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一章 刘健杨宁撕破脸
    杨厚照问道:“你真的要致仕?”

    刘健道:“不惩治八人,臣无法统领百官。”

    他的神色和语言都十分坚决,杨厚照沉吟一下道:“上次朕就说了,致仕要有流程,你不能你说脱掉乌纱就致仕,折子写了吗?”

    刘健从袖子里拿出折子,道:“臣等二十八人,请求皇上严惩赵瑾等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腰弯下去,同时双手擎着奏折,将奏折举高,这是要呈上的意思。

    殿里在这时有一种二十几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杨厚照语气意外:“二十八人?”

    那张永怎么告诉他,杨宁没有附议,只有崔静业一个人跟着呢。

    小皇帝眼眶微缩,好看眸子中闪出一道凶光,站在刘健身旁的杨宁眉头几不可查的蹙了一下,后忙低下头谁也不看。

    刘健看不到杨宁的表情,面对皇上的畏色,他沧桑的脸上显出了胸有成竹的淡定。

    又耸了下折子,道:“请皇上恩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心想我看看都有哪二十八人,他怎么就不信呢?对高迁使了个眼色:“呈上来。”

    高迁下了侧面台阶,把刘健的折子拿到手,然后交给杨厚照。

    “二十八人?”杨厚照言语中仍然透着不信,后刷的一下抖开折子:“二”

    那字迹透着傲然的“草书”之后,只有两个名字。

    杨厚照哈哈大笑,后一想,刘健不知道是怎么搞的,竟然说是二十八,老糊涂了吧?

    其中必有蹊跷。

    他忙收了笑,抿着嘴,然后收了折子看向刘健:“你真的要致仕?”

    竟然还说方才的问话,刘健被小皇帝方才那幸灾乐祸的笑声给惊到了,怎么感觉不是那么回事?

    他支吾一下,可是大话都说出去了,此时也不能收回,心思定了定,肃然道:“是,请皇上御批。”

    他说御批二字的时候,语气咬的特别重,像是赌气时的豁出去了,也像是威胁。

    可是他已经六十岁,精神头不足,那略微浑浊的眼里,再没有当年的震慑力和气势。

    杨厚照看得心头一软,到底是个老人啊。

    他收回取笑之心,郑重道:“朕准了,但是你再看看你这折子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将折子递给高迁,道:“盖了印后还给刘大人。”

    正好只有两个人,赶紧盖印,虽然他有点同情刘健,但是不能忘了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刘健不懂的看着小皇帝,折子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杨厚照接下来一抬手:“退朝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就只是出来刘健的,所以什么大事?不管。

    小皇帝不由别人说话就走了,他的步子稳健也快如风,正是年轻活泼的时候,估计狗撵都撵不上。

    最开始可是刘大夏要议事的。

    看着那金灿灿的背影,刘大夏失望的垂下头,看着手上的奏折,最后瑶瑶头。

    而皇帝都走了,其他人也可以散了。

    高迁不忘皇上的吩咐,将批准了的奏折交给刘健,后用惋惜的目光看着刘健道:“您老保重。”

    离开的时候他身为内侍不能去送行,当然得说一声保重。

    刘健接着折子竖起眉头,什么他就保重了?

    他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皇上说盖印,真的就同意了?

    可是有二十八个人附议呢,都同意?

    刘健心中有种被人背叛的预感,他急于想知道折子里的内容,又怕见到,这种矛盾心理,让他颤着双手打开折子。

    翻到最后,自己和弟子两个人孤零零的名字赫然在目,就再没有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可是杨宁信誓旦旦对他说,有二十八个人,他的一切都交给杨宁了,他甚至怕被杨宁觉得不信任,所以都没有当场打开看。

    而杨宁对他做了什么?

    对,就是杨宁搞的鬼。

    刘健合上折子猛然间一回头:“杨宁,老匹夫。”

    杨宁没想到皇上会将折子还给刘建,来这一手,害苦了他。

    就怕刘健当场骂他,他都已经跑了,可是时间太短,他才跑到殿门口,刘健的声音粗犷高亢,满是愤怒,震得殿里都有回音,他想当做听不见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杨宁慢慢收住脚步,后回头道:“刘大人,何故出口伤人?”

    刘健指着他:“不想附议就不附议,为何还要诓骗与我?”

    杨宁一脸懵懂的样子:“我不知道刘大人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见刘健怒发冲冠张大了嘴,接下来就是要和他对峙的样子,而方才在殿里的人,还都没撤呢,都用不解或者诧异的目光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所以如果刘健要是说出来,他就会身败名裂了。

    杨宁想到此处,陡然间提高了声音道:“刘大人,皇上已经秉公处理,你自己要与皇上争权,可我等食君之禄忠君之事,你虽然是元辅,为何要一直逼迫我呢?”

    他这样一说,就好像他的愤怒,不是因为他在奏折上做了手脚,而是他逼他致仕。

    刘健有口难言,踮着脚指着杨宁,脸憋得通红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杨宁拱着手,匆匆道:“您就此卸任,卑职祝您体态安康,您好好养身子吧,保重。”

    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形式已经十分明显,刘健肯定是卸任了,要告老还乡,那么论资排辈,杨宁就是首辅了,别看都是三品大员,但是官场上,见风使舵的人多了去了,有一半的人看杨宁走了,急忙就跟出去。

    最后殿里就剩下十几个人。

    刘健一直憋得说不出来话,样子摇摇欲坠,高迁和李阳东都没走,扶着他,高迁道:“刘大人,不然召太医来?”

    招什么太医,他身体健朗的很,他还要再做首辅二十年,要把持王朝的走向,要把国家建设成他心中想要的那个样子,国泰民安,没有一点乱事。

    现在任务还没完成,他还能活很久,召什么太医。

    刘健拨开高迁和李阳东,看着前方的地面道:“小人啊,小人!”可是他的一切机会,都给小人给破坏了。

    杨宁那个小人,真小人。

    刘健陡然间高声道:“杨宁小人!”说完砰的一声,就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,刘大人”

    高迁最先一个蹲下,探了鼻息:“还有气。”

    又对其他人道:“得赶紧请旨找太医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