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八章 黄雀在后(三)
    三更过去不久,小宝亲自捧了酒到亭子里。

    “万岁爷,奴婢给您斟酒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和张永已经喝过一轮了,抬头看着小宝:“怎么人还没到呢?”

    小宝心想要让万岁爷和旧人旧梦重圆,马公公是拼了老命在拖延,他也不能让万岁爷说出找人的话。

    道:“明日公公们就要出宫,呆了十多年,奴才们总有舍不得的,这哭着哭着,可能就忘了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看向张永:“你这人缘不怎么好,怎么没人找你哭。”

    张永用尊敬的目光看着杨厚照:“万岁爷您小瞧奴婢,都可多人要给奴婢饯行了,奴婢觉得还是想陪万岁爷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叹息一声,道:“你也重情义,他们也重情义,大家都是好的,就这么硬生生的给咱们分开,内阁造孽。”

    张永肯定的点头,后道:“可也不一定,老天自由安排,说不定什么时候,奴婢还能回来伺候万岁爷,只要万岁爷不要忘记奴婢就行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酒也喝开了,豪气云干的拍拍胸脯:“放心,等朕找个机会,就把你们都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张永道:“那咱们就啥都不说了,都在酒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杨厚照看着小宝,指着酒碗:“满上。”

    小宝脸上露出兴奋之色,急忙倒酒。

    这酒是淡红色透明的助兴酒,男人喝了就会想女人,以前都是马永成伺候的,总给皇上喝这个酒,皇上也爱喝。

    小宝之前害怕杨厚照有所察觉,后一想,他们这个小皇上喝酒就只喝酒,喝高兴就行,根本分不清什么酒,问了也是记不住的。

    果真,杨厚照趴在碗沿闻了闻,道:“就是这个味。”然后抬头看向马永成:“干了。”

    张永端起酒碗,粗声一喊:“万岁爷,奴婢先干为净。”

    小宝:“”

    本来不想让张永喝这个酒的,但是没办法啊。

    杨厚照和张永都抱着离别难以再见的悲壮心情喝酒,你一杯,我一杯,很快酒劲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张永看着面前的杨厚照,剑眉星眸,鼻挺唇俏,一身大红色的贴里常服,那华贵的绣线和料子,真是把人衬托的明艳无比,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就连头上普通的网巾和玉簪,都比平日瞅着好看。

    张永痴了一会,就觉得全身燥热,可是这种感觉前所未有,他陌生又兴奋,摇摇晃晃站起来,道:“万岁爷,奴婢现在觉得心花怒放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眼前一闪一闪的,都是李昭俏丽的身影,他点这头,说话的舌头拉的老长:“朕也是,朕也是。”

    张永又道:“万岁爷,奴婢想女人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小宝两条淡淡的眉毛无语的立起。

    杨厚照还是点着头:“朕也是,朕也是。”

    张永道:“万岁爷,奴婢走了。”

    小宝眼前一亮,佯装去扶的样子,问道:“张公公,您哪里去啊?”

    张永拍拍他的肩膀:“找女人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挥挥手,摇摇晃晃朝花径处走了。

    小宝看着那如踩在云端上行路的男人背影,露出满脸的喜色,就是愁张永不走呢,这回可好了。

    等张永的背影模糊了,他急忙回到杨厚照身侧:“万岁爷,万岁爷?”

    杨厚照拉着他的就往嘴里送:“阿昭,亲亲”

    小宝:“”

    万岁爷啃的他手痒心也痒,不能再呆下去了,小宝眼角闪着大业要成的极其激动的光芒,将杨厚照扶起,后道:“万岁爷,奴婢带您去找皇后娘娘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通往虎园的迂回游廊里,赵瑾带头,其他六虎跟在后面,正脚步焦急的往大门口走。

    廊上的灯笼照耀下,赵瑾看见一个小太监正从另一个方向小跑向清宁宫的方向,赵瑾认得那小太监,应该是七虎都认得,是张永的人。

    赵瑾心中一动,喊道:“俊生,跑什么?”

    小太监听见有人喊,侧过头一看,都是跟干爹不和的人物,但是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俊生跑过来道:“干爹喝多了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,各位公公见到干爹了吗?”

    赵瑾道:“张永不是在陪皇上吃饭?”

    俊生道:“陪了,这不都过点了吗?都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赵瑾气得回头看向其他六人,其他六人也义愤填膺,他们都以为三更还没到,后来等了太久了,感觉不对劲,出门一问才知道三更都过了两刻多。

    皇上设宴,他们竟然迟到,赵瑾都来不及惩罚出错的小太监,赶紧就和马永成等赶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怎么就散了?

    他们已经合计好了要找皇上诉苦,扳倒刘健,赵瑾心里有事,懒得理张永的事,但问道:“那万岁爷呢?万岁爷也喝多了?”

    俊生眼睛转了一圈的,带着惧怕之意,那是不敢说的样子。

    赵瑾一急,呵斥道:“快说。”

    俊生心想我又不是你的奴才,而且这几个人,明早就被人送走了,还威风什么,他转身就走,去找干爹去喽。

    赵瑾看着那轻视自己的背景攥紧了拳头,谷大用道:“要不去追。”

    赵瑾道:“万岁爷要紧。”

    说完脚步更加匆忙,往虎园方向赶,好不容快到门开了,却见门前样式一样的红灯笼站了两排。

    赵瑾脚步放慢,回头道:“好像是标注着清宁宫的灯笼。”

    可是皇后小日子,都说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马永成推开赵瑾定睛一看,道:“小宝怎么跪在门口?”

    两排宫娥挑着灯笼站的极其威严,而小宝,就跪在正道上,最边上的一个宫娥身边,方向是正好迎着他们。

    赵瑾看了看道:“还真是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马永成心中咯噔一声,看着那严肃的样子,感觉不是什么好事啊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同样的预感,于是纷纷跑着故去。

    小宝听见脚步声,抬起头看着马永成,顿时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自己的干儿子,马永成这次比赵瑾动作快,站到小宝面前问道:“你跪在这里干什么?出了什么事?万岁爷呢?”

    小宝道:“说来话长,儿子长话短说,儿子也不知道具体怎么了,就是感觉万岁爷的后院可能失火了。”

    四周众人:“”

    大家不约而同踮着脚看向院子里,满天星光,空气十分干净,不是真的火,那就是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