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七章 黄雀在后(二)
    虎院的风也亭边花草珍奇,绿水环绕,满天星斗衬托下,置身在五彩画卷中的亭子,如仙殿一般不真实。

    可是它就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此刻里面还有欢笑声传来。

    小宝回到亭口伺候,在入亭的花径口,他看到皇上和张永没上没下的分别坐在亭里圆桌的对面,一边喝着,一边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旁的人都还没到,就张永像是不知愁一样,一直跟着万岁爷。

    小宝摩挲下去袖子,正正衣冠,就要过去,这时身后忽然传来声音:“宝公公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极其低沉,听不出来是谁。

    小宝回过头去,就见是一个穿着蓝色宫装的小火者。

    这人长得圆脸,小眼睛,胖乎乎的生的很讨喜,而且眼睛十分有神,看起来十分机灵。

    这样的长相通常都不让人反感。

    小宝就是觉得陌生:“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小火者道:“奴婢江宁,刚在马公公身边过来,公公让奴婢告诉您,可以搏一搏。”

    小宝眼睛陡然间瞪大,然后看看四周,拉着江宁到了花径里面的花丛中,这花丛全是野玫瑰,虽然有刺,但是长得高。

    小宝透过花丛往外看,亭子里只有灯光能透过缝隙射进来,人是肯定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着江宁:“你说清楚,什么搏一搏?”

    江宁道:“就是魏夫人的事,马公公说了,他那边拖住其他人,不让他们过来,您这边还是老规矩,等万岁爷醉了之后,把魏夫人请过来,天亮的时候生米煮成熟饭,太后娘娘那边就好交代了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的相公叫魏明征,所以这魏夫人就是王聘婷。

    这江宁儿说的事跟自己之前想的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不过小宝还是十分谨慎,他问道:“你是干爹身边伺候的,那咱家以前怎么没见过你?”

    而这么重要隐晦的计划,他觉得马永成不会随便派个人来说,起码应该是他认识的人。

    这江宁是乾清宫的一个洒扫的小太监,本来就不起眼,但是小鹦鹉认识他,小鹦鹉之前是乾清宫的人啊。

    所以李昭有计划,小鹦鹉得物色个人给小宝传话,马永成身边的人当然会更真实,但是不可靠,小鹦鹉就选了江宁。

    见小宝怀疑,江宁十分镇定,脸上佯装小心翼翼的样子道:“公公身边还有赵公公等人,去的时候并没有管事的人跟着,就是奴婢陪在一旁伺候,赵公公叫公公去是想商量如何能不出宫,但是谁都没有对策,所以公公就急了,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告知奴婢,让奴婢来送信。”

    小宝眼睛一动,江宁又道:“不然此等密事,奴婢怎么会知道呢?”

    确实,他的地位是宫里最不起眼的人物,怎么会知道马永成和自己的计划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件事他们之前才议论,除非他和马永成,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小宝微微颔首,道:“你去告诉干爹,拖住其他人,咱家三更的时候就动手。”

    江宁忙道是,又加了句公公小心张公公,后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小宝等人走了,从另一边的花茎出来,这样他再回到原来的入口,需要绕个大弯,这个弯绕过去,也正好就是三更了。

    他还是觉得要谨慎,但是他出来太久了,皇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喊他,而且如果是真的,马永成还指望他呢,所以他无法去亲自跟马永成求证,那么就等到三更,三更天如果马永成和赵瑾等人没过来,就是马永成把人拖住了,那就是真的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钟鼓司的厅里,赵瑾摒弃了左右,正在和马永成等人说话,也就是他们八虎,除了张永之外,都到了。

    赵瑾道:“若是只是驱除出宫,我等也就哑巴吃黄连,有苦自己咽了,是内阁想要咱们的命,咱们岂能坐以待毙?”

    “老哥几个,咱们都是伺候皇上的,以前或许有一些小摩擦,但是那是咱们内部人的事,也犯不着用外人来插手,眼可不同了,咱们必须同仇敌忾,一直对外。”

    谷大用道:“你这消息可靠?”

    “及其可靠。”

    赵瑾本来也不想跟其他几个人掺和在一起,他们之间有利益关系,但是杨厚照是极其重感情的人,除了他自己,别人都是在他小时候就伺候他的,那个高凤,是抱着杨厚照长大的,所以有些人根本就无法取代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更不能打击同类,只能把其他人都团结起来,每个人跟皇上都有自己的回忆,都有一些亲密的往事,加一起,皇上肯然是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得到了赵瑾的肯定,高风思考起来,后道:“就算是咱们能说服万岁爷,可是文官不依不饶,不是也白费吗?除非”

    接下里的话他没说。

    赵瑾一拍椅子,道:“高公公通透,咱家就是这个意思,内阁都要杀咱们,咱们还能像之前一样只求保命吗?说起来天下是万岁爷的,可不是内阁刘健的,咱们犯了什么法,他说杀就杀,咱们不能任人宰割,要走也是刘健走。”

    可是这样如果赢了,就挤走了内阁首辅,名声不好。

    所以摆在七人面前的是两个选择,一个等死,一个反抗。

    高凤把话头提起来,赵瑾也不隐瞒,利弊都分析出来,然后就等着大家选择了。

    马永成心想既不用在给老妖妇做事,还能保命,至于刘健,爱他娘的谁走谁走,骂名还能有命重要?他这次一点不烦赵瑾了,坚决的跟赵瑾站统一战线。

    别人要思考。

    于是时间一点一点的就在讨论中过去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高凤提到如果张永在就好了,大家都知道张永陪皇上去了,没办法叫来。

    提到陪皇上,谷大用抬头问道:“还没到三更吗?我记得来挺长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赵瑾道:“这里是钟鼓司,三更大内刻漏会报时,奴才们第一个就会到钟鼓司来通报,既然没声,就是不到三更。”

    皇宫里晚上,每时每刻都会有小火者去各个宫殿报时,钟鼓司离刻漏最近,所以一般都是第一个得到消息的。

    谷大用再没说话,旁的人也没异议,又讨论起了怎么对付刘健这件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