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一章 龙争虎斗——明修栈道(一)
    上午时分,天空飘着绵绵细雨,四处都透着湿气,风吹着窗棂,屋子里阵阵阴凉,这天像是一个无病呻吟的酸腐书生,就不能痛痛快快。

    李昭以前是最讨厌这样天气的,因为她喜欢直接,下雨都要求大地冒泡的那种。

    可是穿越之后的岁月就不讨厌了。

    万事万物都有它的规则,都有它的用处,绵绵细雨,润物无声,土壤才能湿的透彻,生物才能喝饱水,才能茁壮的成长。

    她也学会了在这样的天气里独处,看风景,别有一番风味。

    可这不是环境的改变,而是随着年岁的增长,心境不同了。

    今日她吃完早饭就在书房的窗下,享受这份黏糊糊的安静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,门口来人了。

    李昭听那利索的声音就知道是秦姑姑,今日司礼监高迁和刘健谈判,杨厚照想知道结果吃完饭就去乾清宫等消息了。

    她也派了人去盯着。

    李昭看看窗台上自己放上去的沙漏,现在应该是辰时三刻,早上还没过多久呢,难道结果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李昭站起来看着秦姑姑。

    秦姑姑到了她面前直接道:“刘大人说要把张公公等人送去凤阳扫陵去,命是保住了,但是人留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李昭见秦姑姑板着脸说话,眸子没有以往那么淡薄,有种哀愁在其中。

    她问道:“确定了?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点头:“小鹦鹉亲自去打听的,已经告诉万岁爷了,本来高公公还帮张公公等人说话呢,可是刘大人不依不饶,一定要致仕,还是高大人说看在皇上的面子上,就让八个人出宫去吧,刘大人发了一通脾气之后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哦了声,然后就把脸转过去。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她忙赶到李昭身边:“娘娘,张公公就要被送走了,内阁一刻好像都等不及了,让人明日就走。”

    李昭看着她,然后又哦了声,意思只是知道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:“娘娘,张公公明日要走了,去扫皇陵了。”

    一般大的下场就那么几个,颐养天年,这是幸运的,要么扫陵,这也算好结果,要么就抄家赶出宫,沦为乞丐的也有,再者就死了。

    能去扫陵,还能有口饭吃,只比颐养天年差一点。

    而扫陵要么去南京扫太祖的皇陵。

    凤阳的陵墓是皇家祖宗的陵墓,太祖是凤阳人。

    这些规矩李昭都懂,她再次点头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“您就,您就”

    她想问皇后娘娘就没有一点舍不得?

    可是转念一想,皇后娘娘为什么会舍不得皇上的内侍。

    秦姑姑咳嗽一声,换了个说法问道:“听闻皇上不高兴呢。”

    李昭眼睛一斜,样子无比娇俏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“娘娘,您怎么用这么揶揄的目光看着奴婢?”

    李昭也是人精一样的人呢,岂能不知道秦姑姑连续问了三次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这女子跟张永是表面吵,但是关键时刻关系还真不错。

    而且这人面冷嘴黑口无遮拦,但是心地很善良。

    经常接触的人突然间就要走了,难免会舍不得,不适应,想让他留下来。

    而李昭却知道,事情的发展绝对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伸出手指做思考着,道:“我想起一件事,我之前撒了网,今晚可以收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她用懵懂的目光看着李昭:“娘娘,没听说您还会打鱼啊,咱们不是见天的在一起吗?奴婢也没看见您撒网啊,在哪里撒网?”

    李昭扫了一眼钟粹宫方向,笑道:“你不是很讨厌王聘婷?”

    秦姑姑点头,可是眸子更懵懂了:“娘娘,奴婢现在都听不懂您说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拉着她的手拍了拍道:“不用听懂,就按照我的吩咐行事就行,我小日子又到了,你帮我安排一下,让王聘婷给万岁爷侍寝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张大了嘴吼出来:“娘娘,您疯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忙堵住秦姑姑的嘴,然后手指竖在嘴边:“嘘。”

    后嫣然一笑:“耳朵过来,听我吩咐,一定要听话”

    接着她身子就向前倾斜,手卷在嘴边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秦姑姑把耳朵凑过去,在这个过程中,她余光看见皇后娘娘弯弯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如冰般的冷意,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“阿昭,阿昭。”

    李昭对秦姑姑刚吩咐完事情,殿外就传来焦急的呼唤声。

    秦姑姑想到今晚的计划,热血上脸,低声道:“万岁爷现在一定不高兴,娘娘您可借此机会把万岁爷支走,这样计划就能顺利进行。”

    她们的计划就是今晚把王聘婷送到杨厚照的床上。

    李昭摆摆手:“我自有谋划,你只办我给你交代的事,剩下的我来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忙谨慎的点着头。

    杨厚照的声音已经有些暴躁,李昭听他脚步也快到了,忙掀了帘子迎出去。

    “万岁爷,您怎么这么急啊。”

    书房的外面还是个厅房,杨厚照此时已经到了地中间,方向正是要往书房进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到李昭他紧绷的脸顿时舒展开来,然后又竖起剑眉;“阿昭,刘健要把老赵他们送走了,都送去凤阳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天晴了,云彩散去,彩虹显现窗口,太阳一片金黄。

    杨厚照站的位置正好是明黄色的轻薄帷幕前,背着光,他依然俊俏明朗,怒意都可以让他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李昭心想这小子怎么这么好看呢?

    就是太沉不住气了,因为八个奴才,让他喜怒形于色。

    不过他才十八岁,她十八的时候比他还冲动呢。

    有些道理是她在三十岁的时候才懂的,孔子三十而立,怎么能要求十八岁的杨厚照成熟稳重,应对如流呢?

    当然,有人过了三十还是什么都不懂,没立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杨厚照应该不会吧?

    历史上杨厚照刚活了三十就死了,也不知道会不会。

    李昭心里暗暗呸了两声,然后看着杨厚照道:“万岁爷不是说,能保住命也行吗?”

    她是回答杨厚照的问题,消息她是早都知道的,但是不该对杨厚照表现出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