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章 早朝致仕
    刘健颔首示意,崔静业看左右人不多,上前一步低声道:“老师,今日要递折子吗?”

    “要递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”

    刘健抬起手,后摇摇头:“已经不得不递了。”

    过去了太多时间,保“虎”一党现在都有人说他是不想致仕,准备不了了之,所以必须得递。

    刘健说完,又问道:“折子在杨宁手上?”

    刘健要致仕的折子,当然得刘健自己递,但是折子现在不在他手上,因为有人附议要用。

    崔静业道:“杨大人负责联络其他人,在他那里呢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杨宁和李阳东的声音就从门口传过来:“元辅大人早。”

    二人都是恭恭敬敬的。

    刘健抬起一看,杨宁就在第一个,人又少,他纤瘦的身影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他对李阳东示意下,然后目光灼灼看向杨宁:“过来了?”

    杨宁手摸向袖口,刘建摆摆手道:“里面说吧。”

    杨宁迈出步子,而其他人都是宦海浮沉的精英,谁都能看出来,刘建想和杨宁单独说话,于是众人的步子就都迈的小些,就是崔静业都没有跟上去。

    很快,刘建和杨宁把众人拉了十步之遥。

    刘建伸出手道:“折子呢?”

    看着那瘦骨嶙峋的大手,杨宁就很懂事的道:“卑职附议了,然后又传给了十个人,收上来一看,比卑职传的还多,足足二七十个文官附议,皇上得掂量掂量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从袖口中找了找,拿出一个折子给刘健。

    刘健兴奋的拿过来,刚要翻看,杨宁道:“您不放心就看看,看看是不是二十七个。”

    刘建个性以刚直耿直著称,杨宁都这样说,如果真的翻看,就好像是不相信杨宁一样。

    刘健十分要面子。

    笑道:“咱们共事多年,我怎么会不信任你呢?走吧,时辰到了,去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杨宁严肃的点着头:“去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上朝的主要事情就是议事。

    如何议事?流程是通政司把文官的折子收上来,然后交给内阁,内阁重新誊抄之后写下应对意见,再交给司礼监,司礼监的太监要在早朝之前把今天要议论的事情讲给皇上听

    也就是早朝的议事,其实各方在之前就知道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然后拿到早朝上再听取其他方面意见,大型讨论,最后由着皇上给出结论,当然,也有不给的。

    反正大概就是这样,所以在上朝前,司礼监的太监会候着等皇上来。

    太和殿正殿旁的耳房,此时高迁王岳八人都在,都在等皇上呢。

    可是时辰都到了,人还没来,孝宗的时候,很早就会来听议的什么事。

    不过八人中除了王岳,都十分有耐心,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喝茶,毕竟皇上平时都是不上朝的,今日能说上朝,已经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还管什么迟不迟到?

    王岳在门口走来走去,高迁用同情的目光劝道:“你还是歇一歇吧,万岁爷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官员都到了,快了也没时间听事儿了,还能有多快?”

    王岳不服气的话音刚落,就听门外有内侍道:“皇上驾到。”

    来了。

    屋里的人谁也不敢再出声,全部就近伏在地上,口称:“吾皇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因为王岳就在门口,杨厚照一进来便看见他,他道:“你很急啊,皇上不急急死太监说的就是你吧,本来都不愿意让你在司礼监,你还不知醒悟,又要背后说朕的坏话。”

    就因为递折子和非要铲除八虎,杨厚照已经彻底厌恶了王岳,甚至第一次正面这件事的时候,他都没让王岳参与,是后来高迁求情,王岳才又能在司礼监议事的。

    此时被骂,王岳低着头,可是从那通红的耳根处可以看出来,他十分恼怒,心有不服。

    杨厚照懒得理他,道:“本来朕今日心情很好,都让你给破坏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看向高迁:“上朝。”

    皇上上朝要从连接宝座的台基上直接过去,不是走殿下,而这个耳房,正好是通往宝座的必经之路。

    上朝议事,高迁要跟跟着,得了吩咐,他低头称是,后躬身让出一条路。

    杨厚照对着王岳一甩袖子,然后才迈开他行走如风的步子。

    很快上了台基,高迁不突兀但是十分醒耳的声音跟着响起:“上朝。”

    文武百官立即跪了一地。

    杨厚照看着左边为首的那个人,嘴角不由得竖起,今日为何高兴?因为这个刘健,他就要走了。

    官员们已经行过大礼了,杨厚照坐在龙椅上,用意味深长的语气道:“各位爱卿有什么大事议啊?”

    殿下诸人都看向高迁。

    高迁垂了垂眼皮,众人就明白了,皇上是真不知道。

    兵部尚书刘大夏递过一个折子,是关于广西那边军事的折子,见皇上不知,他刚要开口,刘健上前一步道:“臣有事要奏。”

    他首辅要做的是,怎么可能让别人抢先呢?

    杨厚照剑眉暗挑,道:“刘爱卿有何事要奏?”

    本来他想出言讥讽这个老头子几句的,为什么喊着致仕,这么多天还不递奏折,可是又忍住了,都要致仕的老头,皇帝再出言讥讽,让人说起来他这个皇帝不容人,显得多小气。

    他可是大气的很。

    刘健听不出皇上语气中的喜怒,但是他没有向以往一样觉得忐忑。

    二十七个人跟他一起致仕,小皇帝敢批准吗?

    刘健胸有成竹,但是脸上却不显示,他还是一腔愤慨道:“臣请求万岁爷严惩赵瑾,马永成,谷大用”七个人名都点了,免得说八虎皇上钻空子,就推出一个。

    所以是八个人都要处置。

    杨厚照语气不咸不淡道:“真的要严惩?”

    刘健道:“一定要严惩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嘁了一声:“说你胖你还喘上了,他们七个没有过错,无法可依,朕不能以权代法,不批。”

    他还不能以权代法?他走的后门少吗?

    他还是皇帝呢。

    再说,不批为何强调的问一句,耍戏人呢?

    刘健心底的怒意被激,厉声道:“若是皇上还要行袒护之情,老臣请求致仕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