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三章 杨宁要附议
    何氏又一身正义的样子,杨宁也说不过何氏,于是只能气的在原地跺脚。

    何氏见他脸上的青筋都在颤抖,却无话可说,知道他已经焦头烂额,问道:“附议,您到底是同意,还是不同意?”

    杨宁将床上的枕头扔在地上,吼道:“我同意,我同意,附议,这总行了吧!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天一天比一天热了,阳光白灼的无法直视,大地一片炙热,但是宫殿里有冰,还有排风的设备,十分清爽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脚上像是长了轱辘一样的杨厚照都不走了,就大殿里领着内侍玩投壶。

    李昭在旁边看着,忽见帘子处秦姑姑给她打手势。

    此时正是杨厚照背投的时候,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箭矢上,并没有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李昭悄悄从他身侧绕过去,然后到了门里。

    秦姑姑帮她掀了帘子,李昭出去,二人十分默契的走到院子里的长廊下站定。

    李昭先问道:“可是张公公那边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还是娘娘您警醒,不然赵瑾都放弃那边动静了,谁能想到杨大人现在正琢磨了附议刘大人致仕的折子呢?”

    “真的要附议?”

    昨天秦姑姑把从张永那里听来的消息告诉李昭。

    李昭就感觉问题出在杨宁的妻子身上,多少个事实都证明了,做人不要小看女人,女人就更不能小看女人。

    于是她让秦姑姑说服张永继续观察,这一晚上,张永还真探到了杨宁和何氏吵架的那一段。

    杨宁已经答应附议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给了肯定答案之后神色都紧张起来,问道:“娘娘,那咱们做的那些是不是都白做了?最后万岁爷拗不过内阁,还是会让张公公他们走吗?”

    李昭暗暗摇头,杨厚照已经把人留下来,再送走,帝王的尊严往哪里放?

    张永等人已经安全了,最坏的结果就是跟历史上一样,被骂昏君,所以现在的任务是要帮杨厚照争取留个好名声。

    而这个好名声,杨宁如果此次跟着刘健一起致仕,虽然没有历史上那么严重,但逼走两位内阁辅臣,也绝对不是什么好现象。

    李昭拍着秦姑姑的肩膀道:“不是打算附议,还没上折子吗?咱们还有时间攻克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眼神一亮,道:“对了,张公公准备找时机把消息告诉万岁爷呢,咱们万岁爷一定能想出对策的。”

    李昭嘴角抽抽了,这个女人不相信她,竟然相信一个毛头小子?重男轻女了吧?

    她挑眉一笑,大眼中充满鄙夷:“既然你这么相信咱们万岁爷,那咱们先拭目以待可好?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又是成竹在胸,秦姑姑摸着耳朵,思想开始动摇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李昭早早的躲到书房里,她坐在窗前支起耳朵听,外面投壶的声音不见了,她赶紧坐好。

    不一会的功夫,杨厚照大摇大摆的走进来。

    李昭放下书本道:“万岁爷,练习累了?”

    杨厚照挥挥手,然后坐到自己的御案前,后勾勾手指叫道:“小美人,过来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嫣然一笑,一抖拍子道:“哎呦,冤家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玩闹过后,李昭到了杨厚照身侧,杨厚照拉起她的手,仰头看着她道:“方才张永给朕送了一个消息来,你猜怎么着?那个杨宁,竟然打算附议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佯装惊诧道:“之前他不是在犹豫吗?怎么又打算附议了?”

    杨厚照撇撇嘴道:“七尺男儿,中看不中用,是个惧内的主,让女人给拿的死死的,是听他老婆话,打算附议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眉头暗挑,所以咱们万岁爷不惧内?

    李昭话锋一转问道:“那万岁爷怎么看待此事?”

    正说着,秦姑姑挑着帘子进来,端着个茶盘,茶盘上放着两碗新鲜的果汁和一小碟点心。

    这也是李昭和秦姑姑约好的,看杨厚照到底会不会当成大事来看。

    杨厚照接过装着果汁的碧玉杯子,也没在乎秦姑姑在场,回答道:“朕会在意他?附议就附议,他敢附议,朕立即就批红准他走。”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之前的谋划就白费心机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看向李昭,还是娘娘了解万岁爷。

    李昭笑着,心想我还是要把杨厚照劝过来,道:“万岁爷,如果刘健一人致仕,您已经让步,是他刘健不识好歹,但是如果人多起来,咱们会有苦难言,常言道寡不敌众,打架是这样,朝堂上也是这样,一人走是他的问题,许多人走,就算是万岁爷没有问题,外面看到的还是万岁爷的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蹙眉道:“这就奇怪了,阿昭,你之前也说,天下是咱们家,内阁辅臣为了八个奴才大动干戈,是他们不懂事,吃相难看,是想控制朕,朕想通了,朕还看不上他们呢,怎么你还来劝朕再次让步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抬头摸摸自己的脸,有点疼。

    后一笑道:“万岁爷说的好让人心凉,臣妾跟您是一家的,当然是向着呢,是想这件事越早压下去越好,不然剩下的七位公公不也提心吊胆的,还担着骂名。”

    奴才们近来是都不怎么活泼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歪头道:“那你有什么主意,朕总不能给杨宁下诏吧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既然杨宁能受妻子影响,那咱们何不从她妻子或者家人身上下手,让他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问道:“那你说他家人有什么软肋?”

    “查呀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李昭歪头笑盈盈的看着他,但是眸子有点冷。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他道:“朕不是跟你使脸色,你自己想想你方才说的话,不知道杨宁家人的特点,还得查,朕堂堂一国之君,为了挽留一个大臣,还得去查他的家人,做这种小动作,你说他是多大的人才?值得朕这样做,合适吗?”

    少年好看的眸子里写满询问的认真,是从未有过的正经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喃喃道:“万岁爷觉得掉价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一拍桌子:“太掉价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笑道:“阿昭你不用操心了,他要走就走吧,正好朕有个入阁的人选,他走了给好人让地方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