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二章 龙争虎斗——找后门(二)
    杨厚照这时候哪里会怀疑李昭,没有功夫,他叉腰看着天花板道:“朕变卦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杨厚照又放下手,然后转了个身道:“对,朕变卦了,不让老赵走,再谈,反正刘健妥协一下,就肯定能妥协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这小子要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她正在犹豫要不要劝说杨厚照,小宝在殿门口求见。

    小宝是后来的奴才,没有八虎亲,但伺候的也很好,都归杨厚照罩着。

    本来杨厚照看奴才们就是奴才,也不会特别放低身段,不过被刘建等人这么一逼,反而对奴才产生了怜悯之情。

    他以往如果这么生气语气会很横,见是奴才,只是绷着脸招招手,没有哼声。

    他道:“进来吧,什么事?”

    小宝走到三步之遥的地方躬下身子:“万岁爷,太后娘娘召见。”

    李昭看着杨厚照,因为王聘婷,杨厚照和王太后生着气呢,已经很久没去请安了。

    王太后也是聪明人,她自己有错在先也不骚扰杨厚照,就耐心的耗着。

    长日都不见,突然召见,必有原因。

    李昭担忧道:“不知道是什么事呢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可能跟老赵他们有关,朕去去就回,阿昭你就别跟去了,不然还得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有人护着,那就享受,享受这东西也是过了这村没这店的。

    况且八虎的事李昭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她佯装十分担心的道:“那万岁爷早点回来,臣妾等您。”

    温温柔柔的体贴语气让杨厚照心头酥软,像是迷茫的人找到了回家的路。

    家里有娇妻等着,当然早点回来。

    他在李昭额头上落下一个吻:“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走后秦姑姑从书房里出来,到了李昭身边小声道:“奴婢以为您为了计划会不理万岁爷,然后给王聘婷机会。”

    她的丈夫最难过无助的时候她不理?

    李昭看着秦姑姑的脸,秦姑姑摊摊手:“是您说的啊。”

    就那个计划啊?

    天大的计划都是为了增进夫妻感情,可不是为了影响夫妻和睦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杨厚照最需要她,她不能不安慰,反而要好好安慰,至于晚上的计划,李昭对秦姑姑低声道:“我一直以为我宫斗剧活不过半集,姑姑,您片头曲都活不过,顶多能演个死尸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李昭转身进了书房,秦姑姑跟上去:“娘娘,宫斗剧是什么?奴婢怎么听不太懂啊”

    慈宁宫大殿上,王太后坐在宝座上正在训斥杨厚照。

    “皇儿,你别的事怎么胡闹哀家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是首辅请辞,你会留下骂名的,八个奴才一个也不准留,该送到哪里送到哪里,不然哀家要请出太皇太后的金宝,跟哀家两宫太后金宝加一起,哀家到要看看,到底能不能处置八个奴才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用幽怨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母亲:“您叫儿臣来,就是说这件事?”

    这是大事好不好?

    王太后也一直在关注八虎的动静,刚听说司礼监和内阁达成协议,同意送八虎走,她的宝贝儿子私底下就嘀咕要再去找刘建留人。

    那刘建耿直倔强,惹急了真走了怎么办?

    所以她不得不出手了。

    王太后问道:“那这次皇儿也不听哀家的话?”

    杨厚照叛逆,说的话都不听,做事凭心意行事。

    但是八虎的事他一直很犹豫,谁说几句,他的心意就会偏一偏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是听王太后的话,就是有人给他拿主意他觉得很省力。

    于是点头道:“儿臣谨遵母后教诲。”

    儿子竟然会这么听话,开天辟地头一次啊。

    王太后喜出望外,心想我儿一定是长大了。

    能体会一个母亲的苦心,那别的事应该也能答应。

    她道:“还有立妃的事,皇后已经专宠两个月了,皇儿啊”

    杨厚照眼睛陡然间瞪大,不耐烦道:“母后没别的事儿臣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忽然间的变脸,跟方才的乖巧模样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王太后:“”

    她站起来:“皇儿”

    杨厚照已经转身。

    “皇儿”

    杨厚照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杨厚照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王太后:“”

    看着儿子背影消失无踪的地方,她将手边的茶碗往地上一扔:“真是,才来一会,那个皇后是一辈子不能说了吧?到底有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内侍大,有头有脸的人物,是只伺候皇上,不管其他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皇上有事就在一旁伺候,皇上若是闲着,他们也可以闲着。

    因为早上下过雨,地面湿漉漉的不能玩,所以皇上没地方去,正午用过膳就和皇后在清宁宫睡午觉。

    这些内侍就可以自行支配时间。

    马永成在乾清宫的偏殿里哭。

    这偏殿就是他的房间,本来他宫外也有住处,但是最近风头紧,一直没回家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哭了多久,眼泪都干了,这时就听门口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马永成朝着声音负气问道: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干爹,儿子啊。”

    是小宝的声音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帝后没睡午觉,他也没心情伺候皇上,都是干儿子在皇上身边周旋着。

    马永成拿出帕子擦了擦眼泪,然后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吱的一声,小宝伶俐的身影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马永成本坐在床上,这时候就要穿鞋。

    小宝小跑着到了马永成的床边:“干爹,您别动,有什么事儿子来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感动的热泪盈眶,道:“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,人不到万不得已,不知道谁亲谁近,宝啊,干爹都落到这步天地了,你还能这么孝顺,干爹没白疼你一场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嚎啕大哭起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最终人还没出皇宫不是?

    小宝别看年纪小,但是人特别沉得住气,他是马永成一把手提拔上来的,不依靠马永成现在就算倒风向也没边啊,总不能去贴内阁的冷屁股,况且人家也不给贴。

    而万一马永成又起死回生,他不孝顺那不是找死?

    小宝跪在床前道:“干爹,先别说这个,儿子来是告诉您,情况基本就这么定了,但是不是还有一晚上时间,咱们还能周旋,不能坐以待毙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