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三章 龙争虎斗——暗度陈仓(三)
    内阁打算送八虎去扫墓,说是扫墓,那是话好听,给死人干活能有什么前途,其实就是驱赶。

    而都过了一上午了,皇上没采取任何行动,就等同于默认了。

    小宝是刚从清宁宫回来的,道:“万岁爷方才醒了,但是兴致缺缺,没说去哪玩,皇后娘娘陪着呢,干爹,皇上这边怕是指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一下子侧歪在身后的引枕上,虽然他一直哭,但是还没绝望,他是皇上的奴才,只要皇上还宠着他,任由外臣闹去,可是皇上都默认了。

    马永成又嚎啕大哭起来:“我才觉得这么绝望啊,怎么就这么定下了。”

    他哭的还特别有节奏,拍着床板,十分喜感。

    小宝没敢笑,忙道:“干爹”见马永成微微抬起头,他声音放的低低的:“您不是投靠了太后娘娘吗?”

    马永成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小宝道:“这时候不找她老人家还什么时候找啊,内阁为什么一定要把干爹八个都赶走,那是单丝不成线,独木不成林,人多了他们害怕,但是只留下干爹一个,内阁绝对不会不依不饶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太后娘娘那里,多了人她护着护不过来,就您一个,她说句话内阁总不会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对,内阁是要跟小皇帝作对,但是太后年长,就算是刘健也得给太后面子。

    他为了太后可没少忙活,就是王聘婷都是他出的主意,可是冒着背叛小皇帝的风险,太后不能不管他。

    马永成赶紧下地,用袖子擦了脸道:“我这个样子能去见太后娘娘吗?”

    小宝看了看,眼皮肿的太高了,他道:“这样正好能博得太后娘娘同情。”

    说完去柜子里帮马永成把烫好的官服找出来,道:“太后娘娘喜欢利索,儿子帮干爹更衣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感概万千的抓住小宝的手拍了拍:“宝啊,只要干爹能过了这一坎,今后有干爹一口吃的,就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小宝要的就是马永成的信任。

    他心内激动万千,但是面上十分担忧的样子道:“干爹,这时候咱爷俩还说什么,只要您没事,咱们有的是功夫说话,你快去找太后娘娘吧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慈宁宫的东暖阁,太后披头散发的站在窗前,目光隔着横斜的有规则的窗棂看着窗外,午睡还没梳洗。

    不一会的功夫,她把头转回来,坐在床边,道:“打发走吧,那眼皮都把眼睛盖住了,哀家看着总想把他眼皮揪起来缝在脑门上,可是又不能,这心呐,烦的都直翻个儿,不见不见。”

    她说话的人正是王云。

    王云就站在她床边伺候着。

    听了回应,王云想了想,还是道:“娘娘,是马永成,这奴才挺忠心的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眼皮一掀,极为不屑的样子:“忠心?哀家看是无能,这都过去多久了,哀家让他办的事,一次都没办好,现在出事了找哀家,他也有脸。”

    又道:“后宫不干涉政事,他们这是政事,哀家要是给他求情,岂不是坏了祖宗规矩,他这是要害哀家呢,快让他走。”

    看来八虎是没希望在起来了,王云无法,只得连声应着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书房隔断后除了御案,在角落里还有一张罗汉榻,此时榻上躺着杨厚照和李昭二人。

    杨厚照心情不好,不出去玩,李昭就陪他,本来是的,可是这小子说几句好听的,就把把人往床上拽了。

    白日宣淫,李昭还是没那么大胆子,杨厚照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,她有点抗拒,刚要挣扎,杨厚照声音带着浓厚的哀伤道:“阿昭,你现在什么心情?”

    这眉头没尾的话。

    李昭脑中转得极快,这小子到底什么意思?

    如果说他心情不好,那怎么还跟她厮混,如果说他心情好,感觉还是在担心八虎呢。

    保险起见,李昭用轻柔是声音叫道:“万岁爷”欲言又止,不表态是最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杨厚照低头看着她,然后一脸委屈:“是啊,你说以往你一叫万岁爷,朕就心神一荡,感觉把持不住想要你,怎么今天都不想,满脑子都是老赵他们要被走的画面,只有抱着你才能有一点点心安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所以她是自作多情了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又叫了声:“杨大爷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笑的无奈:“你别勾引朕了,感觉捉旺仔都没有吸引力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不要打个虎把她老公打成和尚了,她可不想守活寡,皇后也是需要性生活的。

    李昭劝慰道:“生老病死,悲欢离合,这都是人生常有的事,诗词里不是说了吗,月缺了又圆,圆了又缺,分分合合都是我们必须经历的事,万岁爷请放宽心吧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眨眼想了想,后在李昭额头上亲了亲:“阿昭你说的真好,有你陪着,真好。”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问道:“那现在臣妾还有吸引力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叹息一声:“你是说旺仔吗?暂时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小王八蛋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傍晚时分太阳大好,红彤彤的一片从北窗外投射进来,落在繁花似锦的织金地毯上,留下了窗棂浅浅的影子。

    宴息室里,李昭和杨厚照正在用晚餐。

    李昭做生意的时候饮食不规律,坐下了胃病,不是很严重,就是吃多了就会嗳酸呕吐。

    这几天谋划“八虎事件”,用脑过多,胃病犯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的晚餐就从飞禽走兽换成了灌汤包和小米粥,小米粥熬了好几个开,十分熟了,又没那么粘稠,正是她喜欢喝的。

    可是杨厚照一个食肉动物也来跟他抢粥了。

    李昭抬起头问道:“万岁爷,喝粥怕饿了,您晚上还要吃夜宵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摇摇头:“没什么胃口,看着小米粥还算清淡,喝两口。”

    没胃口,对旺仔没兴趣,寝食难安,这不还是放不下八虎的事吗?

    李昭晚上正有计划还没找到借口,听了道:“万岁爷,奴才们明天就走了,不然您晚上陪他们,伺候您一回,别的咱们给不了,一顿饯行酒还给得起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