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五章 两个都是高人
    杨厚照又道:“场子热了,阿昭就该问正事了,比如,万岁爷今天都干什么,然后朕说刘健的事,她会顺着杆往上爬,然后说她想说的话,说她看重的人,然后还有理有据,让朕信服。”

    “天,这个李昭,原来她一直这样利用朕的,哼,这次抓她现原形。”

    张永目光看向地面,知道皇上在说什么了,天,是不是接下来皇后就要失宠了?

    张永还记得,他在大门口睡着的时候,是那个平易近人的皇后,怕他冻到,所以叫他起来,当时他就想,要尽自己所能,维护皇后。

    但是前提是别人欺负皇后,现在是皇上,皇上才是他要效忠的人。

    那怎么办呢?

    清宁宫到了,张永看着杨厚照下轿,刻意整理衣服和表情,心想,我能提醒的时候,提醒一下吧。

    秦姑姑打探到万岁爷到了大门口,忙跑回来禀告。

    李昭将史记放正,然后坐好了,张口无声的读着,不一会的功夫,杨厚照就找到书房来,秦姑姑打起帘子,杨厚照进来道:“阿昭,又看书呢?”

    李昭放下书本,站起道:“万岁爷回来了?”

    张永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万岁爷猜到了第一步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走近李昭,道:“你都忙什么了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能忙什么?万岁爷出去这么久,累不累?渴不渴,饿不饿?”

    说完叫着秦姑姑:“给万岁爷泡茶来。”

    张永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心想好想给万岁爷跪下。

    接下来可就要第三步了,也到了关键的时刻,小狐狸就要露出尾巴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注视着李昭,笑容温和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万岁爷要不要坐下来说话?”

    虽然没有正式问,但是已经差不多了,坐下来说话,说什么?会说前朝正事,大概要问选谁入阁。

    杨厚照脸上还是保持着和煦的笑,道:“你陪着朕坐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眼里有一抹精光闪现,而他不是擅长做姿态的人,李昭捕捉到了,心也跟着提起,点头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帝后二人坐到御案前,随后秦姑姑端着点心也上来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拈着一块放在嘴里,然后用怜爱的目光看着李昭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万岁爷,臣妾听说好的妻子都要会做针线活,可是臣妾不会,就在学,学会了做双袜子给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杨厚照微愣,竟然没有爬杆问政事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你真的在学针线活?”

    李昭只会缝补,针线活很粗,都不如李明瑞活计好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道:“真的,您看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看她白皙的小手上右手食指有两个红点,他诧异道:“是针眼儿?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:“嗯,太笨了,不小心扎的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当即变了脸道:“谁说你笨?谁说的?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,不会做针线活就笨?你会的东西可多了,别人还不会呢,今后不许拿针线了,不做那破玩意。”

    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,皇上明显是不想让皇上挨累,这都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秦姑姑和张永都已经退到了门旁,二人听了相视一眼,然后同时伸出拇指他们万岁爷干没用的事都可有学问了。

    屋里李昭道:“可是别人的妻子都会做针线活,人家想给万岁爷做个袜子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呸了一声:“放屁,针线活是奴才们干的,谁说妻子要做针线活?妻子和丈夫就是相互陪伴,然后一起生小孩,朕又不是穷不起了,要你做针线活,你都做了,要他们什么用?”

    李昭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杨厚照愣了下,忙道:“朕不是跟你发脾气,你说朕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那今后就真的不做针线活了?以后母后让我做呢?”

    杨厚照挥手道:“天王老子让你做也不做,什么亲手做的贴心,那都是骗人的,谁做得好,穿着才舒服,人就应该做自己最拿手的事,才能物尽其用,朕的袜子,都是高凤给朕做,穿了十几年,你做的再好,还能有他做的好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皇上跟人家不一样,好像比较务实,是嫌弃她,其实她也不爱做,这不是演戏吗?手上的针眼都是现扎的。

    她点头:“那臣妾不做了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又道:“高公公做的那么好,能不能让他给臣妾也做两双。”

    这下子轮到杨厚照: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永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今后双手可以解放了,李昭又道:“那臣妾要不要学厨艺,给万岁爷做夜宵?据说别人的妻子也都会做呢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摆着手道:“还是那句话,让能者多劳,你算了吧,你还是看看书,算算账,你不是在盘后宫花销的账吗?盘好了吗?好了把朕的小金库也盘一盘,怎么一天比一天少?”

    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?

    李昭抽抽嘴角道:“好啊,那有时间,您让人把账本送来,臣妾帮您盘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哎呦一声,小金库本来是马永成管着,那个狗奴才现在在诏狱呢。

    想到马永成,杨厚照一下子想到自己回来的意图,不对啊,阿昭竟然没有问他政事,莫非他误会了阿昭。

    杨厚照眼珠一转,山不过来,我过去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阿昭,朕今天心可累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神色紧张起来,忙道:“怎么?怎么心还累了呢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可不是,不是刘健致仕了吗?”

    李昭扫了秦姑姑一眼,秦姑姑眼眶微敛,皇上这就来了?

    李昭目光一瞬间就收了回来,道:“是啊,可是万岁爷不是早都说了吗,只要一上朝,刘健就会致仕,您今日上朝,不就是为了他,都在意料之中,怎么还累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刘健不知道为什么和杨宁在大殿上吵起来了,然后杨宁走了,他被气晕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佯装十分诧异的样子:“两位阁老还能在大殿上吵架?真的啊,那不是跟菜市口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茬,杨厚照笑的兴奋又诡异,道:“那你是没见过吵架的,人多的时候,他们还分帮呢,提起一个话头,这边说行,那边说不行,然后就开始吵了,只要朕不制止,他们会把他们各自的家里事都拿出来吵,全是奇闻异事,可笑死朕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哈哈哈大笑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