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二章 指证(二)
    所以接下来就到了找人证对峙的时候了,李昭是做贼的,可是她心可不虚。

    冷笑道:“万岁爷,赌誓发愿这种事谁知道灵不灵,既然小宝说有人证,那就找出来见见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对,找出来正好也能洗清朕的冤屈。”

    说完看向小宝:“人证是谁?哪呢?”

    突然想起了什么事的小宝:“”

    他哭丧着脸道:“万岁爷,这马永成好狡猾,派了个小火者来跟奴婢吩咐事,奴婢当时就觉得不妥,现在想起来才明白,他是想事发了之后诬陷奴婢,他好脱身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这时候脑子转的极快,骂道:“放你娘的屁,你就是没有证人了?没有证人你就是诬陷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有时候也会说粗话,所以这马永成在他面前大放厥词他倒是没觉得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他看向小宝又看看马永成,最后看向李昭:“阿昭你说这两个奴才信谁的好?”

    根据小宝提供的线索,证人是找不到的,那只好让他和马永成两个人相互指责了。

    信谁的不重要,要搬倒谁才重要。

    李昭又让小宝和马永成当着杨厚照的面狠掐了一阵,恨不得双方的祖宗就掘坟三尺的那种对骂,完全已经看不出曾经是干父子关系了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杨厚照因为怕李昭不相信他,已经被二人的对骂急的满头是汗。

    李昭看时机成熟,拉着杨厚照的袖口小声道:“万岁爷,不是还有王聘婷,既然那个小火者找不到,王聘婷到底信谁的,这她自己总知道吧?”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他用小心翼翼的目光看着李昭,后低声道:“真的让她来吗?”

    李昭板着脸道:“不来怎么说的清楚?”

    感受到身边陡然间来了一股冷气,初夏的季节竟然让人背后发凉,杨厚照忙道:“来来,就让她来。”

    他那优雅的声线又无比的温柔,带着撒娇之意道:“阿昭,朕只是怕你不高兴?”

    李蘅远还是板着脸,道:“说不清楚我才会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微微颔首,后对着门口传唤:“把王聘婷带过来,朕有事要和她对峙。”

    这次内侍去了不久,就带了两个女子进来。

    一个自然是王聘婷,另一个是秦姑姑。

    王聘婷一直耷拉着肩膀缩着头,尤其是看秦姑姑的时候,目光畏惧闪烁,等她老老实实跪倒马永成身边,秦姑姑昂首挺胸站到李昭身后。

    捕捉到秦姑姑眼角的兴奋,李昭心中不由得疑惑起来,看样子秦姑姑和王聘婷一定发生了什么激动人心的故事。

    杨厚照急着撇清自己,倒是没有关注那么多,王聘婷跪下,他厉声问道:“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虎园,为什么会在朕”

    想到身边李昭在,咬牙切齿但很隐忍的道:“反正就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王聘婷的回答关系到马永成和小宝的清白,二人都用焦急且期待的目光看着她。

    王聘婷却看了秦姑姑一眼,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,老老实实答道:“是马公公安排臣妾来的。”

    小宝长吁了一口气,马永成恨不得跳起来打人,他对着杨厚照哭喊道:“万岁爷,清容许奴婢来审这女子。”

    后迫不及待看向王聘婷:“你说是咱家安排的,那咱家问你,你今晚看到咱家了?”

    王聘婷道:“那倒是没有,是小宝公公亲自接臣妾来的,但是马公公,不是一直是你在皇上身边给我通风报信吗?”

    马永成:“”

    他大叫冤枉,看向杨厚照连连磕头:“万岁爷,您听见了,是小宝那个狗奴才接他来的,真的不是奴婢,奴婢冤枉,奴婢没有。”

    小宝急了,喊道:“万岁爷,就是马公公指使奴婢的啊,魏夫人都说了,一直都是他在万岁爷身边通风报信,奴婢只是他使唤的一条狗啊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又要骂小宝,杨厚照这时一拍扶手,呵斥道:“好了,你们干爹干儿子叫着,关键时刻狗咬狗一嘴毛,没有一个讲义气的,朕看你们都臊得慌。”

    一席恨其不争的话将马永成和小宝都骂的战战兢兢,二人再不敢吵了,马永成低声啜泣。

    杨厚照随后苦笑这看向李昭:“阿昭啊,先不提他们,你现在相信朕了吧?”

    李昭之前就说相信他,可是他自己没信心相信自己。

    此时李昭看着小狼狗那小心又委屈的模样,真是好气又好笑,审大案子呢,这杨厚照就只关心把自己撇清。

    她有些话不能当着人多的地方讲,拉着杨厚照的手道:“万岁爷,咱们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温温柔柔的语气,是真的释怀的邀请,杨厚照心头的石头落了地,但是不免好奇心又起来,阿昭叫她到底是什么事?

    帝后二人携手进了大殿隔断后的房间,马永成想了想,就要站起来去听,被秦姑姑刻意一咳嗽吓的身形一抖,这个皇后的爪牙还在呢。

    马永成又跪下来,秦姑姑眼皮一垂,神色极其威严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马永成心里不托底,等了一会帝后没动静,他看向王聘婷:“这次咱家真么没有去叫你,你不要冤枉咱家?”

    王聘婷抬头看了秦姑姑一眼,见对方依然耷拉着眼皮像是没听见她们说话一样,她小声道:“公公,您现在还说这次这次的,难道这次没有,以前就没有?”

    说着低低一声叹息,意味深长的满是感慨:“反正我自己明白了,不管是哪一次,只要有那么一次,就是背叛万岁爷,您还想撇清吗?等着被处置吧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神色无不震惊,眼里又有些难以置信,后回头看着小宝,满脸怒意,陡然间他举起拳头挥向小宝:“咱家被你害死了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隔断后的房间不大,只有一张卧榻和一个方几,应该是供人落脚休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进来后杨厚照也没坐,在地中央就拉着李昭的手不迫不急道:“阿昭,这下你相信朕了吧?真的和朕无关。”

    因为事情关系王太后,李昭身为儿媳,必须得避开人,她道:“万岁爷,咱们夫妻一体,这时候人家不相信你还相信谁?其实也不用再审问了,已经十分明显,不就是母后操纵的马永成干的吗?就这么简单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