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八十五章 皇后的责任感
    李昭道:“对嘛,然后你还会心生怨怼,甚至心灵扭曲,总是对自己不好的,不如就出宫去,有钱,再找几个人帮忙,还有后台,过着潇洒自由的日子,将来遇到个个性相投的、能接受你不能生育的男人,然后成亲,过你们两个的小日子,那样多好,不比和别人争宠日子好吗?”

    “自由?快乐?”王聘婷看着李昭,皇后娘娘的眼睛清澈水灵,温柔至极,给人以希望。。

    她急急的问道:“真的有那样的生活吗?我能过好吗?”

    其实王聘婷要的是很简单,就是有人关爱,她是挺善良的人。

    张永的消息中,害她的那个妹妹,她家里人要处死那个妹妹,王聘婷求了情,饶了妹妹一命,是妹妹被送到姑子庙悔过,自己受不了苦自杀了。

    王聘婷还是有人情味的,而且她真的是个受害者变成掠夺者的典型。

    至于她为什么一定要勾引杨厚照,试问爹不疼娘不爱,备受冷落的一个古代女人,好不容易跟老情人有机会了,这可是逃出牢笼的好机会,谁不钻营?人家的老情人可是皇帝,古代还一妻多妾,她确实没什么可顾虑内疚的。

    这些理由都是李昭想放过王聘婷的原因。

    她觉得她没看错人,王聘婷能有新生活,她肯定的点头:“只要你想,就能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开始思考那种生活,她感觉自己如在云端之上,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后她又看向李昭,很是激动的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好了,回去敷敷脸,睡一觉,明日送你出宫。”

    脸被打的都木了,王聘婷乖巧的点着头。

    李昭鼓励似的拍拍她的肩膀,然后叫着秦姑姑:“咱们也回去吧,万岁爷肯定找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心里嘀咕着,这就完事了?

    她二人才走了三步,身后突然传来声音:“娘娘。”

    李昭回头,是王聘婷还站在原地没动,在叫她。

    李昭问道:“你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聘婷道:“娘娘,您为什么不打我,不骂我,还要帮我?我可是对不起您呢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看着王聘婷的脸,心想娘娘这叫打的高吧,打了人人家还说没打。

    李昭对王聘婷一笑,道:“因为我听过一句话,叫做女人何苦为难女人,你也不容易,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女人何苦为难女人?

    你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算了吧。

    王聘婷想了一下,顿时泪如雨下,后跪下来道:“娘娘,您跟别人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那你下跪干嘛啊?起来吧,圣人云,人谁无过过而能改,善莫大焉,你可千万不要知过而不改啊,那咱们今晚的时间就都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王聘婷笑了笑,这次笑容中没有苦涩,只有内疚,她道:“娘娘,妾知道万岁爷为什么喜欢您了?”

    李昭头一歪:“你知道?我都不知道。”不是杨厚照眼睛不好吗?

    王聘婷蓦然欢笑,眼中含泪,但是笑的心服口服,道:“因为您是好人,有趣的好人,您比任何一个贤良淑德的皇后都名副其实,您值得任何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李昭朗声一笑,后道:“行了,别拍马屁了,我是好人?你知道我什么人,你没动我男人我才饶了你的,不然你看你要是占了我男人便宜我什么样?灭了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一个转身,对着秦姑姑招招手,那是无声的命令,她们走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有些不甘,一边跟着主子,一边偷偷回头,就见那方才觉得自己无比委屈的王聘婷,还跪在原地,对着她们的背影,郑重的磕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秦姑姑眉头微蹙,然后转过头道:“娘娘,您真的就这么放过王聘婷了?三个头就放过了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不然呢?”让敌人心服口服,不好吗?

    秦姑姑一噎,她也不知道怎么办了,可是从来没碰到这样的女人,有人要威胁她的地位,她不追究,反而还帮助人。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那万一王聘婷死不悔改呢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姑姑,杀人犯还要审一下呢,抢劫放火还不是死罪,人,你总得给她一次机会吧?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”

    李昭看她一眼:“可是什么?”

    秦姑姑垂下肩膀:“奴婢也可是不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哦,想起来了,您这次没立好威,那以后别人都敢觊觎万岁爷了,反正也没啥后果。”

    李昭哼道:“谁敢?试试?王聘婷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一样?”

    因为她被欺骗过,因为她有若有别人的隐忧,古代的女人,这个社会交给她们的本领就是取悦男人。

    王聘婷的过错就是不能愿她的过错,怨这个社会。

    这个社会让女人把婚姻当成是她们一辈子要经营的事业,不仅是生活,其实是关系到生存的事业啊,如果在现代,砸了别人饭碗,那也是大仇啊。

    所以,她们多苦啊,就因为不能生育,王聘婷在婚嫁市场就贬值到任人可欺的地步,这是这个国家的悲哀。

    她是皇后,已经有能力为这个女人减少悲哀,所以她不能难为她,这是皇后的责任和义务。

    李昭没有过多的解释,只是点头道:“做女人难,我愿意给这样的女人一次重活的机会,希望天下女人,都不用取悦男人而活,活的开心给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活得开心给自己看?

    秦姑姑不断的咀嚼这句话,再想到宫中弱肉强食的规则,她有些迷茫了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不知不觉,她们已经过了荷花园,到了上面回宫的大路了,大路平整,视野开阔,能将四周宫殿看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前方宫殿都亮了灯,可是除了清宁宫之外,没有住人啊,平时也不亮的。

    秦姑姑诧异的看向李昭:“娘娘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昭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喊娘娘:“”

    不会是杨厚照派人在到处找她吧,那就坏了,她离去这么久,王聘婷是解决了,但是把杨厚照给忘了,这小子不会急了吧?

    空置的宫殿院子里,杨厚照提着风灯在问进进出出的宫娥:“有恭桶的房间都找过了吗?找啊”

    后他委屈的看向天空问道:“老天爷,朕的阿昭到底去了哪个茅厕,人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