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二章 秦姑姑和韩太太骂街
    杨厚照摇头,一副你们还想骗我的样子:“不对劲,方才我看明白了,阿昭斜着眼睛看我两下,意思是这个人碍事,彪叔眉毛微动,意思是竟然是他?阿昭下巴动了,是承认,然后又斜了我一眼,意思是想办法背着他说,彪叔眼睛向下,是觉得没有办法,思考方法,最后落在账本上,还是先看帐吧,然后阿昭说,看帐看帐,见机行事。”

    彪叔惊讶的合不拢嘴,他和李昭配合多年,一个眼神也知道什么意思,可是杨厚照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李昭想起杨厚照让假扮彪叔的人打手语:“”

    所以这小子可聪明了,一直盯着她呢。

    李昭也不管杨厚照这么做有没有目的,知不知道她的小心机,总之她今天的任务是不可能完成了。

    她本来脾气就不好,一直以来都是装的,这时候装不下去了,把账本放在桌上看着彪叔,再看看杨厚照,道:“你俩看吧,我不看了。”

    彪叔:“”

    李昭开门出去,杨厚照追出来,不知道她为何突然间气馁,感觉也没变脸,他问道:“怎么不看了?”

    还看冒险啊?有个翻译官在,李昭没出声。

    这时彪叔也跟出来了。

    李昭对彪叔道:“天色也不早了,我看看大家就行,还是先回宫吧?”

    然后拉着杨厚照的胳膊道:“咱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是真的在逗李昭玩,所以李昭走到哪里,他就跟到哪里,但是这人还跟彪叔打手势,还想摆脱他,没成功就回宫了,他起了疑心,眼睛微眯,但是有外人在,声音很低道:“阿昭,你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吧?”

    李昭站直了,上下扫了自己一眼,然后张开手臂:“您看,我能瞒着您什么?”

    可也是,就想家出来玩,可能是想单独和亲人说话吧?

    杨厚照这样想,就准备妥协,让李昭和彪叔春生说说私房话,可是李昭没看到他眼睛的委屈,已经迈步出了店里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暮霭红隘,街上金灿灿的被镀了一层光,跟平时比,有些虚幻的感觉,李昭仰头看向天空,因此没有看见,一个老熟人,正在向她的方向走来。

    韩澈已经入了翰林院做编修,三年后历练出来就能分到六部,年纪轻轻的,那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。

    成家立业成家立业,他的业是先立起来了,所以成家也要赶上。

    韩太太跟亲家通了信,打算在八月中旬的时候让两个孩子成亲,基本就定下来了,如今已经是七月,八月说来了就来。

    为了置办婚礼所用的物品,这几天她都没闲着,带着婢女货比三家,免得买到又贵又不好的东西,她可是探花郎的娘亲,不能让人觉得头大好骗。

    今天满载而归,韩太太心情很好,要路过奇玉坊,以前是自己家的店铺,本能的抬眼看,看到一个穿着奇装异服的少年。

    韩太太今日自己也换了新衣服和头面出来,见此情景立即挺直了身板,脸上全是傲然之态,然后对手上不得空闲的婢女道:“金花,看见没,你看现在这些小年轻的,不务正业,好好的人穿的跟灯笼一样,他爹妈怎么能生出这么个玩意,要是我孩子,我直接捏死他,都不会生他的,一看就是没教养。”

    金花本名叫良玉,可是韩太太说了,不喜庆,就非给她换了名字。

    她还是喜欢自己原来的名字,所以一被叫金花,她本能的排斥不想答应,神色木木的,随口道:“太太教出来的大爷,温文尔雅满腹经纶,当然是别人不能比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抬头看向奇玉坊的门口,那人虽然红配绿,特别扎眼,但说实话,不难看,就是有点怪,金花暗想,如果让我穿,我可不敢穿,太多人看了。

    可她的一番话,不用多么谄媚,光那好听的句子,就深入韩太太的心。

    韩太太拧着嘴一笑,道:“妈呀,他们的父母能跟我比吗?我家韩澈,从小就听话,学问也好,那都是我教出来,你看那个玩意,能像是有学问的样子,那就是盲流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一愣:“你看,又出来一个,还俩呢,指不定是什么团伙,这要不是大小伙子,我就得过去说道说道,穿成这样,不带坏别人家孩子?”

    又道:“这官府也是,光天化日之下,穿成这样,也不管管,都站着人位不干人事,等回家跟澈儿说说,让他管管那些人。”

    金花道:“咱家大爷能管这种事吗?”

    韩太太撇嘴道:“妈呀,我儿子那可是探花,现在都入了翰林院了,只要给皇上写个折子,啥都能管。”

    金花还是听喜欢韩澈的人品的,所以就算厌恶韩太太吹嘘韩澈,但是说韩澈官位高,她挺高兴的,笑呵呵的答应着:“咱家大爷可真厉害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离着奇玉坊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韩太太越看这两个“怪物”就越生气,但是人家是男的,她不敢指着人家鼻子骂,于是乎在走近的时候,故意很大声道:“世风日下啊,家里是穷成什么样了,连套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就出来了,如果没有,你别出门啊?”

    李昭和杨厚照要回宫了,站在门口等赵瑾的车呢,秦姑姑就在门侧候着。

    李昭因为有心事,所以情绪低落,杨厚照以为是他惹妻子生气了,所以等着的时在讲故事逗李昭笑,李昭就听着,二人很投入,因此没听到四周的声音。

    秦姑姑耳朵一动,感觉不对,从们旁走出来,指着那过来的妇人:“你说谁呢?”

    韩太太心里有鬼,炸了庙,叉腰道:“说你了说你了?点你名道你姓了?谁说你了?你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她声音尖细,四周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了。

    怎么还有人吵架啊?

    听着这刻薄不讲理的声音,李昭眉毛一挑,把目光从杨厚照脸上转到街道方向。

    她定睛一看,那妇人穿着崭新的大红蟒衣,绸绫质地的,圆领,对襟,衣身遍布团纹的芍药花,显得人很高挑,是这是富贵人家少妇才会有的打扮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