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六章 拉锯战(一)
    李昭看着杨厚照颤抖的肩膀,还看出他有一点害怕。

    确实,杨厚照刚刚登基,第一次对上文官集团,对上内阁,这是第一场硬仗,他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没人指点,当然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历史上,是赵瑾对杨厚照说,天下都是万岁爷的,万岁爷用奴婢们,奴才们就应该是替万岁爷排忧解难的。

    杨厚照顿时心中透彻,明白了权利的厉害之处,于是在赵瑾的怂恿下排挤走了刘建,开启了他荒唐但很有趣的“昏君之路”。

    也是那时候起,杨厚照重用心腹太监,抓紧了皇帝本来就有的权利。

    她的小狼狗理学学的不好,很快就会明白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错误逻辑破绽在哪里,所以现在害怕不可避免,但他很快就会成长。

    李昭的计划里,这次却不能让赵瑾捷足先登了。

    她的计划是既要让杨厚照成长,又不要失了名声,还要把权利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所以要她自己来提醒杨厚照,而不是赵瑾,但暂时火候还没到。

    杨厚照还在气愤和害怕之中,李昭道:“既然这样,万岁爷又舍不得赵公公八人,可也不得不给内阁一个交代,要如何做呢?”

    杨厚照沉吟一声,还未开口,门口就穿来哭声。

    杨厚照喊声呵斥:“马永成,你又在那里嚎,朕还没说要杀你呢,滚进来。”

    李昭往门口一看,不止马永成,其他七个都在呢。

    以往八人要见杨厚照的时候,都是你推我挤,争先恐后,这次可能因为被杨厚照这一喊,谁也不抢了。

    马永成一边擦着鼻子,一边十分委屈的看向赵瑾:“你也哭了,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赵瑾瞪了他一眼,擦干眼泪后向下一跪,然后张开胳膊跪行向杨厚照,到了杨厚照脚下两个胳膊如蝴蝶一样扑向杨厚照的大腿,抱住就不放手:“万岁爷,阁老要杀奴婢们,请万岁爷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赵瑾这一招哭闹真是用的炉火纯青,杨厚照最护短了,以后她得学学。

    有赵瑾带头,其他七人也都跪在杨厚照面前。

    杨厚照语气不耐烦道:“别哭了,朕不是正在想对策吗?”但是他没有推开赵瑾。

    赵瑾依然抱着他的大腿不放手,抬起头眼泪汪汪的:“万岁爷想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他们几个之所以这时候来,应该是知道了这次奏折的严重性,想让杨厚照给个定心丸。

    杨厚照五官纠结在一起,想了想叫道:“马永成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脸上泪痕未干,战战兢兢,被皇上这么一叫,吓得一哆嗦:“啊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通知司礼监的人,下午到乾清宫议事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眼神依然迷茫:“啊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这个老东西死也不冤枉,就这智商还准备让她失宠呢,真是笨死了。

    太阳底下,马永成的背影很快消失在朱红色的铁门门口。

    张永收回视线看着赵瑾:“皇上为什么要让马永成去通知司礼监的人?万岁爷到底打算怎么处置咱们,我方才怎么没看懂,也没听懂。”

    皇上让马永成去通知人后就把他们都赶出来了,并没有说怎么办?

    此时的赵瑾神色肃然目光深邃,他看着远方,他五官周正,肌肤白皙,因为没有胡子,显得特别年青。

    身上的内侍服朱红大气,让他周身有种温文尔雅的睿智气质,跟方才抱着皇上哭鼻子的怂货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听张永问话,他深邃的目光又看向张永:“你真的不懂?”

    张永道:“你这么一反问我,我就懂了。”

    赵瑾:“”

    张永真的懂了,他又不是傻子,不过是不爱猜测万岁爷的心里,他和万岁爷之间,从来不靠猜的,都是有问题就问,有话就说。

    所以刚才在殿里他没动脑,被赵瑾鄙视的反问,当然就琢磨了。

    能跟内阁勉强抗衡的就是司礼监,皇上也害怕了阁老们的威胁,所以拿不出章程,想不到办法,准备走司礼监的路子了。

    张永明白之后白白净净的胖脸笑容全无,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担忧,司礼监对他们,又是什么态度,能想出什么办法?

    皇上,又会怎么维护他们呢?

    内阁大臣用致仕做威胁,杨厚照不得不正面弹劾八虎的奏折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他在乾清宫召见八个司礼监的太监。

    这八个人都是孝宗时候留下来的老人,杨厚照跟他们不怎么亲。

    但是这时候,能跟内阁抗衡的,也就只有司礼监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奴才,再不亲也比内阁的外人亲。

    八个人依次排开站在地中央,杨厚照坐在宝座上,问道:“朕叫你们来,知道是因为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别看他年纪小,但是该拿的腔调还是要拿的,哪怕是在他有求与别人的时候。

    司礼监的掌印太监叫做高迁,今年四十五岁了,为人比较和善,也不跟皇上卖关子,道:“万岁爷召见奴婢们,定然是为了赵瑾马永成等人不好好伺候皇上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刻意咳嗽一声,后嘀咕道:“其实伺候的挺好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他黑着脸道;“朕登基至今,内阁处处掣肘朕,从立后开始,他们就一直与朕为难,赵瑾马永成等人不过是伺候朕的八个奴才,一直小心翼翼伺候着,甚得朕的欢心,内阁刘健等人却把他八人说成是阴险小人,这也就算了,身为内阁辅臣,不以国家为重,动不动就请求致仕,此例若是开了,那朕以后还如何统领江山,你们说,八虎该死吗?甚至用内阁大员致仕来相要挟?”

    既然是司礼监的会议,王岳也会在,王岳就站在高迁身边,接话道:“谄媚阿谀,不务正业,诱导万岁爷误入歧途,该死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他指着门口,眉毛一挑:“你给朕出去,朕再也不想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王岳道噗通一跪:“万岁爷就算是杀了奴婢奴婢也要说,该死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他气的就要站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