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四章 张公公丢了
    小鹦鹉却做了让他极其失望的动作,摇头道:“没有啊?”

    后道:“夜深了,公公们还是先回吧,明早还要远行。”

    明早还要远行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万岁爷并没有改变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而内阁大臣在外面虎视眈眈,他们现在去见不到皇上,就只能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赵瑾谋划了一晚上啊,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把机会错过了,他觉得头重脚轻,差点晕倒。

    谷大用还算仗义,扶住他,后道:“是命就躲不过,咱们回吧,等明天。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天蒙蒙亮,朱红色的宫殿还被晨曦蒙上一层特别的深暗色彩。

    清宁宫的宫殿却开了门,洒扫的下人也都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有级别高的女官和内侍进进出出,准备着帝后起床所用的器具。

    别看帝后昨日睡得晚,但是秦姑姑知道,今早他们一定会早起。

    秦姑姑的卧房在偏殿东厢房第一间,她收拾好了,准备去伺候皇后起床,这时门突然间传来不大不小的响声:“姑姑,姑姑,您是不是起了?”

    是个男子的声音,听话有些沙哑,带着哭腔,不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秦姑姑好奇的打开门,就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内侍站在门外,他定睛看了看,记起来了,是伺候张永的小太监。

    秦姑姑十分好奇,忽然想到之前张永对她说过的话,就算他走了,也会有人找她,告诉他消息。

    所以

    秦姑姑忙把人叫道房里,然后问道:“什么事?这一早?”

    俊生擦着眼睛道:“姑姑,公公丢了,奴婢到处找都没找到,就剩下清宁宫落锁早没找了,公公昨晚是不是来殿里伺候了,是不是在清宁宫?奴婢在这宫里只能指望您一个人,公公也最信任您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她瞪大了眼睛:“张公公丢了?那么大的人怎么会丢呢?昨晚万岁爷和皇后回来后就就寝了,没见到张公公啊?”

    俊生又开始抹眼泪:“据说公公喝多了。”还要找女人,不过这话俊生没说。

    他又呜呜道:“喝多了一宿没回去,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心里咯噔一下,别是掉水里淹死了,这宫里水池子多。

    想完暗暗呸了两声,后安慰俊生道:“好在不是冬天,在外面也冻不死,一宿公公总该醒酒了,你回去看看,说不定人已经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俊生一晚上到处找张永,确实还没会张永的住处,听了安慰,他哽咽的点头:“那如果姑姑看见了公公,请告之奴婢一声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挥着手:“去吧,我这边忙完了再帮你找。”

    俊生鸟悄的去了,秦姑姑看着他那背影摇摇头,后又回到梳妆镜前照了照,都很得体了,要去伺候皇后。

    她刚迈开步子,忽听哪里传来一声极其微弱的伸懒腰的声音,秦姑姑眼睛眨了眨,回头四顾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听错了?”

    她又捋了捋衣服,摇摇头。

    等她再迈开步子,不仅是伸懒腰的声音,男子极其懊恼的声音从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大暖的天气,秦姑姑全身的汗毛都立起,像是经历着三九天。

    “谁?”她小声问道,回头再找,就见床底下爬出一个人。

    秦姑姑刚要大喊,正好听见那人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那声音低沉粗犷,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她小跑道床边,把人扶起来,问道:“张公公,你怎么会在这?”

    张永目光茫然的看向四周,嫩绿色的床帐窗纱,棕色的桌椅家具,这也不是他那个屋啊。

    他再看眼前的女子,长眼微眯,常年不乐,一派肃然之态,他瞪大了眼睛:“我怎么会在这,这是哪啊?”

    秦姑姑好像想到了什么,松开扶着张永的手,叉腰看着他:“是啊,公公,这是我的房间,你怎么会在这,您昨晚一宿没见,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张永手按着太阳穴,在屋里走了一圈,宿醉的头疼让他思绪渐渐清醒过来,昨晚跟万岁爷喝酒,也不知道是什么酒,喝完之后就全身燥热,心痒难耐,就想找个女人贴一贴,然后他就到了这个女人的房间。

    张永惊骇无比的看着秦姑姑,然后捂住了嘴,苍天啊,他竟然想找这个女人吗?

    张永不敢面对秦姑姑审视的眼神,紧忙把身子转过去。

    秦姑姑用手指点着他的肩膀:“公公?”

    张总:“”

    这老太监怎么叫都不回头,定然有鬼,秦姑姑转过去问:“张公公,您今天不把话说清楚,咱们就去皇后娘娘面前评个理,你一个大男人,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,你什么时候来的?怎么进来的,这一晚上都在哪里?你到底想干什么,是不是想对我图谋不轨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题问的张永喘不过气来,他自此回想,确定自己进来的时候殿里没有人,后来不知道怎么就钻到床底下,再之后的记忆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好像也不是一点没有,这老宫女回来脱衣服的时候不知道自己看没看见。

    绝对不能说了,说了可能要出人命,死倒是其次,名声重要。

    张永忽然抬起头,声色俱厉道:“咱家不是男人,是太监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他是太监的面子上,早就把他交出去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反问道:“那又有什么了不起,太监就能随便进我的房间?咱们去娘娘面前评理去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拉着张永就要往外走,张永低声呵斥道:“傻袍子,放手,你是不是缺心眼?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张永见老宫女回头了,他哼道:“咱家就是喝多了,这一晚上你听到什么动静了吗?可你声张出去,那就不同了,你不知道宫里最是容不下这些腌的东西,我都是要被发配的人,你去皇后面前闹,我也是被发配,可是对你名声就有影响了,缺心眼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她放开手用不信任且提防的目光看着张永。

    张永想了想道:“不然你一晚上感觉哪里不对劲吗?”

    打呼噜声都没听见,秦姑姑又咬着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