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七 拉锯战(二)
    高迁护着王岳,他好声安抚着皇上,又把王岳支到一边跪着。

    因为杨厚照心软,又有了台阶下,高迁这两边忙碌,总算保住了王岳。

    杨厚照也消了气的坐会到宝座上。

    因为王岳的不识相,他不拐弯抹角了,坐好后道:“朕要的是解决之道,八虎罪不至死,你们想辙吧。”

    皇上要保八虎。

    其实司礼监的八个人跟八虎都没有直接的利害冲突,而且明眼人都知道,危害皇上的不是八虎,是皇上自己贪玩。

    所以除了王岳之外,其他七人都愿意给八虎一个机会,不是非杀不可的。

    但是是内阁和文官集团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大家说了许多看法,最后高迁总结:“万岁爷,是元辅大人要致仕,奴婢们也无法控制人家,这事内阁松不松口,得谈。”

    “谈?”

    高迁点头:“不谈道理不明,得谈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就是你们也没办法?”

    高迁:“”

    “谈就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手搭在宝座扶手上,低头沉思,可是谈的结果有可能是内阁松口,放火八虎,也有可能不松口,就是结果还是不确定。

    杨厚照又抬起头,神色十分严肃,道:“那就谈吧,不过实在谈不拢的时候,可以将朕的决定告诉他们”

    听着小皇帝的肺腑之言,司礼监的太监神色都有所动容。

    清宁宫书房,李昭没有像往日那样悠闲的坐着,而是站在地中间,神色有点焦急的看着前方的人。

    前方的人正是秦姑姑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真的都说哭了?万岁爷说了什么啊,怎么还把司礼监的人给感动了?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就说了些万岁爷和张公公们在一起的时光和点滴,让司礼监的人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告诉内阁,万岁爷可以让步,把张公公等人都送到宫外去,不放在身边,但是不要内阁杀了八人。”

    李昭微微张开嘴,她是知道杨厚照重情重义,但是为了留住八人的性命,他不惜倾诉衷肠,还愿意割舍对奴才们的情谊,只为了八人能留下性命,这还是始料不及的。

    小狼狗行事有点让人感动。

    秦姑姑见李昭怔然,目光出神,又溜号了,她低声道:“娘娘,您十分关心这件事?”

    要知道宫里王聘婷还在呢,李昭都没派人看过皇上,但是要听八虎的事,小鹦鹉都去乾清宫做眼线了。

    李昭回过神来想了想,她以后还会遇到很多事,一个人根本无法成事,她只能相信秦姑姑和小鹦鹉,如果因此遭了灾,也只能是命不好,所以有些人不能隐瞒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知道后宫不能干政,但是万岁爷舍不得张公公,这件事咱们得管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好奇的地方就在这。

    “娘娘是向着张公公的?”

    她没向着谁,不过是也想分点权利罢了,杨厚照上辈子把权利授权给了赵瑾,这辈子怎么就不能是她?

    她可不是善良之辈,做什么都有目的,更不是为了其他人,就是为了自己心里痛快。

    李昭也没否认,只道:“继续关注,总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忙不迭的点头:“奴婢也很想知道张公公八人能不能过了这一关。”

    李昭被秦姑姑的话说的心头一动。

    最后的八虎的命运是落在高迁和内阁谈判的结果上了吗?

    对于历史细节,她知道的并不清楚,她只记得内阁一定要杀了八虎,本来都密谋好了,但是赵瑾和外臣焦芳有勾结,焦芳在那一晚上提前给赵瑾通风报信。

    赵瑾死到临头就先下手为强,跟八虎商量好集体找杨厚照哭诉,杨厚照本来就舍不得他们,于是九个人抱头痛哭,哭完之后杨厚照问有没有什么可以挽救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于是赵瑾对杨厚照说了一句话“这天下是万岁爷的,万岁爷用了咱们几个,咱们几个就应该替万岁爷分忧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瞬间清醒,明白了天下是他的,应该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第二天八虎一点事没有,刘健在赵瑾的排挤下致仕了,因为杨宁是刘健的随风草,所以刘健走了他也走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内阁一下子损失了两个老人,杨厚照接下来就重用了赵瑾做司礼监的张印太监,他昏君的名声也由此而来的。

    这是历史的结果。

    但杨厚照都宁愿把八虎赶走了,这份低三下四内阁总不会还不答应吧?

    可是内阁如果这次同意了,后来怎么又争到白热化?争到八虎毫无损失,文官集团却受到重创?

    历史的细节一定是非常精彩的。

    而且有一点可以肯定,李昭抬头看着秦姑姑,一脸揶揄:“你不是很讨厌张公公吗?怎么又担心人家?”

    秦姑姑急的面红耳赤:“娘娘,这不是担心啊,这是善良,奴婢是善良,见不得认识的人下场悲惨。”

    李昭暗暗撇嘴,马永成她不是也认识。

    她安慰道:“放心吧,我昨晚夜观星象,那么掐指一算,张公公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惊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:“娘娘,您还会算命呢?”

    李昭眼皮一掀,神色傲慢:“皇后嘛,一国之母,那还不得多几门手艺?我这知识啊,都学杂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娘娘那吹牛皮不打草稿的语气,可越来越像万岁爷了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火红的灯笼一排排的挂满廊下的屋檐,清风一吹,宛如游龙摆动尾巴,清宁宫被照耀的恍如仙殿,那种尊贵的奢华,从各个角落偷出来。

    偏殿的回廊里,张永伸着手看着秦姑姑;“拿来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公公,您还有胃口吃啊?”

    前两天秦姑姑给李昭做了江南的点心,张永闻到香味了就管秦姑姑“买”,秦姑姑不卖,张永就说她老宫女没有眼色,二人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张永“馋虫病”犯了,挨骂也不恼,还是让请姑姑做给他吃,这次不买,有交换条件,他在宫外的时候跟秦姑姑一起赶集,发现秦姑姑喜欢宫外的珠花,就拿珠花换。

    秦姑姑答应今天给他做了,张永给杨厚照请安,顺便就收自己的吃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