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章 杨宁有问题
    本来这是锦衣卫的职责,锦衣卫特务遍布各地,线人不计其数,想打听什么事太简单了,恰好赵瑾有锦衣卫的朋友,现在消息都在他手。

    昨晚杨宁家的聚会,谁说了什么,他都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书房里就他们两个人。

    赵瑾看杨厚照高兴,赔笑道:“可不是呢,万岁爷,这话都是有隐喻的,杨大人也不想致仕,可是又怕别人附议他被戳脊梁骨,于是就不停的听别人的意见,而那些人呢,还在看他的意思呢,于是就你问我,我问你,你看我,我看你,谁都不第一个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秀才造反,三年不成,估计就是这么来的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笑的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被赵瑾绘声绘色一学,再次哈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他抬头问着赵瑾:“那你说,他们会成气候吗?”

    赵瑾是个谨慎的人,但是据他多日对杨宁的观察,杨宁贪恋官位,以前跟着刘健是迫不得已,现在小皇帝都给了文官台阶,他就想下了。

    高高在上的内阁首辅之位,多少人穷其一生都求不来,不比什么都好?只要大权在握,还管什么刘健。

    赵瑾自己就是这样的人,他可不相信这些政客能狠下心致仕。

    他语气斩钉截铁道:“奴婢看,除了刘健骑虎难下,谁都不会致仕,就让刘健一个人灰溜溜的走吧。”

    内阁只走刘健一个,这是李昭给杨厚照说的底线。

    也是杨厚照所希望的。

    听了如此回答,杨厚照连日来揣在心里的石头一下子落下去,道:“那再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赵瑾继续赔笑,一般万岁爷一高兴,接下来他这个有功劳的人就能得到赏赐,马上就到了。

    可是杨厚照陡然间脸色一沉,道:“朕想起来个事,昨日和皇后做游戏,玩成语接龙,复习了一个成语,古人云不在其位不谋其政,这些打听消息的事都是锦衣卫的职责,你既不是东厂首领,也不管着锦衣卫,以后不要越俎代庖。”

    “朕现在最不喜欢那些自己手中的事还没干好,就去插手别人的事的人,你的骑兵营,朕说要检验训练成果,可是一查查出来五十匹掉毛马,朕专门给马儿拨了吃豆子的钱,怎么不是换毛的时候还掉毛?你查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这明明是两个成语?

    皇上皇后没事玩这个干什么?

    赵瑾惊的嘴都合不上。

    杨厚照剑眉一立:“怎么,与你无关还是你查不出来?”

    赵瑾慌忙跪下,道:“奴婢这就去查,绝对帮万岁爷把马儿养的胖胖壮壮的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一挥手:“去吧,干好自己的事,真是,越俎代庖”

    接下来还有不满的嘀嘀咕咕声,赵瑾邀功没邀到,反而要挨骂,再不敢听,也不敢再呆下去,灰溜溜的走了。

    赵瑾走后,杨厚照站起来,他左边的书柜旁、靠墙的地方有个夹空。

    他走到那里伸出手:“人走了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李昭笑嘻嘻从里面走出来,手搭在杨厚照手上,然后叫了声万岁爷。

    杨厚照心神一荡,在她鼻子上点了点:“都说了朕什么都不瞒着你,怎么还非要藏起来,你就听,朕看哪个奴才敢不说实话?”

    李昭知道赵瑾近日会有行动,所以他求见的时候就躲起来了。

    倒不是她不敢面对赵瑾,是赵瑾这个人比马永成段位实在高很多,她还不能露馅。

    再者,有多大头戴多大帽子,现在她的头还戴不起后宫乱政的帽子,小心使得万年船嘛。

    不过李昭对杨厚照的坦然相见倒是很感激,她拉着杨厚照到了书案前,转移话题问道:“那万岁爷您觉得杨宁会附议刘健的折子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方才杨厚照就表过态了。

    他道:“这不都是你意料之中的事吗?你说只要交出马永成,文官有了台阶,就不会咬着不放,唯有刘健可能坚持,那就让他致仕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杨宁在看风向,而朕该做的都做了,虽然没把老赵他们怎么样,可朕也训话了,难道杨宁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就都不要了?”

    “朕不信,他们要是不要,那就不要,别以为朕以后还会召回他们,这天下没了谁不转啊?想入阁的人多得是,都是读书的,让他们内阁成员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李昭暗暗点头,听赵瑾的意思,杨宁也是舍不得自己打拼来的一切,他是刘健带进来了,论政治手段,他都不如刘健,论治国之道,也不如李阳东,所以他走了真的不会有人思念。

    但是他真的不会走吗?

    虽然上辈子杨厚照没有祭出马永成,大权被刘健独揽了,但是上辈子杨宁没有碰到这样的选择吗?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是留恋官位的人,最后李阳东没走,还落得骂名,他完全可以不用顾忌信誉,转头回来的,反正挨骂也有伴不是?

    但是没有,他真的致仕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就和他的性格不符,所以真的就如杨厚照想的那么简单,杨宁不会附议?

    李昭表面上信了杨厚照的话,但是心里却留下了大大的疑问。

    杨宁这里的结果,一定不会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而刘健是随便他致仕的,杨宁别跟着走,这才是这盘棋的关键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下午天有点热了,杨厚照要出去玩,李昭找了借口留在宫里,等乾清宫的宫人都走了干净,李昭把秦姑姑叫到卧房里。

    秦姑姑穿着天蓝色的宫装,头上梳个圆髻,别着一支黄色的珠花

    打扮跟以往没什么不同,李昭围着她左转三圈,右转三圈。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她局促的站在那里,忍不住问道:“娘子,奴婢哪里不妥?”

    李昭挑眉道:“你的珠花不是宫里做的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李昭出身市井,宫里的东西还是市面上的东西她分的十分清楚,这花秦姑姑都戴了五天了,是用糕点跟张永换的,没想到五天之后还能被娘娘认出来。

    宫里规矩是不允许私自带东西进宫的,但是有能力的人谁遵守规矩,大家心知肚明的事,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秦姑姑却不敢瞒着李昭,低头认了错。

    这乖巧不甘心的样子,李昭嘴角勾起狡猾的弧度,那么她可要开始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