。

    李昭没有看王岳,她凑到杨厚照身后:“万岁爷,您怎么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本来她要撇清自己,要问杨厚照折子的内容的,但是后宫不能干政,对着司礼监的人,还是把问话说的含蓄一点的好。

    ,精彩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