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八十四章 第三条路
    李昭道:“因为我要的不是地位,是万岁爷全心全意的心,因为这世上只有一个他,对你有宠爱,就会忽略我,你强行让他对你好,这不就是在掠夺我的东西?”

    又道:“万岁爷的天下第一人不是用拥有多少个女人来衡量的,要看他造福了多少百姓,我们也不关心别人家有多少女人,反正本宫和万岁爷都达成了一致,我们就我们两个人,容不下第三个,不管男女,要么,我们就分手,绝对没有第三个人。”

    绝对没有第三个人。

    王聘婷感觉自己被万箭攒心的伤口,有被人撒了一把盐,那是种痛不欲生的疼痛。

    她其实是在嘴硬,杨厚照和李昭的感情,她已经验证过三次了,确实,她插不进去。

    王聘婷再次举起银簪“啊”的一声,就插向自己的喉咙,可就在这时,她手巨疼一下,接着当啷一声,银簪飞落在旁边的石板路上了,打了几个滚,离她很远了。

    又有手疾的内侍急忙捡起来。

    王聘婷又惊又恼,原来是李昭把她的银簪踢飞了。

    她愤恨的看着李昭:“我活不下去了,死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李昭陡然间蹲下,扯着她的衣领把她拉起,然后逼近她的脸道:“愚蠢的女人,本宫跟你说了这么多,你还要轻生?”

    秦姑姑在后面想,睡万岁爷都不急眼,人家要自杀急眼,这皇后是不是脑子有病?

    王聘婷被人提着,用惊骇不解的目光看着李昭:“你可是皇后娘娘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让你清醒,女人,好死不如赖活着,为什么要死?”

    “活不下去了,就得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活不下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娘家不能回,婆家是龙潭虎穴,更不能回,万岁爷明天赶我出宫,天大地大没有我的容身之地,我哪里都不能回,我不是只能死了?”

    李昭抬手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王聘婷被打的脸颊发烫,更加诧异的看着李昭。

    李昭又是一巴掌,并厉声问道:“有没有别的出路?”

    王聘婷摇头。

    李昭又是一巴掌:“有没有?能不能活?”

    王聘婷双颊都肿起来,疼痛和羞辱都让她身心俱疲,她哭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李昭抬起手,王聘婷这时吼道:“有,有,别打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李昭放下手,后道:“我说了,万岁爷还在无形中保护你呢,你怕什么?回去和魏明征义绝,不要再回魏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义绝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对,义绝,和离都不要,她有庶长子在先,这是欺骗,又辜负你,这是无情,还不义绝?”

    婚姻中,如果女子犯了七出之条,男方可以休弃女子,这是给休书,但是一般的人家,都不会把事情做得这么绝,因为这样女方很没面子,所以经过两家协商,结束婚姻关系,这是和离。

    义绝则是十分激烈的结束婚姻的手段,要通过公堂,也就是要天下皆知了,还要举证对方的错处,一点余地都没有,所以基本没人会用到义绝的手段。

    王聘婷其实早就想离开魏明征,她想过正常女人的生活,而且,魏明征的欺骗她不是一点感觉没有,只是不愿意承认,一旦承认,就真的过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害怕,她是女人啊,女人跟男人义绝?以后没有男人了?那不是天塌了?

    她摇头道:“可是我义绝之后,我去哪里?王家我也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你不是还有嫁妆?都给魏明征用了?”

    王聘婷目光一黯,脸上涌起痛恨的神色,然后点头:“她哄着我,让我做个好妻子,说虽然我不洁,但是不会赶我走,会让孩子给我养老送终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就知道是这样,自己有钱用别人养老送终?钱就是孝子,你不用担心,义绝的话,官府会帮你要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顿了下:“可是有嫁妆,我也回不去王家啊?那我去哪?”

    李昭有些泄气,这些古代女人啊,尤其是这种大户人家的小姐,可怎么办好?

    她道“你自己有嫁妆,你还回什么娘家,有钱就能生存,置个店铺,好好经营,又在京城之地,打着万岁爷老情人的旗号,谁敢欺负你啊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王聘婷脸色一变道:“你是让我经商?”

    李昭大眼微敛道:“怎么?看不起经商的?本宫就是商户出身,怎么了?不偷不抢养活一家人,还要给万岁爷纳税供万岁爷玩乐,怎么了?挣钱挣的理直气壮,有什么不好?”

    她用自身做例子,确实有说服力,因为她就是商户女出身,而商户女都能当皇后了,还有什么低人一等的?

    可是在王聘婷的教育里,这些东西都跟她固有的思想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王聘婷摇头道:“但是义绝我都不敢,我是女人,去义绝,别人怎么说我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王姐姐,你偷人都不怕被人说,光明正大义绝你害怕?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王聘婷脸色一变,后惭愧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行了,本宫不是要鄙视你,我们家万岁爷以前那个样,谁都想偷,反正不偷白不偷,偷了都是好处。”

    万岁爷以前不务正业还有钱有地位嘛。

    秦姑姑心想,娘娘真是看得开。

    王聘婷听了李昭的话脸又一红,支支吾吾道:“娘娘,你,你你”

    李昭一仰头:“本宫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聘婷摇摇头:“不知如何下嘴评价,说不好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后她爽朗一笑道:“那你现在又叫我娘娘了,是不是不想死了?”

    王聘婷目光看向别处,蹙着眉头,是在思考的样子,但是目光有神,已经不是刚才死灰一样的了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那就这么定了吧,记住,好死不如赖活着,只要你有信心,能活出很多活法的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低下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怎么会不知道,不然你想,就算我真的让你留在宫里,但是不让你伺候万岁爷,你会开心吗?”

    她也想每日都和万岁爷温存。王聘婷摇摇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