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八章 找个机会离场
    杨厚照看向一旁,马永成在诏狱,今天是高凤伺候的,高凤忙道:“奴婢正好知道酒在哪,乾清宫就有两坛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挥手道:“快去拿来。”

    高凤快去快回,大约用了一顿饭的功夫,这时候杨厚照自己已经喝了两杯。

    等李昭的酒来了,秦姑姑帮李昭满上,杨厚照脸上带着期许道:“你先试着尝一尝,不好喝就不喝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万岁爷说甜的酒,那肯定就是甜,万岁爷是从来不会骗臣妾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端起杯子尝了一小口,后眼睛一亮:“好甜,这个好喝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女人喜欢自己的推荐,杨厚照心里比吃了蜜还甜,他道:“这下阿昭陪朕干一杯如何?”

    李昭挽着袖子抬起酒杯,杨厚照跟他碰杯,然后夫妻二人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人都有得寸进尺的习惯,或者说叫无限**,妻子终于能陪自己喝酒,杨厚照心想,如果再有小曲小调,哪怕是说一段评书也好啊,不然这样干巴巴的喝酒,真是浪费了好韶光。

    他正想着,就听身后传来弦子声。

    接着回头一看,两个内侍,一个拉着胡棋儿,一个弹着弦子,在他身后表演。

    技术一般,但是聊胜于无吧。

    杨厚照笑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然后看向李昭:“阿昭,你准备的?”

    李昭嘟起嘴道:“臣妾还以为是万岁爷准备的呢,原来万岁爷喜欢这个啊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心想坏了,定然是赵瑾那个家伙,打听到了自己喝酒了,所以派人来的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阿昭不喜欢啊。

    杨厚照笑的尴尬,后道:“既然不是阿昭叫的,就把人打发下去吧。“

    说着就要挥手,李昭忙道:“万岁爷,既然您有兴致,那就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叫着二人:“你两个近一点弹。”

    两个内侍听话的靠近了,就站在水下台阶之下,然后开始了模仿表演。

    四周一会传来鸟叫声,蛐蛐声,蛐蛐和鸟搏斗声,十分活泼,杨厚照再看那两个内侍,约莫二十岁左右,想象清瘦,其貌不扬,但是因为会模仿,就显得十分讨喜可爱。

    他心生欢喜,拍手叫好,然后习惯性的道:“赏。”

    高凤在一旁接了话:“万岁爷赏。”

    然后对那两个内侍道:“还不谢恩?”

    两个内侍磕头谢恩,杨厚照满足的笑起来,后挥手:“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内侍又开始了表演,杨厚照回头去拿酒杯,无意间看见李昭一垂眼皮,像是不高兴,但是这动作一闪即使,他看得不真,心头一颤,难道阿昭生气了?

    他暗暗咳嗽一下,举杯道:“阿昭,再陪朕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李昭举起杯跟他干了,但是这次没有说话,杨厚照心想,确定了,生气了。

    但是为什么生气?

    看向那两个内侍,表演的时候还挺好,一打赏就生气:“”

    就是抠门,心疼钱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回头笑道:“阿昭,你是不是很不喜欢看啊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看到是喜欢看。”随后她声音压低:“就是一想马永成那个奴才投您所好,给您塞女人,臣妾就不开心,您说处置了一个马永成,今后那些奴才不长记性,还给您看这些,然后趁机赛女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的阿昭那小心眼呦,也就针眼那么大,干什么都能想到女人上。

    杨厚照保证道:“朕绝对不会犯错误的,你不相信他们,还不相信朕?”

    李昭心想我信你就见了鬼了。

    她看杨厚照这样都舍不得把二人赶走,是真的“饥渴”坏了,有些东西,不能压抑。

    包括有些话,必须的说出来,让别人说。

    她道:“万岁爷,这酒喝了两杯,臣妾想去方便一下,您先慢慢喝,臣妾一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放下酒杯道:“朕陪你吧。”

    李昭走到他背后,把他轻轻按回到凳子上,然后揉着他的肩膀道:“臣妾跟宫娥去,您慢慢看,臣妾也很心疼万岁爷每日干巴巴,人家在这,你放不开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回头看着她呵呵笑。

    李昭趁人不备,在他脸颊轻轻亲了一下,然后提着裙子就走。

    所谓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,她那像是做了什么坏事的匆匆背影,让杨厚照心神一荡,美的如堕云端,一边喝着酒,一边看着表演,口中喃喃念道:“阿昭对朕真是好啊。”

    回廊那边,李昭黑着脸往前走,秦姑姑追上道:“娘娘,如厕不在这边啊。”

    她是从厕所绕了个弯过来的,因为后面应该会有人盯,现在没了。

    李昭没说如厕的事,低声道:“你说那表演的内侍是谁找来的?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不是您啊?奴婢记得酒是您”

    酒是李昭让人带来的,但是表演不是。

    李昭抬起手道:“不是我,所以正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正好?”

    “如厕正好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神色又不解了:“为什么不是还如厕正好。”

    李昭陡然间停下来,问道:“真不懂?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不懂,奴婢在宫里呆了十多年,哪里都熟,那边也不是如厕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李昭一笑,拍着她的肩膀道:“那就对了,不能如厕,咱们就看戏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看什么戏啊?”秦姑姑反应过来,道:“表演不是您安排的,是王聘婷,王聘婷出手了,是王聘婷?”

    她说完,就要往回跑,李昭来住她:“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您不能把万岁爷一个人放那里啊,王聘婷盯着呢,您一走她趁虚而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就是让她趁虚而入的,不要坏事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脸色比吃了屎还难看:“让她和万岁爷独处?那不是把小鱼丢给了猫?那到底怎么想的,别人阻止还来不及,您偏偏给制造机会,万岁爷清白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她道:“就是要制造机会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不喜欢处女这个情节一直没有消,说不定就是跟王聘婷有关,初恋情人,有些话还是说开了好,说开了,就再也不会想了。

    她说完,目光看向水榭那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