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三章 姨甥相认
    妇人戴着狄髻,金簪遍布,因为太多,走路的时候摇晃的厉害,你会怕她碰一下就有东西从脑袋上掉下来。

    可不管怎么打扮,都掩饰不住她搂在外面的头皮,说明头发都掉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而那鲜红的衣服,显得人比以往更黑。

    实在不合时宜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低头不见抬头见,果真是韩太太,她的“好”二姨。

    杨厚照看着妻子发愣,悄悄的拉着她的袖子道:“不是老韩家那个老婆子?”

    李昭对杨厚照竖起敬佩的手指,记性好,就是那位。

    婢女和二姨吵架?按道理这个架得拉开啊。

    杨厚照却兴奋的拉着李昭的手,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,站到门后,然后低声道:“小心溅一身血,咱们穿的是新衣服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秦姑姑不认得韩太太,韩太太跟她叫板,她回道:“你敢说你没说我家大爷二爷?还说人家,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样,一把年纪,穿的跟妖精一样,黑不溜秋的你土豆子成精了还披红挂绿,你有嘴说别人没那眼睛去照照镜子?”

    老天

    土豆子成精

    也亏这个小贱人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韩太太自打韩澈中榜之后谁人见她不是客客气气?已经好几个月没受过这种气的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女人骂的是她的新衣服,她最喜欢的。

    顿时一佛升天二佛出窍,踮着脚道:“你说谁土豆子成精?你才大灯笼成精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就你,我们是灯笼成精那是时兴,你是什么?赶时兴?老木卡眼的,赶吃屎你都赶不上热乎的,土豆子成精,蝙蝠身上插鸡毛你算个什么鸟,穿什么该你什么事?不光土豆子成精,你还烧火棍成精,哪里都要插一脚,你那么厉害怎么不学穆桂英,哪一阵都拉不下你”

    “老天,鸡毛鸟,好毒的嘴。”韩太太气得语不成句。

    秦姑姑是在宫里成长的,宫里人骂人不带脏字,但是那些性格变异的太监别扭起来比碎嘴的女人还可怕,她挨过骂,也骂过人,就这么学会了一嘴的本领。

    可毕竟宫里能用到的机会不会,从前她地位低,也不怎么敢还嘴。

    如今她背靠大山,多少个侍卫都埋伏在这条街道了,她还怕什么?

    叉腰道:“对,就你,成精的耗子身上插鸡毛,你又算什么鸟?”

    开始是蝙蝠,还算鸟,耗子就真不是鸟了。

    这个贱人骂人好花花。

    韩太太也没少跟人吵过架,但是被人一套一套的骂,对方又年轻嘴又快,还是第一次,她根本接不上。

    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,都对她指指点点,她越来越结巴,最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两眼一翻,就要晕过去。

    秦姑姑呸道:“别跟我装死,看你嘴还贱不贱,自己家坟圈子那点草还没扒净,管别人要埋哪?就是嘴贱”

    天呐,还骂?

    韩太太捂着胸口喊道:“我不行了,我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那边金花扔下手中的东西,忙扶着韩太太:“太太,太太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韩太太撑着身体,指着秦姑姑道:“给我骂她,给我骂她。”

    她后牙槽都咬在一起,可见恨意。

    秦姑姑不怕,又呸了一声:“怕你们啊?凭什么骂我?你有脸吗?你自己嘴贱,过路还说别人坏话,你有理吗你骂我?谁敢骂我,站她们家大门口祖宗十八代给她掘出来,看谁敢不要脸?”

    “太太,我怕祖宗找我。”金花当即就哭了,对韩太太道:“不然咱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韩太太气得脸通红,回手就给金花一巴掌:“没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然后挽起袖子看着秦姑姑:“我要撕烂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撒泼惯了的妇人恼羞成怒,彪叔和春生也早都出来了,见此情景怕秦姑姑一个女子吃亏,彪叔道:“又是这个老虔婆,我也来。”

    春生道:“叔,我也上。”

    二人真是前赴后继,两伙人眼看就要大打出手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杨厚照星眸闪联,语气激动道:“阿昭,压谁?”

    压?

    还压谁?

    赌博呢。

    打架之后的结果有三种,第一种,韩太太赢了,那李昭不能看秦姑姑输吧?

    第二种,秦姑姑赢了,这个李昭倒是乐意看到。

    第三种,两败俱伤,至于打个平手这种她觉得打起来了,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而第二种的后果还有两种,打完就跑,韩太太找不到人负责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,就是跑不掉,韩太太认出来她,然后喊出来,皇后纵凶打人,打的还是自己的亲姨母。

    所以一个都不能压,根本就不能让他们打。

    李昭在韩太太扑过来的时候,她手疾,忙挡在秦姑姑面前,叫了声:“韩太太,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对方的声音柔美但不失干脆,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韩太太抬起来的手举在空中,定睛一看,诧异非凡:“阿昭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和彪叔看李昭出面,都默默回到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李昭对着韩太太眯眯笑着,道:“是我呀,三月不见,您还好吧?”

    韩太太脱口道: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后一瞪眼睛,什么还好,她目光一扫李昭,这红灯笼不就是李昭,那骂她的女子就是李昭一伙的。

    她怒气更盛,道:“好什么好啊?你的人凭什么骂我?”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:“可能凭韩太太您嘴太欠了吧。”

    周围众人:“”

    她嘴欠?这不是还是骂她?可是她不是出来拉架的吗?

    韩太太指着李昭的鼻子:“你这个不忠不孝的东西,你是不是希望我跟人打起来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拍拍嘴道:“吵习惯了,您给我的印象太深,根深蒂固,本能的就觉得怪您,您看,这多尴尬。”

    韩太太扁着嘴道:“你这是劝架还是找茬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真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秦姑姑这时忍不住问道:“二爷,你们认识啊?”

    杨厚照是杨大爷,那李昭女扮男生就是二爷。

    李昭微微颔首:“还挺熟的。”

    韩太太一想是熟人反而不怕了,来了劲,朝着秦姑姑脸上一呸:“我是她亲姨母,你敢骂我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