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章 只能另辟蹊径
    杨厚照无所谓的道:“反正我也不是君子,再说,明瑞是寿星不也去呢吗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真的,说的太有道理了,她真是无力反驳。

    其实李昭很不喜欢做饭,所以这活最后就变成了秦姑姑的,赵瑾那么优秀的太监帮忙烧火。

    李昭领着杨厚照和李明瑞站在厨房的门后说话。

    对于杨厚照今日的粘人表现,李昭早就起了疑心,莫不是这小子知道她有计划,所以才故意耍她?

    反正如果是她知道杨厚照要背着他干什么,她肯定这么干。

    于是说话的时候,李昭突然间问道:“杨大人,您是不喜欢我的家人吗?”

    李明瑞听得脸色一白,愣愣的看着二人,仰着小脸,极其担心的样子,像是吓到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拉着李明瑞的手,然后瞪了李昭一眼:“胡说什么呢?咱们不是一家人,吓坏我小舅子?”

    李明瑞小声道:“姐,姐夫,你俩吵架了?”

    杨厚照呵呵笑着,摸着他的头,动作十分轻柔,又柔声细语道:“我跟你姐可好了从来不吵架。”

    李明儒瞪着眼睛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君无戏言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对李明瑞保证完,拉过来李昭道:“你怎么回事,好不容回来一次,我想咱们一定要亲密的在一起,这样岳父和弟弟才能放心,你怎么突然间问这样的话?想陷害我?让我没面子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竟然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可是杨厚照什么时候这样细心啊?

    他一个宫廷出身的小子,哪里懂得这么多人情世故?

    李昭用疑惑的语气问道:“谁教你的?”

    杨厚照咧嘴一笑,后摇头道:“我自己想的。”

    李昭暗暗呸了一声,一定是赵瑾,破坏她的好事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杨厚照这个粘糕,跟脚星,直到吃完饭,李昭也没找到机会把信交给李明瑞,那就不得不转移注意力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谁都行,给出去就行。

    吃完饭,因为有皇帝在,所以父亲和弟弟还都有些拘束,都坐在厅里不动。

    李昭开始寻找目标,可是不管她说“爹,出来一下”,“明瑞,出来一下”,他相信杨厚照都会说,“我也去”。

    但是可以用激烈的语言让他别跟着,可是会因此而扫了杨厚照的兴,他还会生气,又有些不值得。

    所以她到底该怎么做?

    李昭左右犹豫,这时杨厚照道:“明瑞,姐夫有给你带礼物。”

    说完看向门口:“老赵,可以拿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有送药材和玉石给李成玉当礼物,没有一起拿出来,可见这是压轴的礼物,十分在意。

    李明瑞向往的看向姐姐: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李昭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一看礼物的时候,大家的注意力就会转移,她说不定该有机会递消息。

    这样想,李昭笑道:“我也想看呢,杨大爷一定精心准备的是吧?”

    杨厚照笑的可神秘了:“不说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赵瑾进来,手里捧着一个炕几面那么大的深粉色锦盒。

    进来后问道:“放哪看?”

    李明瑞道:“就放长几上吧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突然道:“屋里看去,屋里看。”

    李昭心头像是卸了几斤重,他们一走,她就能跟父亲交代了,虽然他更信任弟弟而不信任父亲,可是没办法啊。

    杨厚照和李明瑞都站起来,李成玉也跟着站起来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给父亲使眼色。

    李成玉在吃饭的时候跟杨厚照喝了一杯酒,他不胜酒力,人有点晕乎乎的,笑问道:“咋了?你要说什么?我要去看什么礼物呢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不大不小,屋里的人都能听得见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搂着李明瑞肩膀的杨厚照回过头道:“阿昭,你不看吗?你要和岳父说什么?”

    李昭暗暗翻着白眼,她现在什么也不想说了,赶紧站起,并叫着父亲:“走吧,走吧,看礼物去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深粉色的盒子一打来,屋里的气氛像是遇到冰冻一样,陡然间凝结。

    杨厚照却兴奋异常的叫着李明瑞: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能喜欢吗?红袄绿裤子,纨绔子弟标配,灯笼裤。

    李昭自己穿都是因为迫不得已,她可不想让弟弟也被摧残,但是杨厚照真的十分喜欢这套妆扮,不能说不好看,李昭道:“明瑞要上学,先生不会让这么穿的,还是放起来吧?”

    杨厚照失望道:“天下先生都一样,十分古板,那只能放在不上学的时候穿了。”

    李明瑞这时道:“可是能跟姐和姐夫穿一样的衣服,我觉得好开心啊,我想天天穿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哈哈笑道:“喜欢吧?”

    李明瑞把衣服拿起来贴着胸口比量,他笑的腼腆,故而没感觉多惊喜,可是是发自肺腑的喜欢。

    弟弟竟然喜欢?

    喜欢?!

    我天,灯笼裤,他喜欢?怎么养出的审美?

    可是弟弟说是想和她和杨厚照穿一样的,所以弟弟

    杨厚照

    李昭愣了。

    李成玉则在人后,露出难得的满足的笑容。

    杨厚照看李明瑞喜欢,拍着他的头道:“赶明给岳父也做一套,咱们一家四口,穿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李明瑞哈哈大笑:“好!”

    李成玉连连挥手:“我就不用了,我就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看向自己父亲的脸,没什么皱纹,但是鬓角有白发,神色苍老,其实父亲心事很重,所以这个形象,在穿个灯笼裤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杨厚照又隔着人,用讨好的目光看着她,李昭心头发软,像是又蜜汁慢慢渗出来,越来越甜,虽然难看,但是杨厚照所做的一切,都是在对家人好,都是为了她。

    罢了,跟她捣乱也认了吧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转眼间就到了下午,赵瑾都张罗要回宫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李昭的任务还没完成,而家里,杨厚照跟她跟的紧,看来是没戏了。

    李昭透过厅里的窗户往外面一看,太阳光从西边斜过来,地上影子没有到大门口,说明街道的店铺还开着。

    她心生一计,对杨厚照道:“好不容易出来一次,十分难得,杨大爷,我想去看看彪叔他们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那种人是有玩的就不愿意回家,他也好久没出宫了,忙不迭的点头:“走,这就走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