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六章 全部失控(三)
    杨厚照在殿上接过话道:“这就奇了,他一大早不去办公衙门,到承天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透,文官要诛杀赵瑾等人的心思就藏不住了。

    刘健虽然刚直,但是皇上并没有下达的命令,有欺君之嫌,他想了想拱手看向宝座方向,道:“皇上,昨日司礼监拟定了章程,要将赵瑾,马永成,张永,高凤,谷大用都遣送出宫,为何这八人到现在还没看见动静?”

    他聪明的转移了话题,杨厚照看着他眯眼笑,语气阴不阴阳不阳道:“首辅大人不知道自己的属下去干什么了,倒是对朕的奴才多有关心,您,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皇上的口吻明显是责怪之意,殿下诸人纷纷跪下,口称万岁。

    杨厚照翻着白眼不出声。

    刘健见此情景更要保住崔静业了,而且明明是皇上把八虎藏起来了,有错在先,现在还要难为效忠的大臣,这本身就让人生气。

    刘健抬起头道:“皇上,赵瑾等人是奸佞小人,不除将来必将酿成大祸,危害江山社稷,请皇上将八人交出来,一定要严惩八人。”

    昨晚李昭告诉杨厚照,刘健不会善罢甘休,临睡之前,杨厚照悄悄派锦衣卫去查,刘健和崔静业等人的阴谋他此时已经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这帮家伙看他年纪小就阴奉阳违,当时知道消息的时候他气的火冒三丈,不过李昭让他按照计划行事,一定能赢,所以现在他已经在心里预演过好几遍早朝会发生的场景。

    让高迁追问崔静业的下落就是其一,目的是逼刘健口出狂言原形毕露。

    这不鱼要开始咬钩了吗?

    杨厚照沉吟一下问道:“刘大人想如何惩罚他们?”

    这一问刘健突然一噎,因为之前他已经答应了把人送走,但是他的目的是把八人杀死。

    现在如果再说送走,那如果再诛杀八人,就真是欺君了,毕竟凡是计策,用一次就行了,多了皇上岂能允许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说诛杀,之前他说的是驱逐,出尔反尔那是小人行径,他是元辅。

    刘健:“”

    他心想皇上的聪明如果都用到正地方,江山社稷哪里还会让人担心。

    他一咬牙问道:“昨日说好的今日将八人驱除出宫,皇上为何又行了袒护之事,八人现在在何处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谁说朕要袒护人,既然刘大人拿不出个主意来,那朕给刘大人做主,你说杀了如何?”

    “杀了?”

    殿上文官那边你看我我看你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刘健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杨厚照,问道:“皇上真的同意杀了他们?”

    杨厚照微微一笑,年轻俊逸的脸上神采飞扬,后道:“朕同意杀了,你们可不许再闹了。”

    文官那一边无言的用眼神交流,刘健心头振奋,想来小皇帝是受不住压力妥协了?

    杨厚照说完对着殿外道:“马永成奴大欺主,下药陷害朕,把人带进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眼睛瞪得老大,马永成是乾清宫的大,皇上最喜欢的奴才,真的要杀?

    随着众人的疑惑目光,殿外两个内侍押着一个人上来。

    八虎长得什么样大家都认得,确实是马永成。

    看着那五花大绑的样子,众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,皇上这次是动真格的了。

    马永成被带到殿门口跪下。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马永成,你指使人往朕的酒中下药,有没有这等事?”

    马永成抬起头来,泪眼汪汪,他想说没有,但是昨晚一晚,他被关在虎院的老虎笼子外,万岁爷的意思,今早不配合就让老虎吃了它。

    那么大的老虎啊,血盆大口,他可是常年喂老虎的人,老虎一个扑过食,他半截身子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而自己已经触碰了万岁爷的逆鳞,只能替万岁爷消灾。

    马永成在地上磕了个头,咚的声音都透着悔婚:“奴婢认罪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暗暗挑眉,这下倒是学乖了,还是阿昭出的让老虎吃他的主意管用。

    他道:“既然你认错了,那就拉下去交给锦衣卫处置吧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伏在地上称是。

    不一会的功夫,在殿外守卫的锦衣侍卫又进来两个人,就把马永成带走了。

    是真的交出人了。

    人走之后,太阳骤然间大亮,马永成方才所在的殿门口,阳光投下一个门洞明亮的影子。

    诸位大臣惊讶惊喜都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杨厚照心情大好,道:“好了,遂了你们的心愿了,奴才朕也处置了,退朝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他身边的内侍就要喊退朝。

    可是这是妥协吗?这是惩处八虎吗?这分明是皇上的私仇。

    白高兴一场的刘健想了想不对劲,高声叫道:“皇上且慢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歪头看着刘健,他那灿亮的眼里发出来的光都是无比严肃冷漠的。

    刘健却不屈不挠,也不依不饶道:“皇上,和马永成一起的是八个内侍,您如今只处置了一个,还有七个呢,那七个不除,一样对会影响江山社稷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拍着扶手,气势十足道:“放肆,你们说有内侍居心不良,是奸佞小人,不彻查就算了,朕帮你们查了出来,也有章法的处置,你还有异议?人交给你们了,方才朕说了,事情已定,谁再闹事,就是出尔反尔。”

    可是方才皇上说处置的时候,大家都以为是八个人,所以才没人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最后就变成了一个人,这不是偷换概念吗?

    李东阳抬头看起殿上的君王,眉目俊朗,少年英气勃勃的气质让他神采飞扬,但是写满执着的眸子,也透出了一些不讲道理,这少年越来越精明,越来越有主意了,这样当大臣的就越来越难为。

    刘健那边气得满脸通红,道:“皇上这分明就是敷衍。”

    就是敷衍,这就是李昭给杨厚照出的主意,内阁要人命,那就给出一个人的人命,保住其他七个人,内阁如果不依不饶,就顾左右而言他,看谁的口才好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大家各退一步,想来聪明人都不会继续纠缠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又正恼着马永成,放弃一个奴才挽留七个,太划算了。

    而比口才他可能比不过舌灿莲花的文人墨客,耍赖确实最拿手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