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三章 全部失控(一)
    之前小宝的供词就是马永成已经投靠了自己的母后。

    而马永成现在不管怎么喊冤,可能这次不是他做的,以往的事他也没少搀和。

    杨厚照俊朗的脸罩上一层冰色,目光看着前方愤恨无比。

    李昭火上浇油道:“您想想,咱们没成亲之前,您那么保护着我,可是有一天您起晚了,母后还是叫我去了,怎么就那么巧,怎么您就能起晚了?且怎么就能在那么一点点时间内,母后知道您起晚了?”

    杨厚照喃喃道:“这样看来,王聘婷为什么会在水池边,咱们新婚第二天,为什么母后立的四妃是马永成领过来的,还有很多次的巧合”

    有些事不提就罢了,一旦对自己有了实质性的伤害,那提起来,种种就都是阴谋,而且越想越是。

    不过马永成做的这些事可没人冤枉他,他的一举一动,李昭心里其实都有数,杨厚照是男人又不关系他的切身利益,他可能没注意,那马永成明明就是挑衅她,她怎么可能毫无知觉,不过是等个恰好的时间正好一网打尽罢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话音刚落,李昭哀怨道:“原来还有这么多事?”

    说完一度哽咽:“万岁爷,母后就这么讨厌我吗?为什么非要想办法把咱们拆散?”

    他的女人今天打扮的清清爽爽,就跟那雨后荷花一样,那一双好看的眼睛里噙着点点泪花,却努力不落下去,带着隐忍的坚强,真是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杨厚照赶紧把李昭搂在怀里,安慰道:“不哭了不哭了,哎,阿昭那么要强的人,也被母后逼的没法,这可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自己的母亲,总不能赶出宫。

    李昭见杨厚照不上道,摸着他的胸口道:“万岁爷,母后虽然偏执,但是也不是谁她都能指使得动,怎么八个人中,就马永成为她所用?别的人怎么不呢?可见还是奴才不忠心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脱口道:“朕刚听说的时候就想好了,要把他打死扔出宫去,在我阿昭小日子的时候气你,他就是害命,我要让他抵命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心头暗笑,后忙抬起头离开杨厚照的身子,佯装惊诧道:“万岁爷真的舍得?不是一直跟着您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黑着脸道:“你是不是傻啊?奴才再亲,还能有两口子亲?再者说,朕可没有亏待过他,是他自己心术不正,这时候不是要讲情面的时候,敢欺主背叛,他就得受到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朕都说了,只要你一个人,为了避免以后有奴才效仿,打死他能杀一儆百。”

    这个逻辑到底没错。

    李昭又佯装低头思考,一直沉吟。

    杨厚照急了:“怎么,阿昭你又犯善良的病了?这奴才可不能纵容,你不许求情,朕一定要打死他。”

    时机又来了,李昭忍住笑意抬起头,又摇了摇,后低声道:“万岁爷,我想起来一件事,明天张公公他们不是要被送走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周身的怒气都消了下去,道:“马永成可恶,但是张永等人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有一计策,说不定能保住张公公,还让内阁诸人没话说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努力的眨着眼睛,后抓住李昭的肩膀:“阿昭,您说真的啊?”

    李昭踮起脚在他耳边留下一串话,然后道:“万岁爷觉得可行与否?若是可行,咱们之前可不能走漏风声,谁都不能告诉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一脸惊喜的样子,在李昭脸上亲了又亲,后道:“朕还约了他们几个喝酒呢,不去了,阿昭,你真是聪明,走,咱们回清宁宫。”

    李昭声音哀怨道:“可是人家小日子,怕万岁爷又憋得慌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大大的眼睛看向下面,极其失望的样子。

    杨厚照哪里受得住她这个,又把她抱在怀里,道:“朕之前也不是没陪过你,上个月不都过来了吗?阿昭,朕说了不会辜负你的,今后说话算话。”

    李昭破涕为笑道:“那我今日怀疑万岁爷,也给万岁爷道歉。”

    洗清了冤屈,她的女人又能体谅他,而不是抓住不放,杨厚照比什么都高兴,他拉着李昭的手:“咱们回去说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一丝丝薄薄的云儿如烟如雾,在广阔无垠的夜空中慢慢飘荡,月亮时而穿梭其中,不一会的功夫又出来,清辉大增。

    天还是那片天,但是宫殿已经换了,夜深人静,清宁宫廊下的灯灭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赵瑾带着其他六人在殿门口焦急的等待着,皇上本来在虎院,突然间就起驾跟皇后走了,他们久等皇上也没回来,赵瑾还有大事要跟皇上商量,岂能不着急。

    可是追到清宁宫,皇上也没说召见,皇上是不是不管他们了?

    大门上镶嵌的角门慢慢开了,一个圆脸白嫩的年轻内侍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这人长了一张笑脸,时刻都平易近人的样子,赵瑾对他十分有印象,因为是皇后的人。

    赵瑾现在人在屋檐下,忙拱手道:“五公公,咱家求见万岁爷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的名字拿出哪个叫公公都不是那么回事,所以宫里的人都叫他五公公。

    小鹦鹉道:“万岁爷和娘娘已经就寝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指向天空:“这都什么时辰了?万岁爷还喝了酒,睡下了,本来咱家也不应该出来的,但是是您六位来了,怕哥几个一直等着,所以出来报个信。”

    就睡着了?

    虽然心里早有预感,但是被证实,赵瑾还是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那马公公如何处置啊?”

    杨厚照走后让内侍把马永成带走了,没说去哪,也没说如何发落,赵瑾等人甚至对马永成犯了什么事都云里雾里,所以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种坐以待毙的感觉简直要憋死了赵瑾,他忍不住问出来。

    小鹦鹉笑道:“这个咱家可真不知道,万岁爷交代事情的时候,咱家也没在。”

    赵瑾暗暗跺了下脚,又问道:“那万岁爷有没有什么时候说要见咱家?”

    这才是赵瑾最关心的,在他的计划里,他要策反杨厚照,让杨厚照赶走刘健,还要让杨厚照把权利交给他,如果今晚或者在明天内阁的人醒来之前见到杨厚照,这一切就都泡汤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