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八十三章 被人骗了的女人
    李昭道:“所以你是个受害者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哭道:“我是受害者,还不止如此,你想,那魏明征好端端的人,为什么要娶我?一是为了荣华富贵,毕竟我们家出了个皇后,二是因为他根本就好男风,知根知底的人不嫁给他,他才娶我的,除了新婚那几天,后来他就让我守活寡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他真的好男风吗?那他没有碰过你,没有小妾?”

    王聘婷咬了咬唇:“有。”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所以他根本不是好男风,好男风的人看了女人会很恶心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不解的看着李昭:“不可能啊,是成亲之后他亲口告诉我的,他说对不起我,还说我们两个以后都没办法有孩子,让我认领了亲戚家的一对儿女,双胞胎,三岁,我都认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叹息一声道:“问题就出在这对双胞胎身上,那并不是亲戚家的孩子,是魏明征的,魏明征和他远方的一个表妹的孩子,我想,那两个孩子认回来之后,他的那位表妹就进府了吧?”

    王聘婷眼泪在眼圈打转,目光失焦一瞬,然后看向李昭:“确实进府了,做姨娘,可是魏明征跟我说,孩子还是想要自己的,娶别人别人会恨他,甚至坏他名声,这个表妹家里穷,能帮他遮掩,这个表妹还答应帮他生孩子,现在就已经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魏明征之后还纳过妾,但是都是为了掩人耳目,毕竟好男风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”

    李昭笑的讥讽的看着王聘婷:“你如果相信,那就是这样吧?”

    那冷漠鄙夷的话音像是一记重锤捶在王聘婷的心上,她剧烈的疼了一下,后呆呆的看向李昭。

    李昭又问道:“所以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魏明征之所以那么说,是为了让你接受他的孩子,他之所以会娶你,就是因为你无法生育,能把他私生子名正言顺记在你的名下,你还会帮他养,别人不嫁给他也是因为如此,谁会心甘情愿给别人养孩子,还是很大的私生子。这回你还信他吗?”

    李昭不是烂好人,但是她有原则,一件事到底要怎么处理,她喜欢先把事情的脉络调查清楚再去下结论,不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放过一个坏人。

    所以让张永去调查魏明征,就是为了妥善处置王聘婷,张永的消息绝对可靠,王聘婷被魏明征或者说魏家人给骗了,耍了,骗的很惨。

    她说到最后,语气中带着不忍,道:“你好好想想,我有骗你没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呆呆的看着前方,好男风的人纳妾,还三个妾室。

    好男风的人有孩子?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他们是夫妻,她感触最深,领养的孩子既然不是亲生的,可是魏明正对着比亲生的还好,还有那姨娘,对孩子也像是亲娘,之前她还以为因为他们都是好人,心地善良。

    所以

    还如何相信?

    还怎么欺骗自己?

    还如何自圆其说?

    王聘婷再次嚎啕大哭,道:“他骗的我好苦,好苦,还让我侍候太子,是他鼓励我去找太子过夜,他说不能给我温暖,太子是个好玩的人然后他就以此要挟来升官发财我是她的登云梯,摇钱树,他骗的我好苦啊,好苦”

    王聘婷的声音肝肠寸断,这不是伪装的,被欺骗这么多年,就像个傻逼,心灵受到创伤的同时还得怀疑自己的智商,这才知道真相,如何不痛恨伤心。

    李昭听了一会,道:“你别太难过了,前面的路还很长呢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抬头看向李昭,然后苦苦冷笑:“我已经这样了,娘家人因为我名声不好,所以对我如视仇寇,魏家人拿我当摇钱树,通天梯,傻瓜,就是不当人,我哪里还有很长的路?

    我以为这次进宫,皇上能救我,只要留在宫里,我就什么都不用怕了,我不用再看娘家人的白眼,再不用在婆家守活寡,其实我没有别的要求的,我只想找个知冷知热的人疼我,可是娘娘您也不允许。”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真的是我不允许吗?说了这么多,你还认为是我吗?”

    王聘婷又低下头勾起一抹苦笑:“不是您,是万岁爷,万岁爷对我也没有一点感情了,所以我什么都没有了,我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她手里的银簪还没扔,慢慢又放在自己的脖子上,闭上眼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在月色中有种怆然的悲凉之感。

    李昭突然问道:“那你说你名声又不好,魏明征也已经得偿所愿了,那为什么你还能活到现在呢?怎么他们没弄死你?王家人没弄死你,魏家人也没弄死你?你想过这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王聘婷又睁开眼,后蹙眉,一脸不解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因为孝宗仁慈,说到底,你和万岁爷的事,你们双方都有责任,孝宗作为父亲,愿意为儿子担责任,所以他给了魏家官位,王家人一看,就不敢处置你了,怕皇上怪罪,而魏家人就更好理解了,你是万岁爷的老情人,说不定什么时候有用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道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想说,你还有筹码,你还有万岁爷无形中的保护,所以你不是什么都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喃喃道:“我还有筹码?”

    李昭突然变得肃然,道:“这也是我为什么不认同你的话,我们站着说话不腰疼吗?就算我遇到和你一样的问题,有这么多筹码在,我也不会让自己活成你现在这样,所以我根本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我就是看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左眼眶微缩,接下来却又十分认真聆听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相信有人天生就想着害人,但是这样的人毕竟不多,更多的人,是在遇到什么不如意的时候,产生了一种想走捷径的想法,你就是后一种人,你自己不如意,就想着掠夺,掠夺万岁爷对我的爱,然后让你走出水火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红着脸有些不服气道:“万岁爷是天下第一人,就算小门小户的男人都会有妾室,您能把着他一辈子?怎么是我掠夺,女人都是这样的,你已经是皇后娘娘了,你有至尊无上的地位,我威胁不到你的,我只是想要一点点宠爱,怎么是掠夺你的呢?”

    所以,她是根深蒂固的古代女人的思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