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九章 谈判前夜——担心(二)
    张永说完就要走。

    他不算高大的身躯在棚顶灯光的照耀下在地面上留下硕长的身影,随着他的脚步走动,那绯红色服装给他增添的威严气势,感觉人一下子就高大起来。

    明日司礼监的人要和内阁阁老谈判,正关系道他的命运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没心的人,这个时候也会为自己担心。

    但他还能抽空帮助别人。

    秦姑姑看着那清晰的影子心头涌上无限的同情和悲伤,叫道:“公公,您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张永回头看他,目光故作镇定:“咱家担心什么?咱家行得正坐得端,什么也不担心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心想明明挺好的气氛,怎么听他说话就想打死他。

    她上前两步跟上张永,道:“昨夜娘娘夜观星象,掐指一算,算到您没事。”

    张永:“”

    他惊讶的回头看着秦姑姑:“娘娘还会算命呢?”

    秦姑姑顿了一下,后郑重的点头:“娘娘嘛,那不得身怀绝技,样样精通,不然怎么伺候咱们万岁爷,我家娘娘的知识都学杂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何其尊贵,却能帮他算命,不管准不准,这是情谊。

    张永心里十分感激,但望着棚顶,说出的话确实另外的意思,他道:“老宫女,我怎么听你说话的语气这样耳熟,像万岁爷啊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心想我当时也这么想。

    她推了张永一把。

    张永猝不及防,摔了一个趔趄,抱在袖口里的糕点都摔碎了。

    张永:“”

    他低头看着那些美味的残渣,整个人如被人用刀子隔了心头肉一样难过,他恶狠狠抬起头,看着秦姑姑:“你干什么推咱家?”

    秦姑姑心想谁让你叫我老宫女?

    可是对上那圆如牛眼的大圆脸,秦姑姑据理力争的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张永点着她的脑门:“你赔,你赔,你赔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我做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赔你陪你陪”

    秦姑姑转身就走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正殿房门口,呜咽的声音如泣如诉,听了让人心揪,大红灯笼闪耀,四周有种莫名的伤感。

    小宝对眼前的人劝道:“干爹,别哭了,不是还有万岁爷呢吗?”

    马永成眼皮都肿的老高:“万岁爷为什么会让司礼监的人去谈判,就是因为也没辙了,首辅大人多凶啊,五朝元老,咱家明天怕是凶多吉少了,呜呜呜呜”

    小宝:“”

    他指着远处的廊下,哪里有个白白胖胖的内侍,正在追着皇后娘娘身边的红人要吃的。

    小宝道:“干爹您看,张公公都不急,可见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哭的声音更大了,张永那个没心没肺的,只要有吃的,死到临头他都不着急啊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左边的奴才在闹,右边的奴才在哭,人都说不遇到事看不出一个人的本性,果真如此。

    李昭站在窗口看了张永和马永成一会,突然心中来了主意。

    明日高迁和刘健谈判,这是杨厚照登基以来遇到的第一大事,照照又是什么样的本性呢?

    杨厚照去洗澡还没回来,李昭正了正头冠,准备去接。

    刚忙完,帘子哗啦一声,那长身玉立的少年就进来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