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章 谈判前夜——睡不着(三)
    李昭迎上杨厚照,他胸前的常服松松垮裤堆在肩头,露出胸口结实的肌肤,那强健的体魄惹人遐想,李昭心猿意马的伸出手,给他整理领口,想着自己的打算,道:“万岁爷进来的时候看见了吗?马公公一直担心的哭,您也不管管。”

    其实张永和秦姑姑更没规矩,但是那是自己人,帮亲不帮理啊。

    杨厚照声音失落道:“明天说不定什么结果呢,任他们去吧,兴许是最后在朕身边闹腾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是临死之前的放纵,万岁爷同意的放纵。

    李昭暗暗挑眉,这种别人都不知道结果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结果的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李昭希望杨厚照不是坐以待毙的人。

    她用循循善诱的语气问道:“那万一明天内阁不答应呢?万岁爷有没有想过在今晚再另行什么对策?”

    杨厚照眼前一亮:“阿昭有对策?”

    李昭心想若是我的话,先确定目标,到底是割舍八虎还是保护八虎,目标确定了要么怀柔要么强势,如果是怀柔的话,在今晚正好走动游说。

    别忘了代宗当年为了立自己的儿子当太子,还贿赂过内阁每个大臣一百两银子呢,皇帝贿赂大臣,闻所未闻啊,但是这就是先例。

    所以有什么事是钱不能解决的?

    如果不怀柔,今晚也应该做好强硬的准备,迎接文官集团的舌枪唇剑。

    不过如是她提醒了,那就不是杨厚照的智慧。

    她不在乎输赢,可在乎小皇帝的成长。

    李昭摇摇头:“我以前是做生意的人,生意人不参与政治,我哪里懂这些啊,还以为万岁爷想办法呢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好面子,他没经历过这种事,书上也没看见有什么解决之道,所以没办法,但是不能让皇后看扁了。

    他安慰似的拢着李昭的肩膀:“朕已经交给司礼监了,之后再说,先不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到底谁担心?

    李昭一听这小子就是没动脑子。

    她有些生气,杨厚照是很聪明的人,但是性格和思维上都懒,不逼到份上或者不是他特别喜欢的东西,他不爱思考。

    跟他死后,后来继位的杨厚就没办法比了,杨厚遇到他这件事,可是稳抓稳打的把杨廷和给赶出内阁了,十分聪明的人。

    算了,自己不努力总不能拔苗助长,杨厚照的真性情就是善良心软,不然谁能让奴才天天在耳边哭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二更二刻,书房的御案后面,杨厚照突然传来轻轻的声音:“阿昭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正看到兴头上,吓她一跳。

    或许是心中有事,杨厚照晚上坐立不安,也没有吵着早点上床,就在书房呢,看样子书也看不进去了。

    李昭抬头看向他:“万岁爷您渴了饿了吗?”

    杨厚摇头:“还是担心老赵他们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说他善良心软,他还真给面子,八个奴才值得他夜不能寐,坐立不安?

    李昭眼睛一动,道:“万岁爷想没想过,其实您担心,内阁的人也担心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一愣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他们担心您不同意处置赵公公等人,最后还要致仕,不都署名附议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所以您担心,别人一样有难处,一样担心,那就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想了想,后恍然道:“阿昭,你好通透啊。”

    李昭心想小子,聪明人接下来就会派人去打探内阁几个人的动向了,你真的点都不透吗?

    杨厚照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,后回头看着李昭道:“阿昭,经你这么一说,朕一想到刘健那老东西也夜不能寐,就好开心,咱们别看了,回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杨厚照,希望杨厚照能一下子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杨厚照却在这时候将她打横抱起,哈哈一笑:“回去捉旺仔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好吧,到底是奴才,不是砍在自己身上,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。

    皇城西边有个小酱房胡同,跟大酱房胡同挨着,顺着太液池的方向,是个斜着的街道,四周辅国公府,老亲王府各种达官贵人的府邸,都在附近。

    次辅杨宁的三进院子也在这条街上。

    窗外大半轮月,十分清明,院子里种了花草,晚风吹过,阵阵花香,偶有虫儿名叫,天地间更添幽静。

    如此花好月圆夜,杨宁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

    杨宁有一妻二妾,三年前他最喜欢的小妾冯姨娘因病去世了,从那以后他就经常住在妻子房里。

    杨妻姓何,河南人士,出身书香门第,素来有贤名。

    丈夫难眠,何氏被扰醒,从床里翻了身问道:“老爷还在想奏折之事啊?”

    文官集团弹劾皇上身边的八个太监,这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,何氏就算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后宅妇人,此刻也都听说了。

    何况她不是,杨宁在书房中干什么和什么人谈过话她都知道。

    刘健上折子这件事杨宁也没瞒着何氏,听何氏发问,杨宁坐起,点燃了脚底的翠竹罩面八角灯,等床里亮了,他回头看着何氏:“折子皇上已经看了,但是还没下定决心,据说明日会让太监高迁跟内阁谈判,谈判结果什么样,都在元辅大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谈不拢,元辅大人要致仕,我附议了折子,也得跟着致仕,到时候咱们就得离开京城了。”

    律法有明文规定,致仕官员不得留京,一般都是回老家。

    杨宁是江西人士,也就是说一个不成,他们一家人就得回那个已经离开了二十多年的老家。

    京城固然好,但是何氏书香门第,自幼的教育就是脸面,这名声和脸面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她道:“老爷,既然您已经附议了,若是元辅大人致仕,妾身就跟着你回老家,不能留下来被人戳脊梁骨,咱们家丢不起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杨宁:“”

    他一辈子都跟在刘健的身后,这次最不想跟,可是就连夫人都不同意。

    杨宁把灯灭了,翻了个身冲着床外,暗暗祈祷,明日刘健和高迁二人,最好是达成协议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