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二章 杨厚照第一次怀疑李昭
    乾清宫的书房,薛立斋站在地中央,对着宝座上的人道:“是急怒攻心,消消气就没事了,刘大人别看身子板不厚,但是别说,底子很好,只是有些伤肺,微臣已经帮他开了药,让他调理修养了。”

    刘健在大殿上晕倒,这件事不能不管,正好他值班,朝廷就派他给刘健诊治了。

    诊治完毕,皇上要过问,此时正在回话。

    宝座上坐的当然就是杨厚照。

    这太医他认得,笑道:“你够可以啊,急怒攻心,你给人家治上肺了,对了,你是怎么看出来人有没有病的?”

    说到自己的老本行,薛立斋眼睛都亮起。

    道:“这个说来有很多方法”

    杨厚照打断他道:“举个例子。”

    薛立斋道:“就比如说刘大人的肺病,肺乃娇脏,司呼吸,朝白脉,主治节;在体合皮,其华在毛,在窍为鼻,在志为忧,在液为涕,这么一看,刘大人的病证,不用把脉,也能看个一二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“说人话,朕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薛立斋笑呵呵道:“您看刘大人的胡子,胡子稀稀疏疏,但不是天生的,他眼睛浑浊,迎风流泪,皮肤坑坑洼洼,是气门堵了,废弃排不出,所以在体合皮,其华在毛,开窍为鼻,在志为忧,在液为泪嘛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一脸好奇:“还有别的吗?这是肺,那人不就那几个东西?岂不是这么背背就可以行医了。”

    薛立斋抬起手道:“那还不行,这只是诊断的其中一个借鉴。

    木火土金水,心肝脾胃肺,五脏对应五行,那还有五行相克的时候呢,如果是木克土的病,其实是心的问题,但是会表现在脾症上,还有五行相生再者,这都是七情内伤的病。

    病还要分外感六淫引起的外因病,跌打损伤,中毒,金创等既不内,也不外这虚症啊,有阴虚,阳虚,阴阳两虚”

    他接着就侃侃而谈起来了,杨厚照则听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张永和高迁:“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也在旁边伺候万岁爷,高迁是忙刘健那头,张永是因为杨厚照得到了消息,所以从内宫来的。

    二人看着这位好老师和这位好学生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不是说好了问刘健的伤势吗?

    人家虽然致仕了,但是为朝廷做过贡献,要送回老家养老,还得发钱给地,所以病了得关心,尤其是现在还没走呢。

    而且刘健是首辅,致仕后谁来替位,谁又会入阁?

    事情多着呢,哪个都比学医重要。

    高迁忍不住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但是二位毫无感应,继续一个讲,一个问或者听。

    然而宫里人都知道小皇上不爱扫兴,高迁不敢出声打扰,这怎么办?就让皇上改行当郎中去?

    张永突然道:“万岁爷,奴婢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他在杨厚照身侧,杨厚照回头看他:“听不懂认真听啊,一次听不懂,那说三遍你总能听懂了,怎么那么不上进呢?”

    这是先生说他的话吧?有这劲头,什么国家大事处理不了?

    高迁:“”

    小皇上好像还能掰过来。

    张永粗声粗气道:“是奴婢不感兴趣,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他和杨厚照关系好,可能内侍中,也只有他敢这么跟皇上说话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挥手道:“那你下去吧,不然耳朵遭罪。”

    张永道:“可是奴婢还挺想学的。”

    听不懂还想学,杨厚照用眼睛不解的看着张永: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薛立斋这时道:“如果真的想学,微臣倒是可以多给张公公讲几遍。”

    张永眼睛一斜他,有种寒光一闪即使,然后对杨厚照道:“万岁爷,奴婢觉得薛大人这个提议很好,那奴婢总不好在御前学,您把薛大人借给奴婢几天可好,奴婢请他家里学去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好啊,你这么好学,那你借走吧。”

    张永听了立即走出书案,拉着薛立斋就要走,薛立斋一个太医,哪里有他骁勇,被拽的踉跄,回头大喊:“万岁爷,微臣还没讲完呢。”

    是啊,他正在给自己讲课,然后奴才要借,分明是托辞,是想把薛立斋哄走。

    杨厚照很快明白了张永的用意,他一笑,没有责怪,对着张永道:“你留下,其他人都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张永立即站定,放开薛立斋。

    薛立斋还神色懵懂中,被高迁拉着衣袖出去了。

    人都走后,杨厚照竖起眉头看着张永:“好你个狗奴才,敢跟朕耍心机了,有话竟然不直说,说吧,想对朕说什么?”

    张永把人哄走,不就是想让他听正经话吗?那说什么。

    张永走回到御案前,道:“臣也是迫不得已,不然那太医自己也不会走的,您没发现他有点傻吗?学习学的。”说着,指指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杨厚照点头,后道:“那你要对朕说什么?”

    张永神色郑重起来:“万岁爷,您不觉得刘大人病的蹊跷吗?薛太医说刘大人是急怒攻心,可是您批他折子,起码应该在他意料之中吧,而且也不是当时晕倒的,奴婢倒是听说,是在和杨大人吵完架之后晕倒的,万岁爷,所以刘大人跟杨大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,您都不好奇吗?”

    一般内侍都很聪明,像赵瑾,关于政事,不问他都不说,就因为他们还不说司礼监的太监。

    但是张永不同,他一发现那个大臣可疑,甚至是不好的性格,就会跟杨厚照说。

    所以杨厚照格外喜欢他。

    杨厚照眼睛一转,道:“朕感觉朕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张永愣道:“您知道?”

    杨厚照撇嘴道:“不过没有证据,朕可是不会随便诬陷人的,不告诉你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再者说,刘健已经致仕,致仕的事就结了,就算不结,大臣直接关系不好,那正和他的心思,如果关系好了,他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二人有没有矛盾还重要吗?

    不重要,翻篇了。

    张永暗暗的翻白眼。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提起杨宁,朕又想起一件事,杨宁为什么出尔反尔,你说是因为儿女婚事,可是他的儿女婚事,朕怎么感觉是在街上定下的,太巧了,阿昭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