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五章 等着被宠爱,打脸了
    杨厚照身子微侧,捅了捅被窝里的人:“好香啊,朕说好香啊?”

    所以得有人捧臭脚回是啊?

    夜已经深了,到了就寝的时候,李昭白天算计着,杨厚照应该会想办法让她见李明瑞,但是等了一下午,这人从外面回来也没给她惊喜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还是没有惊喜。

    李昭手背放在额头上,不理杨厚照**她,对杨厚照道:“杨大爷,咱们能盖两床被子吗?”

    他们天天都要盖一床被子,为什么要盖两床?

    杨厚照方才还笑嘻嘻的模样,陡然间就立起眉头:“不滴,就一床,谁也不许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往李昭这边靠了靠,大手扣在腰上紧紧的,就不放手了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道:“天越来越热,早上起来出一身汗,您真的要靠的这么近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眯起眼睛道:“前天,昨天,大前个儿,这么长时间了,天天都出汗,你也没说,为什么就今天要分被子睡?别以为朕不知道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蘅远问道:“那我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杨厚照眼珠一转,然后又变得笑嘻嘻的,道:“阿昭,你说朕对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那弯弯的眼睛里光线一闪,透着一股精明劲,今晚还没开始呢,李昭全身心防备起来:“杨大爷,如果说好,怎么样,不好,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你这小没良心的,还用考虑,朕对你多好啊?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小日子过了吧?”

    李昭挑着眉不说话。

    杨厚照笑道:“我们要不要看图画?”

    哦!

    李昭明白了,杨厚照一直想要换个体位,后来有了八虎的事,他就不闹了,也没再提,这是觉得事情过了,所以心情好了,又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李昭眼睛动了动,然后道:“杨大爷,我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都走干净了吗?”杨厚照就要去扒她裤子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道:“不是那个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道:“心堵,气短,两肋胁痛,总觉得有口气出不去,上也上不来,下也下不去,别提多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他忍不住笑:“阿昭,你这病朕听着耳熟,是不是两个月得犯一次,这几天母后可都没找你。”

    李昭还是一脸哀怨的样子:“可不是,那它就犯了,万岁爷您会治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狡黠一笑,点点头:“你等着,朕给你看个宝贝,看完了你的病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按住杨厚照的手道:“万岁爷,掏小龙已经不新鲜了,您最好换个别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眼睛一斜,傲气扬上眉梢,用极其轻蔑的语气问道:“那小老虎你看过吗?”

    “小老虎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小老虎。”

    李昭眼睛一亮:“咱们大老虎下崽子了?我之前怎么没听说,万岁爷你把小老虎养在哪里了?”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他一掀被子,裤子微推,露出他的大宝贝:“这就是小老虎,哈哈哈”

    李昭打死他的心都有了,还不是小龙,换个名就不是东西了?

    李昭翻过身去不看他。

    杨厚照见没引媳妇的兴趣,穿好裤子把李昭拉回来:“还没说完话呢,不许睡觉。”

    李昭满脑子都是阻止杨宁附议的事,哪有心情跟他逗哏,而杨厚照也没有如她期望的那样,给她想辙跟李明瑞见面,她半闭着眼睛不说话。

    她那浓密的睫毛微微上翘,但是一动不动的,透着无精打采之意。

    杨厚照嘴角勾起狡黠的弧度,然后推推李昭:“跟你说话呢,给你看小老虎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昭无奈的抬起眼皮,道:“还不就是小龙,当我不认识它?长了几根头发我都数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听了哈哈大笑,道:“我就喜欢阿昭这虎样,和朕什么荤话都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万岁爷带的好,我可是正经人。”

    李昭说的一本正经,可是两口子谁什么样谁还不知道,他的阿昭俏皮话也可多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忍不住哈哈笑,是那种善意的取笑,李昭脸皮算是厚的,但是也被他笑的有些恼了,道:“那我下次再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一听坏了,忙拉着她的手:“喜欢,喜欢,朕很喜欢,说吧,没事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手一边摸上李昭的脸,他的指头在他眉上轻轻的画着,一笔一笔,那样子极其珍爱,像是在看什么宝贝,然后喃喃道:“真好看,好看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优雅轻柔,像是春风抚耳,李昭舒服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这时杨厚照突然道:“阿昭,你怎么从来不夸朕呢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睁开眼道:“那是因为杨大爷什么都好,也不用夸啊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在她脸上亲一下,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后眼睛一瞪道:“不行,那也得夸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双手摸上杨厚照胸前结实的肌肉,这个皇帝好武,每日骑射,宽肩窄腰,身材十分好。

    那就夸这两个小点点吧。

    她刚要张嘴。

    杨厚照身子一翻,仰头给她看他的小老虎。

    “夸它,小老虎,朕不喜欢龙了,还是老虎英勇,以后它叫小老虎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小老虎在他二人的注视下,慢慢已经挺立,壮硕强大,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的感觉,不过长得真的很丑,怎么夸?下不去嘴。

    李昭趴在杨厚照肩头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杨厚照并不知道李昭是在笑话他,心爱的女人终于开怀大笑了,他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舒展开来,透着畅快,但还是不依不饶道:“笑什么笑,你不夸奖它?”

    后一叹,声音委屈道:“为了取悦你,他每天晚上多辛苦啊。”

    李昭心想辛苦你还乐此不疲,她可不信。

    她问道:“那怎么个辛苦法?”

    杨厚照勾唇一笑,十分狡猾,后在李昭耳边轻声道:“还不辛苦,你看你们家阴暗潮湿,小老虎还要上上下下的努力劳作,难道不辛苦,这还不算,最后都累吐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一边大笑,一边抬手捶着杨厚照的胸口,这家伙怎么这么坏,这是给她讲段子呢。

    可那娇嗔的责怪,根本不重的粉拳,明明就是闺房之类最好的调味品。

    ,精彩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