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一章 辅臣不同的政治理念
    别说是小校,就是他们这些官员,谁找谁办事也都有明码标价啊,而且比这个多得多。

    唐傲又拿了一块银子出来,加一起又二十两,心想够了他敲竹杠的了。

    程五看着大人懂事,勉为其难的道:“那找个地方休息,你们可快点吃喝,别耽误了行程。”

    在真空寺隔着五家,有个二层的酒楼。

    唐傲把刘健一家三口引到楼里,在楼梯口,唐傲道:“二楼已备下酒席,还有空屋子供嫂夫人和贤侄歇脚,大人请。”

    这意思十分明显,要让他们一家三口分开。

    这唐傲的远方侄子,娶的是刘健妻子那边的一个外甥女,所以沾亲带故,并不是很亲。

    唐傲又是户部侍郎,户部是李阳东管辖的。

    所以唐傲是李阳东的人,跟他并不亲,跟他亲的崔静业已经跟他一样了。

    刘健没有上楼,问道:“唐大人真的是特意为老夫饯行来的?”

    唐傲跟缇骑营的人是那么说。

    此时点头道:“大人上去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反正自己已经致仕,龙潭虎穴,又有什么好怕。。

    刘健提着袍角上了楼。

    等到到了楼上,才发现唐傲并没有跟着,但是他知道唐傲说的包间是哪一间,因为他右手边邻街的那边,包间的门是开着的,珠帘后,一个一身正气的人正坐在对门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人是李阳东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李阳东是辅臣,他是致仕官员,还是风口浪尖上的致仕官员,皇上正看着呢,所以李阳东亲自出面不太好,就找了唐傲牵线叫他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李阳东为什么来?

    刘健想不通,但还是有准备的进了包间:“原来是西月为老夫饯行,老夫到了这个地步,你没有落井下石,还能来送老夫,难得。”

    接着呵呵冷笑,分明有讥讽之意。

    李阳东知道,因为他没有跟着致仕,刘健憋了气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恼,还是请刘健坐下来吃饭。

    吃饭就要喝酒,推杯换盏之后,刘健借着酒劲,无不惋惜的说:“西月,你们是不是都以为老夫是想跟皇上争权,是要跟皇上挣个你输我赢,其实不然,内侍得宠,有前车之鉴啊,绝非好事。

    咱们圣上又好武,老夫是真的担心英宗当年的事,再重演一遍,而那时,即便大臣中有于少保,咱们圣上可没有亲弟弟,大局谁来收拾?”

    当年英宗被鞑靼人俘虏之后,鞑靼人带着英宗和汉奸反攻北京城,将北京城包围,王朝差点就成了南宋,是兵部尚书于谦力挽狂澜,打了北京保卫战,守住了汉人的江山。

    但是当年支持于谦的,或者是能协助于谦下各种圣旨的是英宗的弟弟,代宗。

    宪宗就杨厚照这么一个独苗,要是出了什么事,连个代班的人都没有,临时抓瞎,上哪找去?

    而当年怂恿英宗御驾亲征的,就是内侍王振,感觉就是小皇帝的前车之鉴。

    刘健见李阳东慢慢的点头,是在认同他的话,他道:“所以内侍不除,老夫如何心安,你们却为何不解老夫的心意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