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八十二章 王聘婷的遭遇
    杀死王聘婷?

    李昭不能这么做,所谓人命关天,这是其一,再者,王聘婷就算是真的自己落水死亡,可能有人都会编出她和杨厚照的瞎话。

    别说自己真的害死她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王聘婷听了秦姑姑的话目光明显一缩,是害怕的下意思动作,但是接下来,她神色又有些怔然,随后是认命的坦然,道:“那你们杀我吧。”

    到真有些视死如归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不要耍横,你引诱万岁爷,来这么一出,还好像是本宫难为你,你有理一样,你觉得你很委屈吗?”

    王聘婷已经豁出去死了,道:“是,我是很委屈,我好不容易能有机会见到万岁爷了,为什么困难重重,为什么万岁爷看都不看我一眼?为什么你们都来阻止我甚至看不起我,你们有什么了不起?”

    李昭蹙眉:“那你说本宫有何了不起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一点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李昭笑道;“本宫十分了不起,了不起在万岁爷喜欢本宫,你也没有什么委屈,就是万岁爷不喜欢你,人家不喜欢就不要强求,强扭的瓜不甜,不然就叫赖皮赖脸了,这点道理你还不懂吗?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娘娘,跟她嗦什么?她就是不要脸的货色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突然怒向秦姑姑,道:“对,我不要脸,等你成了我,就不知道你还要不要脸了,我和万岁爷之间的事是你情我愿的,要不要脸大家都不要脸,你骂我,就更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指着王聘婷对李昭道:“太嚣张了,娘娘,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,对秦姑姑道:“您先到后面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去后面?”

    李昭挑挑眉头。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赶她走,嫌她碍事吧?

    一个破鞋有什么好说的,秦姑姑不懂,气鼓鼓的站到了李昭的身后。

    李昭看向王聘婷道:“这下咱们来好好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道:“你是皇后,皇上喜欢你,有什么好说的?明明你善妒诡计多端,你根本不是什么好人,可是皇上不信我,信你,这有什么好说的,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不要赌气,本宫可没有跟你打赌,有什么赢不赢?本宫的男人是用来爱的,可不是当奇货可居给人争的,所以本宫这里永远没有输赢。

    同样,万岁爷对本宫也是如此,所以不是你说本宫不是好人,万岁爷就会信的,我们这叫夫妻,我们心里容不下别人了,懂了吗?再者,我不是好人难道你是?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王聘婷听不进去了,因为不管皇后是不是好人,万岁爷都喜欢她,万岁爷也说过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所以不在皇后的人品上,就是她败得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王聘婷冷笑:“所以娘娘是来看我笑话的?高高在上的人,看我的笑话?你不过是命好。”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你的命不好?本宫从小没娘,还是商人,你千金小姐父母双全,所以本宫命好你不好?不好在哪里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句让王聘婷一噎。

    后她突然发现一个问题,皇后愿意和她交流。

    王聘婷发现这个现象,像是扑向救命稻草一样爬向李昭,哀声道:“皇后娘娘,方才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万岁爷说了,只要您同意,他就能留下我,您把我留下来吧,我一定听您的话,好好替您伺候万岁爷。”

    李昭都让她气笑了,道:“看本宫好说话了是吧?万岁爷方才不是这么说的,你们的话,本宫都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见了”王聘婷呜呜的哭,不过下一刻,她就没什么好羞愧的了。

    她和杨厚照就是有实质的关系,两年前就有,还有什么好羞臊的?

    她哭向李昭:“娘娘,您留下我吧,留下我吧,我保证听话。”

    李昭摇头道:“本宫不需要听话的东西,不然早就养狗了。

    本宫可以给你指条明路,但是不会留下你的,明天会送你出宫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。”王聘婷陡然间一喊,接着她又用银簪对准自己:“我不回去,我死也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对啊,她手里还拿着银簪呢,秦姑姑虽然在李昭身后,但是一直看着前面的动向,见此情景,忙窜到李昭面前,挡住李昭道:“娘娘,走,她是个疯子,奴婢来处置她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手里握着凶器,那么恨她,却没有把锋利对着她,而是对准了自己,所以这人虽然讨厌,只是讨厌,但是她没有多坏,也没有多狠毒。

    李昭叫到秦姑姑:“让我再跟她说句话。“

    这不在意的语气,分明就是不想处死破鞋。

    秦姑姑恨铁不成钢的对李昭剁了脚,但是还是无可奈何的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李昭又看向王聘婷,此时的王聘婷面如死灰,簪子逼在自己的脖子上,目光无神,真的有点视死如归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好死不如赖活着,你还是想开点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眼睛一动,看看她,又看看她,然后一声冷笑:“皇后当然什么事都能想开,您都嫁给皇上了,独得盛宠,人生一点烦恼都没有,当然就想得开,你们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,因为你们根本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还是那充满怨念的语气。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我就算是你,我也不会活的跟你现在一样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又吼道:“你懂得什么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什么都懂,你在八岁的时候本来订了一个很好的亲事,但是你爬树从上面摔下来,落地的时候伤到了肚子,大夫说以后再无法生育,所以对方就退亲了,接着因为这件事,你的婆家就一直定不下来,年岁很大了,才有魏明征上门提亲,你的心里,我都懂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如泥塑般,后傻傻的问李昭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对你可上心了,下了很多功夫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那你先听我说完啊?”

    王聘婷摇头道:“不用你说完,我八岁了,学了女训女戒,我还爬什么树?我是被人害的,是我庶妹,她嫉妒我亲事订的好,想杀死我,但是我命大,没死成,伤了肚子,爬树什么的,是家人怕家里坏了名声,所以找的借口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