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一章 打探消息
    李昭捏着下巴打量秦姑姑,然后道:“您最近越来越不中用了啊。”

    她略带感慨的语气,像是调侃,像是玩笑,可是眉心拢着,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责怪。秦姑姑是个十分要强的人,即便是玩笑话也接受不了这个评价。

    她不服气道:“娘娘吩咐奴婢做的什么事没做好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张公公的消息呢?你可是答应我答应的妥妥的,拍着胸脯保证,外面文官那些动向都会让张公公去监视,然后告诉我,现在呢?人家赵瑾把杨宁家的消息都带回来了,张公公呢?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她泄了气道:“奴婢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张公公了,张公公也不跟奴婢汇报啊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那山不过来,我觉得厉害的人,都会过去,你不会去找张公公问。”

    然后眼睛一斜道:“莫非姑姑连这个都问不出,哎呦,看来张公公到底有手段,天天喊着姑姑老宫女,姑姑也不敢惹人家,被人家吃的死死的。”

    她那水灵灵的大眼里满是鄙视和不信任。

    秦姑姑怒发冲冠,她摔着帕子道:“我这就去找他,看到底谁吃谁吃的死死的,奴婢要是问出个什么来,娘娘您到时候怎么做?”

    李昭爽快道:“赢你的二百两银子都还你,我还收回我的话,姑姑是个能人,能压制住南镇抚司指挥使的人,了不起,宫外的珠花也任由姑姑戴,谁敢说个不字,我教训她。”

    声音一转,又笑问道:“那姑姑若是问不出来呢?”

    秦姑姑胸有成竹的冷笑:“问不出来,我就承认我是老宫女,您等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李昭见她出门了,急忙跑到窗下,窗下有罗汉榻,她跪在上面趴在窗口往外看,见秦姑姑大步流星的出门,路上遇到下人问安也不理,那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架势,真是让人喜欢。

    李昭收回目光抿嘴一笑,希望张永的消息,要比赵瑾的更具体一些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张永是兼职南镇抚司的职务,他本身也是后宫十二司的一个主管。

    他的住处在皇宫东北角,离着清宁宫比较远。

    秦姑姑对于后宫轻车熟路,也不叫轿子,自己走路更快,用了一顿饭的功夫,就到了张永的地盘。

    司里小内侍都没什么事,在穿堂的进口说话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到了自己不熟悉的地方,秦姑姑都会有些惧怕。

    但是她现在是清宁宫的掌管,皇后身边第一红人,没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上了一个台阶到了穿堂里,问道:“张公公在吗?”

    五个小内侍看她衣服上肩头的品阶,立即站好了,行礼问安后,排在第一位的内侍道:“公公还没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眼睛一怒,没回来,她回去不是让皇上笑话?

    问道:“去哪了?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去哪了一个小太监哪里敢打听大珰的去处。

    小内侍道:“或许生公公知道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一想,哦,就是张永总带着的那个俊生,张永丢了就是他带人找了一晚上。

    她认识。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带我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小内侍忙道是,就在这时,秦姑姑身后突然传来啧啧啧的声音:“清宁宫的那个宫女,你跑到咱家的地盘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秦姑姑气得转过头,后一想,是宫女,不是老宫女。

    她破怒微笑,道:“公公今日吃了什么?我猜猜,喝了蜂蜜。”

    张永:“”

    说话间,张永已经走近了穿堂,他穿着一身劲装,腰中跨刀,显然是从外面回来的。

    秦姑姑想到来意,又忙道:“张公公,前些日子您带人往清宁宫送了两坛绍兴酒,今日皇后娘娘要用,找不到了,您记得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皇后不怎么饮酒,皇上为了讨好皇后,没有特别的事也不饮酒了,他又什么时候去给清宁宫送过酒?

    张永外面大大咧咧,有时候也很细心,知道这老宫女找她是别的事,点头道:“咱家放在十分隐秘的地方,你找不到,等一下,一会咱家带你去找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在穿堂门口等了一会,张永就出来了,这次他换上了在宫里所穿的内侍服,一身绯红色,穿在他微胖的白嫩身材上,整个人像个年画,威严气少,倒是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他迈着稳重的步子从里面往外走,确实很讨喜。

    秦姑姑以前从没这么细致的打量过张永,心想难怪皇上喜欢这人,皇上就喜欢喜庆的东西。

    张永出来后对秦姑姑叫了声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胖公公直接就往清宁宫方向走,秦姑姑用余光看了一眼身后,司里的内侍没人跟出来张望,她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前面的路分了叉,一个是笔直的宫墙夹道,一边是通往御花园的九曲回廊。

    张永脚步拐向了回廊,并且踩上了面上朱红的地板。

    回廊两边环水,奇花异草丛生,尽头是个八角亭,四周无人,简直就是幽会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秦姑姑上了回廊,发现了四周的美好景致,再看前面的人:“”

    她叫道:“公公,您这是去哪?不是去清宁宫?”

    张永在路中间停下来,用挑衅的目光看着她,问道:“你确定要去清宁宫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她走到张永面前,然后笑了笑:“那也不用在这里说话啊。”

    张永板着脸道:“这个老宫女还挑三拣四,这里很少有人来,说吧,找咱家什么事?”

    还是老宫女。

    秦姑姑立起眼睛。

    张永白了她一眼,道:“不说咱家走了,你可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说完真的掉头的意思,秦姑姑哼道:“站住,我不还没说呢吗?”

    张永眼神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秦姑姑气得白了他一眼,然后低声道:“你的事,近来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内阁的人要收拾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知道结果?”

    “说的不是现在的结果,上些天我告诉你的话你忘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关心我了?”

    秦姑姑被李昭怂恿着,所以就来找张永,她告诉张永他所处的危险境地,让张永留个心眼,言外之意,就是让张永监视有号召力的文官。

    秦姑姑想张永会听她的话的。

    但是感觉话听了,要结果的时候老家伙好像要翻脸不认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