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九章 杨家内部矛盾
    “真是好母亲,天下竟然有这样的母亲,盼着我被退亲,然后她就能得好了。”

    少女说着,将身前的枕头往地上一扔,麦麸装满的枕头,在地上弹了一下,可见她扔时的力道之大。

    女孩看着少女吊起来的凤眼,还有那气得通红的脸颊,忙道:“小姐,可是大人不同意,您还是会嫁给姑爷的。”

    所以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杨宁的独生女儿,杨婉莹。

    杨婉莹今年一十九岁,年纪很大了,一直没定亲,不是父母不给她订,是一般人她都看不上。

    达官贵人的子弟,多有骄奢淫逸的毛病。

    不是读书人那就更不用考虑了。

    而读书人,谁能有父亲的成就?所以非进士她是不会嫁的。

    可是进士不好考,有人中进士的时候都四五十岁了,那都是老头子,她总不能嫁吧。

    于是她等啊等啊,终于在今年杏榜前,让她看到一个年岁相当的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不光年岁相当学问好,而且相貌是她没见过的好看。

    那一双含笑的桃花眼,里面像是有一泓泉水,不说话,就那么看你一眼,就能让人心神荡漾。

    他像是天上掉下来的人,就肯定是她的夫君。

    杨琬滢之后经过多方打听,知道了那人叫做韩澈,有未婚妻,但是还没成亲。

    没成亲就好啊,成亲了她可能只能做续弦和小了,没成亲正好,凭着父亲的威名,一个寒门进士,一定会退亲娶她的。

    于是她让父亲去找媒婆找韩家说亲,媒婆一到,韩太太甚至比她还心急的跟原来的女子退了亲。

    一切都那么顺利,八月份她都要嫁人了。

    却出了父亲要致仕这个岔子。

    她深怕父亲会连累她的婚事,所以这几天一直盯着那边动静。

    果然父母意见不合。

    给杨琬滢汇报书房那边情况的女孩叫做如燕,是杨琬滢的贴身婢女。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杨琬滢道:“可是怕父亲拗不过母亲,母亲向来霸道。”

    如燕摇头道:“这次奴婢看未必,方才夫人嫌弃韩太太,说韩太太韩太太粗鲁,捧高踩低,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,不是好亲”

    王婉莹插嘴道:“她若是不捧高踩低,韩澈能和原来的表妹退亲?能轮到我?她本来就捧高踩低,而我就说喜欢她彭高踩低,爹是阁老,只要爹不致仕,她再捧高踩低也踩不到我头上,她只能捧我。”

    如燕道:“大人好像也是这个意思,说咱们杨家,还不怕一个小门小户给欺负了,多给您准备些嫁妆就是了,那韩太太喜欢钱财。”

    杨琬滢点头,又问道:“所以母亲又舍不得了?”

    “她就是喜欢她那三个儿子,我好像都不是她亲生的。”

    夫人对自家小姐管的很严,是不如别的母亲慈祥,但也不能说是不好,所以这话如燕不敢接。

    她接着道:“夫人就急了,对大人说,她自幼请女先生让您读书,让你恪守礼节,让你懂为女为妻之道,都是为了让您找个好人家,非嫁韩家,非要找个这样的婆母,好像您嫁不出去一样?”

    她都十九了,不嫁韩澈,当然就嫁不出去了。

    杨琬滢那凤眼微蹙,十分威严,道:“好像她帮我找的那些人家就好一样,我就要嫁给韩澈。”

    “这亲,坚决不退。”

    如燕道:“大人也是这样说的,退亲会影响您的闺誉,坚决不退,所以奴婢想,大人肯定能说服夫人,小姐您不会被退亲的。”

    杨琬滢转念一想:“那首辅大人那边,父亲怎么交代?这个问题父亲不和母亲交代好,母亲是不会放过父亲的。”

    如燕低声道:“这个奴婢还没听到,怕被二位发现了,就回来了,现在应该正在说吧,总之大人很坚持,夫唱妇随,夫人会听大人的话的。”

    闺训中,晚上做女儿的又不能去父母的房间,杨琬滢无法参与道书房那边去,心急如焚,咬着牙齿道:“也只能看父亲的了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书房中,关于女儿的婚事,杨宁已经将妻子说的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最后他表明立场:“亲不能退,八月完婚。”

    还要和那样的人家做亲家,吴氏脸色微变,后道:“那老爷也真的不附议了?”

    杨宁蹙眉不答,但是那和杨婉莹一样的凤眼中,透着冷漠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是下定决心了,就是不致仕,不附议。

    方才在桌子前的提笔,都是装模作样的。

    何氏有种被人耍戏的屈辱感觉,但她再说什么人家也都不会听了,她冷笑道:“人家刘大人把折子交给你,明日打开一看,没你的名字,你到时候怎么面对人家?自己想吧,丢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杨宁用眼睛盯着妻子的背影,它消失在门后的夜色中,杨宁冷冷一笑,将手里的折子又打开看看:“我丢人,到时候看谁丢人吧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清晨第一缕晨曦照在会极门上,将那暗红色的着重镀上一层才亮的光辉,暗红一瞬间鲜红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,门就开了。

    因为今日要早朝,时辰到了,会极门一开,昨晚没有上夜的官员,就都要从这里进宫,去往太和殿。

    刘建昨晚又在内阁值夜了,所以他是在会极门里的。

    没等门开的时候,他就在门口等着了。

    至于等什么,文官都知道,他要致仕,今天会递折子跟皇上。

    看小皇帝近日来对刘建的冷淡,刘建在这时候递折子,他应该会批准的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附议的人多,那就成了大事,小皇帝就算想批准,也得掂量掂量。

    所以刘建是留是走,已经由不得刘建,也不在皇上,在众多文官身上,在重臣身上,在分量最重的内阁身上。

    内阁谁会跟着他附议?

    李阳东一直没表态,其他两个跟风,就看杨宁的了。

    而其实满朝文武,关键也确实在杨宁身上,所以刘建等的就是杨宁。

    小皇帝的早朝很有意思,他嫌麻烦,所以人不多,三品一下的他都不见。

    而三品从三品,满朝来找,也就二十多个。

    门开了,官员寥寥无几,刘健没看到杨宁,到看到了自己的学生崔静业。

    崔静业叫了声“元辅大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