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七章 首辅要致仕
    面对刘健的指责,杨厚照怒指着他:“朕看你分明跟马永成一样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而他方才给马永成定的罪名就是奴大欺主。

    刘健经历了四朝,自认为是兢兢业业,现在小皇帝竟然指着他的婢子说他欺上,他是要脸的人,这话传出去还了得?

    刘健郁闷的满脸通红,后摘下乌纱道:“臣还是那句话,八虎不除,江山社稷令人担忧,臣老了,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,无法再为皇上分忧,臣请求致仕。”

    既然江山社稷令人担忧还请求致仕?

    这话说的自相矛盾。

    而自相矛盾的话语背后谁都能听得清,是威胁。

    只要杨厚照不下令把剩余的七人也惩处了,刘健就要撂挑子不干了。

    刘健的个性向来说得出做得到,其他人怕形式僵化,纷纷挽留,并且请求杨厚照惩处七虎,留下刘健。

    那铺天盖地的气势,真有排山倒海之力,让人心焦又感觉无法招架。

    又是这一大招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往,杨厚照肯定会觉得害怕,他要把内阁大臣逼走了,他做错了,但是昨晚李昭告诉他了,江山是他的,哪有内阁大臣天天跟皇上作对的?

    那江山到底是他的还是刘健的?

    而真的忠臣,岂能让皇上留下骂名,动不动就用致仕来危险皇帝,说到底谁都是为了成就自己,不管别人死活。

    杨厚照对李昭的话深信不疑,而这样的结果,也是他们夫妻预料到的了,早有对策。

    他道:“刘大人要致仕,不是摘了乌纱就行的,按照流程来,写折子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威严站起,大手一挥:“退朝。”

    这次说完退朝二字他不给任何人留有说话的余地,带着仪仗气冲冲就从殿后的入口走了。

    等大臣和司礼监的太监反应过来,高迁站起道:“皇上退朝。”

    李东阳等人忙磕头叫道:“臣恭送皇上。”

    但是其实人早都走了,根本没人会回答他们的话。

    等了一吸,殿上在没有动静,李阳东先站起来,紧接着其他大臣也跟着站起,然后是司礼监诸人。

    等司礼监最后一个太监起身,殿里除了刘健,都打算离去了。

    李阳东走到刘健身边要扶起他,刘健却一耸肩膀,喘着粗气,不说话。

    李阳东劝道:“元辅大人,什么事起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刘健陡然间抬起头看着他:“八虎不除个干净,本官就致仕,谁来附议?”

    周围一阵安静。

    李阳东又回头看向杨宁:“方才为何不附议?”

    杨宁一脸难为之色,道:“元辅大人,皇上发话之后匆匆就走了,也没容许咱们附议啊。”

    真想致仕还怕皇上走?

    刘健脸色气得泛青,明明是这些人不够义气。

    对于刘健想找人认同的心里李阳东可以理解,看着老者跪地那孤立的身影,他于心不忍,再次去扶刘健,道:“元辅大人,皇上没有立即同意您致仕,而是说上折子,这就是有争取的余地,事情到底要不要如此针锋相对,别人要不要附议,咱们起来再议,总能有章程的。”

    而这里是太和殿,不是议事的地方,不然别人都听了去了。

    可刘健还在伤心方才没有一个人附议他的话,身为元辅,他也要拿出威严来让属下知道什么是首领。

    他站起后用冷漠愤怒的眸子将文官这边都打量个遍,然后道:“诸位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杨宁想要跟随,可是方才刘健看他的目光分明比别人更愤怒些,他虽然是次辅,可是也不是刘健的奴隶啊,如果这么跟上去,定然会被人笑话,他想了想没有动,而是看向李阳东。

    李阳东道:“元辅大人正在气头上,让他消消气吧,咱们还是回府衙吧。”

    内阁和六部办公的地方不在一个地方,而李阳东和杨宁虽然是内阁的人,但是还兼顾着六部。

    这个主意好,暂时不要去惹刘健,杨宁连连颔首,后抬手看向众人:“诸位请。”

    李阳东也做着相同动作:“请。”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清宁宫,杨厚照不在,李昭在书房中坐着,她的神色恬静,端着一本书在看,窗外大好的阳光照在她身上,四周有种岁月静好的美感。

    从表面上看,一切如旧,朝廷的风暴好像对她一点没有影响。

    忽然珠帘哗啦一声。

    李昭立即抬起头,秦姑姑走进来看向她,然后一愣,后笑道:“娘娘,您书都拿反了,奴婢刚进来的时候,真以为您在呢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放下书笑道:“在等结果,看不进去,做做样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前面什么消息,万岁爷脱身了吗?”

    秦姑姑走近两步,然后低声道:“脱身了,刘大人当场要致仕,可是万岁爷走得快,旁的大人也没说附议,或者没来得及说,就刘大人一个人孤零零的,他觉得被人孤立了,所以和内阁其他成员发了一通脾气,然后就摔着袖子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眼睛微眯:“真的是摔着袖子走的?”

    “咱们的人看的真真的,千真万确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说完,脸上难得露出得意的笑意,道:“之前就怕满朝文官跟着他一起附议,这下好了,旁人都没说话,就他一个人坚持的话,那就是固执,所以只他一个跟皇上作对,咱们万岁爷就不用管了,张公公也不用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双手放在胸前搓着,仰头看着上方的虚空,神色期待向往。

    李昭总感觉她是一高兴把心里话说出来了,所以她的最后一句对她来说才是重点。

    不过她更在乎的是她的前一句。

    历史上杨厚照被人骂,是因为刘健杨宁许多人都致仕请辞,杨厚照受了赵瑾蛊惑,就同意了这些人的请求,然后重臣纷纷致仕,御使给事中都关进牢房,杨厚照昏君的名头就坐实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则不然,已经祭出了马永成,虽然只有一个人,其实也代表了杨厚照妥协了,聪明人都不会咬着不放,所以如果刘健再要求致仕,不会引起历史上那么大的反响。

    李昭谋划的一切,就是希望杨厚照名声损失小,同时还把权利捏在手。

    已经成功一半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