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章 谁入司礼监?
    秦姑姑脸不自觉的红了,道:“当然是张公公啊,若是张公公进了司礼监,对娘娘您不是也有好处吗?万一外面有人对您不敬,一下子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张永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所以就连秦姑姑都知道司礼监的差事是好差事,她想他的好朋友能升职。

    李昭却犯难了,她手指点在桌子上想着,张永吗?

    最后还是要摇摇头,

    张永是个好人,她在刚见到张永的时候就想好了,要保护张永。

    没有她参与的历史,杨厚照死了,杨厚上位,杨厚是个极其聪明的人,他相信自己能控制好文官,所以他从来不重用内侍,在他心里,内侍只是奴才,是绝对不可能手握大权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一上来,就把杨厚照宠爱的内侍全都放出去,包括张永,张永最后被杨厚赶到南京去了,日子过得很凄惨。

    但是再凄惨,没有横死。

    但是跟张永一起的赵瑾,可就被千刀万剐了,这里面有赵瑾和张永自身性格的问题,也有一些是政治原因。

    历史的大多数规律,当内侍中出了奸臣,文官个个都是好人,而一旦皇上重用文官,没有一个首辅是清白的。

    就比如杨厚,他的首辅有杨廷和,张璁,夏言,严嵩

    杨廷和因为是杨厚照的老师,跟他作对,所以最后在“你爹到底是不是你爹”的称呼争夺大战中,杨廷和致仕了。

    下场跟刘健差不多,但是如果看以后这些首辅的下场,杨廷和是最幸运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张璁,夏言,严嵩一个比一个惨,严嵩是身败名裂,八十岁的高龄还要在街上乞讨,他沦为乞丐了。

    这就说明一个问题,谁掌权,其实都是要为皇上效命的。

    跟皇权作对的,那你干不长,皇上会让你走,顺着皇上意思的,那更可悲,皇上都奢侈,到时候百姓和百官让你走,那下场就是身败名裂了。

    所以捧谁,其实就是把谁竖起来当靶子,就是谁要灭亡的前兆。

    凭着杨厚照这不着调的性格,还是捧内侍比较好,内侍好掌控,外臣他哪有那个闲心管他们?

    而且现在外臣正在步步紧逼,接下来肯定要爆发大的争执,必须要立一个人。

    历史中是赵瑾,那么这次,也不能是张永,她不能让好人去当靶子。

    所以最后还得让赵瑾得逞,也是把死亡的刀子递给赵瑾。

    李昭想到这里,忽然站起来。

    秦姑姑摸着胸口道:“娘娘,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昭一笑:“我想通了。”

    是不是赵瑾的,让赵瑾他们争呗,反正只要不是张永高凤就行了,高凤身体不好,杨厚照应该不会考虑,那剩下就保护张永就行了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这么难过,不想让赵瑾得逞,除了担心文官死的人多外,还一个最最重要的原因。

    她感觉历史还在沿着书中的方向走,并不是她努力一下就改变了,赵瑾还是要上来,文官还是要闹腾,那杨厚照是不是还会短命?

    但是现在她突然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既然有些历史不能扭转,改变一两个人的命运总可以吧?

    起码杨宁没致仕,这就是上天的暗示。

    李昭打了个响指,就这么办,她对秦姑姑道:“去探万岁爷口风,如果王岳告老还乡,他会希望谁进司礼监。”

    历史上应该是赵瑾直接挤掉了谁,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是出来个空位,杨厚照信任的人很多,他自己会选择一下。

    秦姑姑想了想道:“得先确定王公公病的到底有多重吧?”

    杨厚照就去等王岳的消息了,李昭顿了下,挥挥手:“那你派人去吧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乾清宫,杨厚照站在书房的窗前看着高凤:“真的病的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“是,半边手脚都不能动了,一夜之间,病的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呵呵一笑,然后挥挥手:“那让他休息吧,正好朕也不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他们说的人正是王岳,高凤方才派人去探望王岳,回来的人说很严重,高凤就告诉给杨厚照了。

    但是没想到小皇帝会这么无情虽然王岳是宪宗的人,但是病痛之事,都是个人的灾难啊。

    王岳的病还有可能是他骂的。

    小皇帝是高凤抱着长大的,小皇帝上学他背过的书包最多,给小皇帝讲解的典故也最多,他不相信小皇帝是个这么无情的人。

    高凤道:“万岁爷,奴婢有事要跟您请示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微愣,后道:“不是王岳的事啊?你的事?什么事,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高凤道:“奴婢近来喘息病又犯了,不敢在万岁爷面前失仪,所以一直撑着,万岁爷,奴婢想告老还乡,不然去给太祖扫墓也行,请您成全。”

    说完跪下去。

    杨厚照急忙扶起他,道:“你身体不好,朕可以准你休息啊,朕这就召薛已来,你不要告老还乡好不好?就一直伺候朕,朕”

    他是皇上,不能对奴才说舍不得的话,但是高凤把他带大,他真的舍不得。

    看着小皇帝那关心的目光,高凤心头发热,小皇帝不是无情的人,但是他还可以更加善良。

    高凤道:“奴婢还是想告老还乡,不然等再老了,万岁爷再嫌弃奴婢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谁说你老?你很年轻。”杨厚照不高兴道:“再说,朕为什么要嫌弃你,正好司礼监腾出来一个位子,朕不嫌弃你,你来司礼监,统领东厂。”

    高凤道:“那奴婢这身体更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又道:“王公公不就是病了被万岁爷嫌弃的,所以奴婢不去,奴婢还是想告老还乡。”

    有人竟然让他去司礼监也不去?

    杨厚照叹口气,确实,高凤身体不好,司礼监说起来风光,但是也很累。

    “但是朕可不是因为王岳生病嫌弃他的啊,是他总是跟朕作对。”

    高凤道:“万岁爷,您不是爱看神奇的故事吗?那易经中都讲,要有阳有阴,司礼监也一样,需要有高迁那样向着万岁爷的,也需要又王岳那样不服管教的,这样才能听到更多的声音,如果只一种人,那就是阴阳不调和,司礼监就不是好的司礼监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