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七章 陷阱在“路上”了
    秦姑姑走到门口,陡然间又回过头来,道:“娘娘,查明之后,您可得处置她,爬床的东西,这次不能姑息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挥挥手,爬她老公的床,当然不能再留,她也不傻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钟粹宫紧挨着清宁宫,宫殿规模小一些,但是钟粹宫向来是宫里最得宠的娘娘住的,几代人堆积下来,内里装饰只会比清宁宫精致奢华,不会差一点点。

    它的前院种了许多花草,还有腾架做的秋千。

    此时王聘婷坐在秋千上,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,问道:“今天开了什么花?”

    她身后一个细柔的声音回道:“夫人,今天百合都落了,倒是御花园的荷花开了两朵,但是不在咱们这。”

    所以她们院子的花,已经败了。

    王聘婷低声道:“不能败啊,我不能败啊,这是我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她身后细柔的声音是伺候她的婢女,并不是宫里的人,是她从家带来的,在九年前开始照顾她,后来跟着她陪嫁,是她的心腹和知己,名字叫做红棉。

    红棉道:“夫人,咱们还是回家吧,您看后宫这样安静,可是奴婢听说是因为前朝不安宁,这几天首辅已经致仕了,想来很快就会安宁,那么上次那件事咱们这里,对方现在有时间了,咱们回吧。”

    她怕别人找她算账。

    王聘婷回头看着红棉:“回吗?真的回吗?回王家,还是回魏家?哪个是我的家?哪个都不是吧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询问,但是眸子中隐隐带着泪痕,神色也涣散茫然,像是风雨飘摇中迷了路途的羔羊,无助,可怜。

    红棉那回家的话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道:“可是上次的事”接着声音低下来:“十分难看了,皇上娘娘没有动手,也没有惩罚您,奴婢怕您有举动,接下来会害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她还是在提醒她上次那件事,上次那件事

    上次她要勾引醉酒的杨厚照,被皇后抓了个显现,皇后虽没有打她,但是让她脱光了衣服躺在皇上的身边,后来皇后的婢女羞辱她,拿针扎她,又让她去当证人,不管是心里还是身体,其实都惩罚了,只不过是别人不知道罢了。

    但是毕竟没有给她宣扬,也没有杀她,所以算是仁慈。

    王聘婷转过头,看着前方的宫墙,露出冷淡又坚持的神色,她道;“那我该见好就收,我该回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能回去啊,我现在走,皇后或许不会说我什么,但是你看太后娘娘有让我走的意思吗?她如果有,会在那件事后安排我走的。”

    红棉低声道:“太后在利用夫人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道:“但是如果太后不利用我,我连被利用的价值都没有了,所以不能回去,回去就真的没有价值了,一辈子都没希望了,那还不如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”红棉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王聘婷抬起手道:“先不用担心,我还不想死,所以我也不想回去,我还得拼一拼,我不信皇上真的忘了我的,我是她的第一个女人,第一个,他不会忘了我的,而且那个皇后是骗子,奸诈的骗子,万岁爷还不知道呢,我得告诉万岁爷真相,不能让他蒙在鼓里。”

    红棉听的眼皮一跳,走到她面身侧,这次用更低的声音道:“夫人,您想”

    王聘婷微微颔首道:“除非皇上亲口告诉我,我和他之间一点意义也没有,不然我绝不死心。”

    后看向红棉,声音也放低了:“是不是有消息说皇上晚上总去御花园赏花?去找太后的人,帮我制造机会,我要”

    之后的话她没说全,脚一支,荡起了秋千,荡的很高很高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天不仅越来越长,而且越来越热,年轻人总是要到三更后才能睡着觉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,这正是杨厚照的好时候,可以大开玩界,把各种杂耍都请到宫里来,然后在御花园设宴,一边吃喝,一边玩游戏看表演,你日子多快活。

    可是他有媳妇了。

    于是就每晚和媳妇去花园三步,偶尔让内侍表演几个绝活,晚上也只能这么过了。

    今晚正是天晴月圆的时候,后花园的太液池荷香四溢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不管前朝多少纷乱,晚上心情都能好,杨厚照照例拉着媳妇来散步。

    太液池的荷花园是一断长直的水流出,若是荷败的时候能看见,池面很平静,所以这一段水流不急,两端都是蜿蜒的河道,通远方,也不知道都流到哪里去,有很多低端,都架着石桥,方便两岸的人通行。

    不过荷花园这一段没有石桥,是十九折的回廊桥,在一边桥头,还有个八角的圆形水榭。

    杨厚照到了这里,都喜欢拉李昭坐下来歇一歇,今晚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刚坐下,那曲折的回廊在这个角度,就如层层的宫殿叠加一起,荷塘月色之中,就宛如仙宫,杨厚照满足的啊了一声,早就摸清主人脾气的下人就端上了糕点美酒,供二人赏月看花之用。

    以往饮不饮酒,杨厚照都要看李昭颜色行事,今日这酒还没开封,就闻到了芬芳香气。

    杨厚照馋的舔舔嘴唇,然后笑眯眯的看着李昭,声音带着讨好道:“阿昭啊?”

    李昭一笑道:“万岁爷就小酌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大喜过望,道:“阿昭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内侍来斟酒,果然开了封后酒香更浓,醉人心脾,杨厚照端起酒杯道:“阿昭,陪朕喝点?”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万岁爷,臣妾不喜饮酒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和李昭生活这么久,还真没看过她饮酒,除了合衾酒那一杯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来,他问道:“阿昭为何不饮酒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因为辣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辣?”杨厚照想了很多理由,没想到李昭是因为酒的口感而不喜欢。

    他眼睛眨了眨,好像他第一次喝酒,也觉得不好喝,那之后怎么不喝会不习惯呢?

    杨厚照笑道:“你倒是早说啊,朕知道有一种美味的果酒,朕小时候偷喝过,有酒的滋味,又很甜,朕让人给你拿去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点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