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五章 气死二姨了
    不过李昭这次可不打算这么饶了韩太太了,她有撑腰的。

    杨厚照最讨厌韩太太这样的哭法,他又不是有什么耐心的人。

    竖起眉头道:“别哭了,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我地”

    “不许哭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我”

    “憋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”

    “喀,太监。”

    韩太太急忙抿紧了嘴呜咽:“呜呜呜呜”

    杨厚照好看的眼睛又一缩:“道不道歉?”在下面做了个手势:“喀!”

    韩太太:“”

    少年竖起来的眉头急怒尽显,韩太太再不敢撒泼,双膝一软跪下来,想到李昭跟韩澈关系好,给她磕了个头:“阿昭,我错了,我错了,你生气可以,千万不要牵扯到澈儿。”

    “澈儿?”杨厚照不知道来了什么气,斜着眼睛看向李昭,他那嘟起的嘴,都透着俏皮。

    李昭抿嘴一笑。

    后又看向韩太太,她其实是个很喜欢报复的人,可现在这个位置,若是和韩太太一般计较,就太掉价了。

    而且地位不平等,报复起来也没有快感。

    继续惩罚她?

    饶了她?

    继续惩罚她?

    还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李昭想叫韩太太起来,但是老婆子骂人骂的竖起来的嘴角,看着就没有什么道歉的诚意,不能亲口赦免她。

    李昭向着秦姑姑一挑眉。

    秦姑姑会意,对韩太太道:“行了,我家大爷二爷只是让你道歉,谁让你跪下了,好像我们欺负你一样,今后管好自己,别学的嘴贱,你并不比别人好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非如何,这女子最后一句话说的在理,周围人拍着巴掌道:“听着就是通情达理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是妇人的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就是后街老韩家的,儿子没中榜之前啊之后啊这人不行”

    有人认得韩太太的,就开始旁若无人的议论起来了。

    韩太太被人揭了老底,羞臊的无地自容,被金华拉起来,买的东西都忘了拿,就要跑。

    李昭看着韩太太那“抱头鼠窜”的狼狈背影,再看地上落下的一堆红纸贴着的包裹,这不是韩太太的性格啊。

    她脑中灵光一闪,忽然想到了韩太太今天的来意韩澈成亲

    她差点笑出声啊,她费劲千辛万苦的想给韩澈递消息,可是韩澈那温软的个性,还不如韩太太管用呢。

    李昭高声道:“二姨?”

    韩太太:“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二姨,你等等。”

    从韩太太变成二姨,韩太太听得毛骨悚然,她转过头泪如泉涌的看着李昭:“阿昭,杀人不过头点地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走到那一脸屈辱的女人面前,李昭笑道:“二姨,你想哪里去了,是不是韩澈要成亲了?”

    从仇人到二姨是为了提韩澈?杨厚照耳朵支楞一下。

    韩太太则用畏惧的目光看着李昭,声音哀求道:“我们现在惹不起你,你不是记仇还要坏了澈儿的婚事吧?人家可是阁老的女儿,您也掂量掂量,你要是记仇的话,那我就告诉你,澈儿不成亲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是三岁孩子?韩澈是不是要成亲了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少女陡然间变得严肃。

    韩太太身子一哆嗦,后道:“是又怎么样,不是又怎么样?我告诉你,可是阁老家的小姐,你别乱来。”

    “阁老?”李昭眼睛瞪大,陡然间上前逼近韩太太,然后冷笑道:“你回去问问韩澈,杨宁要致仕了,再也不是阁老了。”

    韩太太愣愣的看着李昭:“你胡说。”

    李昭低声道:“千真万确,你想啊,现在他是阁老,如果致仕了,他还是个屁啊,呵呵,我的好二姨,你说你千辛万苦就是为了攀高枝,怎么婚还没结,对方就要致仕?”

    “朝廷就是人走茶凉的地方,杨宁一走,你以为谁还认识他?能给韩澈帮助什么?可能还不如我爹呢。”

    韩太太听得嘴唇发白:“你骗我的吧?这样你就解气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可不是解气,想想就觉得痛快,你说到最后倒是把我成就了,是不是韩澈八字不好,有点克妻啊,反正我一跟他退亲,这好运就连轴转,不信你回头看我相公”

    他相公穿着大红灯笼不说穿的,皇上穿什么都是皇帝,相貌英俊地位高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儿子不和李昭退亲,李昭上哪找皇帝当相公,人家现在是皇后了,而儿子的老丈人却啥也不是了。

    韩太太扁扁嘴,哇的一声就哭了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火候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她撇撇嘴道:“行了,你回去吧,准备你的婚事,下次再看到我,嘴可别那么碎了。”

    韩太太哪里还走动的,站在原地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杨厚照没听到李昭对韩太太说什么,但是见此情景,应该是没好话,反正赢了,他竖起指头,只要阿昭出手,韩太太准吃瘪。

    秦姑姑也跟他坐着同样的动作。

    李昭回头看见了:“”

    只有神知道她今天是多么辛苦,可算是递出去消息了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韩太太还哭着,赵瑾赶着车到了,李昭走回杨厚照身旁,然后道:“咱们回家吧?”

    天上夕阳依旧落到屋檐上,如果在不走,天真的就黑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点点头: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叫了秦姑姑上车,当李昭要上车的时候,他突然猫腰在车帘边,低声道:“你想跟彪叔和春生说话吧?今天是没机会了,送行我就不跟你们搀和了。”

    他迎着夕阳,脸都镀上金色,白皙又透明,李昭看得微愣。

    杨厚照有勾唇一笑:“不要爱上我,我已经有媳妇了,而且对我媳妇可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大手撤回,帘子下来,他的身影消失在明红色的锦帘后面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,这小子,总是能在不经意间让她感动,临了了,给她时间跟彪叔说话了。

    可是用处还有吗?

    彪叔和春生在身后摆手,李昭走到彪叔身前,眨了眨眼,其实用处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彪叔心领神会,立即知道有吩咐,于是站直了,李昭用余光看了一眼,马车在前面,杨厚照除非眼睛会拐歪才能看见她,于是她尽量用很小的动作,从怀里拿出那封信。

    虽然布局了韩太太,但是还是交代给韩澈更让她放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