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四 李明瑞要过生日?
    杨厚照胸有成竹的笑意让李昭心下起了疑惑,像是笔直路上的一个路标,看着很近,可是怎么走都不到。

    她以为杨厚照在她的掌控中,可是杨厚照说有入阁的人选。

    历史上这次内阁清场,连杨廷和都没资格进内阁,因为年岁不到,内阁是个论资排辈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是杨厚照的老师,那他要选谁?

    李昭从来没听说杨厚照跟那个大臣走的近,问道:“万岁爷中意谁了?”

    杨厚照眼睛弯弯的,然后抿紧了嘴,笑容十分神秘,后摇摇头,道: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还真不说。

    总之不可能是杨宁,他盼着杨宁走呢。

    李昭用余光一扫,见秦姑姑正在向她投来焦急的目光,是啊,之前的谋划秦姑姑也参与了,如果现在任由杨宁致仕,她俩的付出就都前功尽弃了。

    李昭突然道:“万岁爷,明瑞的生辰是七月初五,明天就是,臣妾能叫他进宫来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心想明瑞是谁?

    李昭蹙眉:“我弟弟,万岁爷忘了?”

    杨厚照暗暗吐了吐舌头,小舅子,他嘁的一声:“朕的小舅子,朕怎么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抬头道:“明日生日,你怎么今天才说?”

    因为是李昭情急之下想出来的生日,李明瑞是七月十三的生日。

    杨厚照显然要放弃杨宁,她不能让自己的心血半途而废,那她就得自己想办法留住杨宁了,办法她已经有了一个,得跟韩澈取得联系,但是相见韩澈,比登天还难,就得有中介人。

    看张永那忠心程度,让他递信的话怕要拿给杨厚照看了,除了张永,旁人更怕露馅,那只有把亲近的人召进宫来传话。

    可是后宫不允许男人进,亲爹都不行,而她亲近的人还都是男的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只有李明瑞这个小孩子了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才说也不晚,他一个小孩子,臣妾就是想他了,明天之前见到都行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心里回忆那个小圆脸的小舅子,然后问道:“他多大了?”

    李昭微微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杨厚照咳嗽一声道:“朕出去一下,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他定然是对李明瑞没怎么上心,但是这些关系户的个人资料,宫里能查道。

    要去做功课了。

    李昭方才只是下意识的逗他玩,人家是每天都要玩的皇帝,那么多项目等着呢,能记住她都不错了,哪里能知道自己弟弟的年纪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他十三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听了又坐回去,然后道:“阿昭,男女七岁不同席,十三已经是成年小伙子了,他进不来后宫。”

    所以亲弟弟,才十三岁也进不来。

    李昭眼中透着失望,是她的现代思想还没转过来弯,总感觉弟弟还是很小很小的孩子,可是在别人眼里,都成年了。

    她道:“那臣妾是不是就不能见到明瑞了?”

    杨厚照用歉意的目光看着她:“不然母后知道肯定又要大闹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你别伤心,朕让内侍选好多礼物送给他,代表咱们二人的心意你说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李昭没出声,想了想,掀着帘子直接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急的要追,秦姑姑心想我家娘娘绝对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,宫中规矩这么订的,她怎么可能怪皇上呢?

    忙道:“万岁爷,奴婢先去看看,娘娘说不定有什么抹不开说的话,不能对万岁爷说呢。”

    这一席话让杨厚照停下了脚步,他挥着手:“快去快去。”

    李昭回了卧房,秦姑姑随后跟进来,见李昭坐在床头看着她,她动动嘴角,问怎么了?

    李昭目光看向门口,然后嘴角向外努了努,那意思是人跟没跟来。

    据秦姑姑的感觉,身后有脚步声,她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李昭立即做正了身子,不再看外面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不让她见李明瑞,就递不出去消息,必须要想办法,她长长的叹了口气,语气极尽哀怨。

    秦姑姑看皇后娘娘戏已经到眼神了,配合着问道:“娘娘,您怎么了?是跟万岁爷生气吗?”

    李昭抹着眼泪,声音哽咽:“万岁爷对本宫这么好,本宫怎么有脸生万岁爷的气呢?就是感叹啊,这嫁到普通人家还有回娘家的时候,能夫妻一起回,可是嫁给皇上,天下最尊贵的人,最是说一不二的人,骨肉亲人,竟然没法相见,姑姑,你说我是命好呢,还是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娘娘母仪天下,当然是命好。”

    “命好弟弟生日不能见弟弟,想来等我爹生日的时候,也是不能见爹了,母仪天下,却不能做个孝顺子女,我愧对祖宗啊”

    长喘一口气后,就呜呜起来。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看着眼泪这么方便的皇后娘娘,秦姑姑在一旁急忙的劝着。

    杨厚照就在卧房隔断后的帷帐后,听着妻子如泣如诉的“控诉”,他痴痴的看着前方的虚空,久久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是啊,他贵为一国之爹,她的妻子是国家的娘,为什么他们身份都这样至高无上,妻子想见家人都不行。

    可是祖宗家法就是这样订的,上面还有个母后随时盯着他们看,他也不能做的太过分啊。

    杨厚照暗暗一攥拳头:不能让妻子开心,这皇帝当了不也是窝囊?

    接着他甩袖而去。

    李昭一边哭着一边竖着耳朵听,感觉没动静了,对秦姑姑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秦姑姑背着门口对她竖起拇指,然后走出门。

    到门口一看,外面的隔间已经没有人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回到卧室,摊摊手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掏出帕子把眼睛擦了擦,然后抿嘴一笑,方才的伤心烦恼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她低声道:“您就不怕万岁爷是被您哭烦了,再也不理您?”

    李昭翻了个傲气的白眼:“才不会,万岁爷是去找赵瑾想办法去了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星斗以它星罗密布的排列方式在天空中闪耀,清宁宫后的栀子花开了,一朵朵洁白如雪,在暗夜中散发着浓郁的香气,风一吹,到了宫殿各处。

    杨厚照躺在床上鼻子动了动:“好香啊。”

    四周无声。

    他又无不感叹的道:“好香啊。”

    四周无声。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