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九章 捉奸(一)
    轻薄如雾的红色纱帐,床脚的四脚香炉中青烟袅袅,屋里到处都是合欢香的气味。

    床上躺着的少年眼神如炬但也茫然,他问道:“阿昭?”

    王聘婷被小宝带进虎园的寝殿里,就是要和杨厚照重温旧梦的。

    见杨厚照目光肯定,但是语气怀疑似的看着自己,却叫着别的女人的姓名,王聘婷心头无比失落,但是她笑了笑,手摸上杨厚照的脸:“万岁爷,您想念臣妾了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扒开她的手就去扯她胸前的衣服:“旺仔呢?旺仔呢?给朕出来”

    王聘婷心想旺仔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别管了,万岁爷已经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王聘婷刚进来,还没上床,杨厚照醉成这样肯定是不会温柔的对待她了,她早有心理准备,脱了绣鞋,换上睡鞋,身体都挪到床上去。

    她刚上去,就被男人大力的拉过去,杨厚照瞪大了眼睛大声的喊着阿昭和旺仔,紧接着声音都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他太醉了,只乱喊,并没有意识到底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王聘婷覆在杨厚照身上,见杨厚照手忙脚乱的样子,轻轻笑,坐在杨厚照的腰上开始自己脱衣服,杨厚照就看着前方呵呵笑,反而不动了。

    王娉婷道:“万岁爷等着。”

    她明红色的薄衫刚退到手臂,身后的肩膀陡然间疼了两下。

    接着女子淡淡的声音传来: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王聘婷心头一跳,诧异的回头,就见一妙龄女子站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女子身上穿着绿粉色的夏衫,下身同色的缠枝牡丹花百褶裙,头上青丝很厚,不用假发就能梳一个光亮好看的圆髻,装饰也不多,两朵粉色绢花,珠宝只戴了一个红宝石的金钗,这不是正统的宫装装扮,少了一份尊贵,但多了少女应该有的娇俏和艳丽,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水芙蓉,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竟然是皇后。

    王聘婷吓得瞪大了眼睛,整个人呆如木鸡。

    李昭继续问道:“你叫阿昭吗?万岁爷叫的是你吗?你不是叫王聘婷吗?”

    她语调平静,语气有些冰冷,但是没有平常女子捉奸在床的抓狂和失态。

    王聘婷被那带着讥讽的话音说的羞愧难当,但是也有些不知所措,就那么呆呆的看着李昭。

    秦姑姑也跟李昭进来了,等的不耐烦,从李昭身后走出来,道:“那床是你能爬的吗?真是不要脸,非要人家打你骂你你才自觉吗?”

    王聘婷眼泪瞬间流出来,咬着唇就要下来,李昭抬起手道:“先别动。”

    李昭早早就和秦姑姑“潜伏”在屋里,她当然不能等王聘婷真的睡了她老公再出手,但是时间太早,现场就不像了,所以得制造。

    王聘婷用不知所措的目光看着李昭。

    秦姑姑则用不满的声音叫了一声娘娘。

    李昭看杨厚照闭着眼睛说胡话,还在喊阿昭呢,正是机会。

    她指着王聘婷,把衣服脱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王聘婷以为皇后要打她,打她还不算,还要扒光了衣服打,这是多么大的羞辱,她忍着怒气道:“娘娘,这是宫里,我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呢。”

    李昭嘘了声,后道:“本宫有头有脸,你是有头没脸,再不脱,本宫就要叫奴才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计划好的捉奸,所以她只带秦姑姑来,因为后面这王聘婷还有用的。

    王聘婷不知道皇后到底要干什么,虽然不忿,但是人家有两个人,而且暂时也没对她又打又骂,她战战兢兢把外衣脱了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全脱了,脱光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等王聘婷脱完了衣服,杨厚照还在吧唧嘴的喊旺仔,李昭见他是真的醉糊涂了,这样正好。

    她指着旁边的被子叫着王聘婷:“躺好了盖上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身上一丝不挂,如果只是被皇上看就算了,被两个女人看,她恨不得早点遮挡住,很快扯了被子躺在床里,杨厚照身边,然后盖上被子。

    李昭这时看向秦姑姑。

    秦姑姑已经明白了计划,点点头,去窗边把洗漱用的铜盆端过来,里面有水,秦姑姑对着杨厚照的脸就要扬。

    李昭忙拦住秦姑姑,拿出帕子沾了水递给秦姑姑。

    秦姑姑神色不忿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喝酒喝得热,你浇下去人不得吓着?擦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放下铜盆,拿着帕子在杨厚照脸上擦着,一边擦一边叫道:“万岁爷,万岁爷,醒醒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醉酒之人,也没那么容易就清醒了。

    李昭有的是耐心,让秦姑姑去换冰水。

    看着那尚宫进进出出,王聘婷升起好奇之心,问道:“娘娘,您到底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李昭瞪了她一眼,好事,干什么能跟她说啊?

    秦姑姑换了冰水,蘸满了帕子往杨厚照脸上一贴。

    杨厚照脑袋里本来装了好多东西,他的阿昭,两只旺仔,还有好多呢,玩的不亦乐乎,骤然间全身一冷,他一个激灵就睁开眼。

    李昭见他眸子清明的看着众人,是已经醒了,时机已道,她陡然间伏在床前大哭:“你好狠的心,答应和我白头到老,你就是这么对我的?”

    杨厚照云里雾里,但是脑子已经清醒不少,他坐起来歪歪头,又歪歪头,然后问道:“阿昭?你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李昭只哭不说话,目光看向床里。

    杨厚照跟着她的目光看,映入眼帘的是脸色发白嘴唇颤抖的陌生女人,他脑袋轰的一声,再细看,竟然是王聘婷。

    杨厚照急的大叫一声:“你怎么会在这?”

    王聘婷看向床下的李昭,有些无语,她是被皇后逼的。

    李昭却不能让杨厚照在王聘婷面前跟她对峙,她忽然站起,掩面疾跑:“呜呜呜”

    杨厚照听那如泣如诉的声音,心都被人掏空了,他赶紧下床去追。

    这正是皇后要的结果,皇上虽然衣衫不整,但是不用提醒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得了空闲,回头叉着腰看着床上的王聘婷。

    “你下来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看她那咄咄逼人的架势,道:“是皇后娘娘让我躺下去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