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七章 出宫也要黏黏糊糊
    不用说,李昭的一身,都是那个富二代给她特意做的,一下午时间,还瞒着她,用心良苦。

    富二代说了,夫妻,就得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还好她个子高点,能穿起来,不然就是个行走的怪物。

    秦姑姑也没好到哪里去,料子和颜色低调些,但是也是混迹市井的二流子穿的。

    别提多不着调了。

    可是能出宫,再不着调也高兴。

    二人对着镜子又傻傻发笑。

    后秦姑姑将梳妆台上的**小帽扣在李昭头上,道:“娘娘,咱们可以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是一定要带秦姑姑的,因为她出宫不是玩,是有任务。

    她点着头道:“到时候记得看我眼色行事。”

    又道:“再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低头打开妆奁,翻到最下面,那是一封书信,写给韩澈的,让韩澈阻止杨宁致仕,韩澈是杨宁的准姑爷啊!

    她无法和韩澈见面,可以让弟弟转交,这就是她这次要见李明瑞的目的。

    李昭将书信折好了放在胸口,左右晃晃,确定掉不出来了,然后拍了拍道:“走,出发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玄武门是皇城的后门,所谓后门,就是没什么特别情况不会开的。

    一辆亮黄色绸布马车缓缓从御道上行过来。

    赶车的内侍穿着天蓝色的直裰,头上戴着方头巾,一副秀才打扮。

    他们身后还跟着几个男人,正常来说能在宫里出现的男人,就是太监,不过穿着短褐,用青布头巾包头,是家丁打扮。

    看门的侍卫叫做乔三郎,这个情况,他遇到过好几次。

    这是皇上“秘密”出行,要微服私访去了。

    皇上就坐在马车里。

    第一次他发现的时候他不懂事,也不认识赶车的巨就是皇上面前的红人赵瑾,还查看了一遍,要不是皇上当时下令不要计较,那小鞋不知道穿了多少双了。

    可能穿小鞋都是轻的,会被革职查办。

    如今乔三郎已经非常有经验了,见赵瑾亮出一个腰牌,他当即一挥旗,对守门郎打了个开门的旗语。

    随后咯吱咯吱,绞盘推动,第三个门洞的大门就开了。

    赵瑾对这个懂事看门侍卫点点头,然后赶着马车带着内侍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后,绞盘反过来推动,大门又合上,乔三郎见一切归于平静,安心的拍拍手。

    到底这皇上出行是偷偷摸摸的,如果被御使知道了,那些人不敢骂皇上,会说他行事不端,阿谀奉承。

    但是只要人走了,他就不会承认是他放走的。

    被乔三郎介绍进来的,一个刚守门七天的小兵,叫做甄志强,他不认得那队马车。

    他正好站在乔三郎身边,问道:“师父为何查都不查就把人放走了?这样做行吗?万一那车里装的是宫里的东西,有人偷东西怎么办?”

    乔三郎拍了他的脑袋一下,低声道:“别惹事,你不认得那赶车的人,他是巨铛赵瑾,那是皇上身边的红人,有他在,那办的都是皇差,你去查看,是想找死吧?”

    甄志强揉着脑袋看着门外,后喃喃道:“那岂不是巨不办皇差,想带什么出去,也能带出去咯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李昭和杨厚照坐在马车的左排座位,秦姑姑在对面倒茶分点心伺候着。

    杨厚照将胳膊搭在李昭肩头,人跟没骨头一样的靠着她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他轻轻推了推这位万岁爷,道:“热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眉心立起,道:“以为出宫了就不用伺候朕了是吧?就搂就搂,就靠在一起,热死也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说完负气的抱紧李昭,胳膊拢着李昭的腰,拢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投降了:“杨大爷随便靠,随便靠,赶紧挨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自己主动坐直了,让杨厚照躺在他肩头。

    杨厚照眉开眼笑,躺了一会,他自己坐直了,拍着肩头道:“你靠在朕身边。”

    真的,夏天的太阳一会就热了,然后两个人还非腻歪在一起,他就不嫌汗臭。

    李昭无法,靠在杨厚照身上,脑袋一歪才发现,跟热比起来,很舒服啊,难怪这小子不嫌热。

    她嘻嘻一笑,满意的长吐一口气。

    就看不过这男男女女天天腻歪在一起的秦姑姑暗暗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李昭想到方才宫门口的见闻,问道:“万岁爷,您出门那守门侍卫看都不看一眼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无所谓道:“他知道,明知道是朕还敢盘问?找死?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们怎么知道是万岁爷出行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赵瑾赶车吗?以前马永成也赶过,不过赵瑾的时候多,所以守门人认得。”

    李昭看着前方虚空的眸子一沉,问道:“那如果哪天赵公公把母后运出去,是不是守门人也会以为是万岁爷,所以不会管?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杨厚照吓了一跳,让李昭坐直了,然后看着她道:“他运母后出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就是打个比方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已经破坏了出门的规则,而那些守门人有了惯性思维,以后赵瑾带什么东西出宫他都不会管,可就算是级别再高的内侍,也不能随便从宫里拿东西出去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漏洞。

    见微知著,可见这个国家的管理漏洞有多大,也可见这个国家民众的思想有多么奴性,凭什么他赵瑾出行就不用盘问呢?都是以人代法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皇权制度闹的,这个问题一定要改,改革制度,不然国家还是会落后的。

    杨厚照还等着呢,李昭继续道:“万一赵公公哪天心血来潮想从宫外带进来个美女诱惑杨大人,是不是那些守门人也不会管?”

    杨厚照恍然大悟的样子,指着李昭的鼻子道:“小心眼,小心眼,我说你怎么那么在乎守门的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顿了下道:“下次朕跟那守门的说一声,让他不管什么人都要盘查。”

    李昭忙不迭的点头,她要的就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接下来杨厚照又道:“今天咱们出宫,一来给明瑞过生日,二来好好放松一下,宫里的事就都不提了,朕给明瑞准备了一个好漂亮的礼物,一会还要送给他,哈哈”

    想到送礼,李昭捂着腮帮子,弟弟不是今天生日,撒一个慌,就要用一百个谎圆,牙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