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一章 杨大爷还是要捣乱
    杨厚照心动就会行动,很快就准备启程,跟李成玉和李明瑞辞别,而赵瑾,都已经在门外马车上等着了。

    又到了分别的时候。

    李昭刚来的时候没觉得怎么难过,可是一分开,发现他们一家人三个来月才见了一面,而下次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她拉着弟弟的手看着爹,眼泪不由自主就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李成玉和李明瑞都是爱哭的人,于是瞬间的功夫,呜咽声就就在院子里响起。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他可是为了让媳妇高兴才带媳妇出来的,都哭了,还算什么高兴?

    他赶紧拉着李昭的手道:“走吧走吧,咱们过两天再来。”

    这话李昭就不当真了,她挥着手,跟父亲弟弟依依惜别。

    那两个人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街上小贩的叫卖声充斥耳畔,终于摆脱了伤感的气氛,娘娘庙街到了。

    马车停在街道入口,杨厚照先下了车,听到那种杂乱的声音,他全身心就没有来的高兴,把李昭接下马车。

    她道:“咱们到了,你这次可不许再哭了,不然以后再也不带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如平常一样,语气带着埋怨,李昭知道那是心疼,所以不作数的。

    不过她上车之后就没哭了,好像也没什么好哭的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更是笑道:“知道了,咱们快去见彪叔吧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眼睛陡然间一亮,拉着他的手小跑:“他们一定会吓一跳的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忙活了一天,快要下门了,也没有客人来,彪叔和春生在柜台后整理货物,二人一起弯腰的时候,彪叔眼睛一撇,道:“春生,你头发怎么落下来一缕没梳,呵呵,竟然一天都没发现。”

    春生梳了两个简单的童子髻,听了彪叔的话,他挥手摸了摸,耳朵后果然有一缕长出来,按照俗语,他道:“不是咱们家要来客人吧?”

    彪叔笑道:“咱们家天天来客人才好,不来客人那就毁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一起哈哈笑。

    笑声刚落,忽听门口传来优雅明快的声音:“彪叔,我来了,我来了,快出来接我啊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不算耳熟,但是语气特别熟,春生看了彪叔一眼,彪叔道:“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打开挡板二人出了柜台,到了地中间,门口一暗,并齐的两个人男人,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彪叔一眼就认出来了李昭,大喜过望道:“阿昭?”

    然后上下打量一下,蹙眉道:“怎么穿成这样?”

    杨厚照用微愣的眼神看着李昭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忙迎上彪叔,道:“我回来了,彪叔,你想我没有?”

    后看向春生,一拍他的脑袋:“小子,你哥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春生愣愣的看着前方,整个人石化一般,嘴里喃喃道:“掐我一下,掐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彪叔嫌弃地看着他,道:“这是干什么?你哥回来了,怎么还傻了,小孩子没见识。”

    春生指指李昭,再指指门口的人,后用惊骇的眼神看着彪叔,细声细气道:“皇上,皇后。”

    彪叔见惯了李昭女扮男装,所以很习惯的以为她是来店里帮忙,虽然三个来月没见时间有点长,但是不觉得奇怪,被春生这么一提醒,才反应过来,我天,他家少东家是皇后了呀,皇后怎么还能出宫?

    彪叔嘴里能放下鸡蛋,上上下下指着李昭,神色焦急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还是杨厚照替李昭说明了情况,是他带李昭出来的,是偷着出来的,不能声张。

    彪叔和春生二人明白过来,彪叔道:“那时间很紧吧?来阿昭,叔给你看看这两个月的账本。”

    彪叔是个是非分明的人,又特别诚信忠厚,李昭出嫁李家人就没人会盘账了,他们是合作关系,他总怕这账目不清楚,不想占人家便宜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彪叔啊,我还不信任你吗?先不看了,好不容易回来说说话?”

    彪叔虎着脸道:“不说账目有什么话好说的?我只对钱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杨厚照在一旁转着眼珠想,莫非阿昭不随他爹,随了彪叔了?

    李昭陡然间想起自己的来意,弟弟和父亲指望不上,但是彪叔这么精明,他们又配合默契,她肯定能找到机会把信送出去。

    她笑笑道:“那就看帐,彪叔,账目还在账房里吧?”

    彪叔道:“当然了,不然那能放哪里?”

    楼梯下的就是账房,一个店铺的账房用地,那就属于是重地,闲人免进。

    李昭心想这下杨厚照没办法跟着了吧?

    她高高兴兴的叫着彪叔,回头一看,笑容僵持在脸上。

    她道:“杨大爷,那是账房,账房。”最后那两个字,强调语气极重。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账房怎么了?不是有你的一半吗?你的就是我的,那就是我的,我怎么不能去?”

    李昭微微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彪叔笑的无所谓道:“都是一家人,万大爷要看就看呗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呵呵一笑道:“还是彪叔好,不过是杨大爷,不是万大爷。”

    彪叔:“”

    李昭无可奈何只能领着杨厚照一起进了账房,账房场地很小,只有一个小炕,正对着铺子的地方有个窗,窗下一个账桌子。

    在炕西头那边,墙上定了一个木板架子,有一人多高。

    进了屋,彪叔踩在炕上,直接上架子上拿了两部账本过来。

    李昭哪有心情看账,如果彪叔这里也递不出去消息,她这一天就白出来了。

    李昭见杨厚照老老实实的坐在桌子的东边椅子上,而彪叔就在西边站着,她在中间,灵机一动,眼睛向后挑了挑。

    彪叔蹙眉。

    李昭微微颔首,然后又挑了一眼。

    彪叔眼睛向下看了下,后目光落在账本上。

    李昭暗暗叹口气。

    彪叔见杨厚照看过来,忙笑道:“看帐,看帐。”

    李昭转了身,刚要坐下,这时杨厚照手肘放在桌子上,用天真不容识错的目光看着他二人,后道:“你们方才是不是有私密的话要说,想把我支开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彪叔陪笑着打着圆场,道:“这怎么可能呢?我们没有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