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七章 亲退多了韩澈不愁
    韩太太进了韩澈的屋子,在玄关处就喊:“澈儿啊,澈儿,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书房里传来动静:“娘?您有事啊?”

    韩太太越过第一个客厅,从拉门做的隔断出走过去,这时韩澈正在掌灯,韩太太进来的时候屋子里顿时一亮。

    韩太太看着窗外的红色道:“这才什么时候就点灯,灯油不要钱啊?”

    以前李昭陪韩澈读书的时候跟韩澈说过,读书的时候,宁可花大价钱,也要把灯火点的通明,不要算小账,不然眼睛坏了花多少钱也治不好,那才耽误挣钱。

    母亲和李昭完全是不同的人。

    睹物思人,韩澈没有灭灯,也没有和母亲争执,转移话题道:“娘,您才回来啊?”

    韩太太想到自己的来意。

    她问道:“你刚从衙门里回来吗?”

    韩澈支吾一下,后点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韩澈的书房就和奇玉坊的账房差不多大,只能摆下画案和书案,四壁书柜放的都是书籍,只有书案前一张椅子。

    韩澈道:“娘,您有事先坐下说。”

    他把母亲扶到椅子上坐,然后自己站到书案旁用等待的目光看着母亲。

    儿子这样贴心,这样优秀,韩太太就更难受了。

    道:“澈儿啊,你说你这婚事,怎么这么不尽人意呢。”

    韩澈面无表情,反正不能娶阿昭,确实不尽人意,他以为母亲是来跟自己道歉的,道:“已经过了那么久了,您喜欢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韩太太道:“娘不是喜欢,还不是希望有人能帮帮你吗?”

    韩澈心想我能有今天,都是阿昭引导的好,虽然自己比阿昭年纪大,但是人家就是懂事,怎么做学文也思路清晰,科考之前的准备也是她谋划的。

    可惜母亲根本看不见这些。

    韩澈道:“能帮我的人,已经算了,人还是要靠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。”韩太太道:“娘虽然没有读过书,但是可听过戏,你放眼看看,哪个平头百姓出身的王侯将相,不是因为娶了一个有助力的妻子才起来的?可是你这门亲事不中用了,咱们得退亲了。”

    韩澈眼睛都直了:“又退亲?”

    韩太太被那诧异的目光看得有些心虚,已经给儿子退过一个了,如今这个杨小姐,大户出身,知书达理,儿子肯定不愿意放弃,那得使点手段。

    她摸着眼泪道:“儿啊,娘啊”

    韩澈突然道:“随您便吧,您高兴就行,退吧。”

    韩太太:“”

    是不是太痛快了点?

    儿子那轻飘飘的语气,像是在说别人的事,韩太太反而慌了,抬起头道:“澈儿啊,娘是说退亲,退亲,你都退过一次了,还退?你都二十了,你不着急啊。”

    反正李昭都退了,别人退不退的还有什么关系,不用娶亲才好。

    韩澈哭笑不得:“不是您定的吗?既然一个都退了,那再退一个有什么意外的,退吧,我同意,也别耽误人家,早点说。”

    韩太太:“”

    她心想,儿子那满不在乎的语气一定是赌气,饥荒多了不愁人,虱子多了不咬人,所以亲事退多了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这孩子还真是让人无语。

    韩太太又道:“也不是非退不可,还有余地,娘问你个事,那位杨大人,也就是你有可能是你岳父,咱们要是退亲了,他就不是你岳父了,就那个人,他真的要致仕吗?”

    韩澈:“”

    “娘你分的好清楚啊。”他又道:“听闻有这么回事,您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怎么知道的?哎呦老天爷,就因为知道这件事,她老脸都丢光了。

    韩太太想了想,想了又想,目光闪烁一下。

    韩澈眼前一亮,兴奋道:“娘,您到底是怎么知道的?我没跟您说啊?”

    韩太太欲言又止,后愤愤然道:“我碰见阿昭那个小辣椒了。”

    韩澈好看的桃花眼敛了敛,手紧紧的攥着袖口,神色很是激动的样子,但是他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韩太太蹙眉道:“你怎么不惊讶?她是皇后,你怎么不问问我真的假的,你就不想想,她怎么出宫来的?”

    韩澈在回来的路上碰见彪叔了。

    当时韩太太走后,彪叔也锁了店铺,就在韩澈回家的必经之路堵韩澈,所以信件彪叔已经交给韩澈了,韩澈当然知道李昭出宫了,看样子,还是专门为了找他。

    至于李昭如何出宫来的,彪叔说了,有皇上陪着,那位年轻的皇帝想出宫好像挺有门道的,他那行事做派,能带李昭出来,更不稀奇。

    听母亲提醒,韩澈道:“那是真的吗?她是皇后,怎么出宫的?”

    韩太太:“”

    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,韩太太一挥手,道:“不提这个,听你的意思,杨宁致仕还没定下来呢?皇上没批啊?”

    内阁弹劾八虎的事韩澈没有参与,因为他人微言轻。

    所以杨宁要致仕也没跟他商量。

    不过是刘健在拉拢人,杨宁那边一放出消息,他的同僚就会传,所以现在也只是传言,刘健还在等着更多人,他的折子都没上,杨宁是准备附议的,所以皇上还没接到折子,怎么可能批准。

    韩澈道:“只有苗头,听说是杨夫人逼着杨大人附议,最后怎么定,还得看杨大人自己,儿子也没问啊。”

    韩太太那边炸了,高声道:“什么?是杨夫人逼着杨大人附议?真的?”

    韩澈微微摇头:“人家的事,可能真。”也可能不真,外人如何知道?

    韩太太却已经气得七窍生烟,道:“哪有这样的败家老娘们,我一直以为他们是读书人家,都聪明着呢,咋还逼自己的爷们致仕,不当官了?到时候谁养她?她怎么出门见人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气,嘴停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韩澈:“”

    他忙叫道:“娘,娘,您到底问这些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韩太太使劲的舒着气,才能让人自己不那么激动,她顿了一下,然后长吐一口气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韩澈:“”

    韩太太后焦急道:“你说干什么?杨宁要是致仕,咱们还跟他家连什么亲,直接就退亲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