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二章 他才是小皇帝的最爱
    李昭只跟秦姑姑解释了张永早晚能入,关于赵瑾那部分没讲,后道:“你可别觉得是我破坏张公公的好事啊,这次咱们得让赵公公先入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让?”

    李昭微微颔首,对,是她让,不是杨厚照,她不仅要让长进入司礼监,还得让赵瑾来求她,让她帮忙入司礼监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钟鼓司,赵瑾在自己的房间里,他正站在铜镜前整理衣领,有个小内侍推开门走进来。

    赵瑾对着镜子一看,是武儿,这武儿刚投靠他不久的,人很勤快,勤快的帮他搜集宫里有用的消息。

    赵瑾回过头去:“有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王岳病了的事瞒不住他,但是皇上现在走到哪里都带着高凤,有些话他就听不到,比如王岳病的怎么样,是不是该退了?司礼监的位置谁来坐?

    武儿这种小太监可以到处跑,反而不会引起谁的注意。

    武儿道:“皇上已经下令让王公公好好养病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走近赵瑾,道:“公公,现在乾清宫的人都在议论,司礼监的位置空出来,张公公要如司礼监,是不是这是万岁爷的意思?”

    赵瑾眼睛瞪圆:“都说张永要入司礼监?”

    武儿道:“空穴来风必有因啊。”

    乾清宫的人离着皇上最近,他们私下里议论的很多事都是皇上放出来的方向,可能是故意放的,当然,也可能是随意说的,反正皇上是个不拘小节的人。

    这话就很有蹊跷了。

    赵瑾沉下脸转过头,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脸还是很年轻的,但是他自己知道,他岁数已经不小了。

    人过留名雁过留声,人活着,谁不想扬名立万,但是想扬名立万容易吗?

    容易的人容易的要死,就像小皇帝,生下来就锦衣玉食是太子,甚至轻松到先帝就他一个孩子,连个争位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难的人就难死了,比如他。

    他自小就聪明伶俐,可是就是因为家里穷,读不起书,所以他就只能给人当奴才。

    当奴才?

    好不容易活一回,怎能甘心当奴才啊。

    赵瑾摸着自己的右边脸蛋,他哪里都比张永强,伺候的也尽心尽力,可是小皇帝还是跟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人亲。

    文官都说皇上离不开他,都说他就是乱政的根本,但其实皇上宠他,只是因为皇上想玩,不玩的时候皇上从来想不起来他。

    可是话说回来,如果小皇帝玩起来,那心里就只有他了。

    赵瑾对着镜子一笑,笑容优雅傲然,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后回头看着武儿:“万岁爷现在在何处?”

    武儿支吾一下低下头:“这个儿子不知。”

    所以勤奋归勤奋,这个干儿子,不那么聪明,想当好皇上的狗腿子,不聪明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赵瑾道:“王岳刚出事,司礼监还空出个位置,皇上这个时候,当然会在清宁宫说话,皇上啊,是最喜欢和皇后娘娘说话的,当然,除了皇后娘娘,还有一个人,但是那个人得主动到皇上面前。”

    后宫里的人都知道皇上最宠爱皇后,和皇后形影不离,怎么除了皇后,还有一个人?

    还有人比皇后还得皇上的宠爱?

    当然有?

    看着武儿不解的神色,赵瑾正了正头冠,脸上露出不屑的小,后道:“去清宁宫伺候皇上去。”

    那个比皇后还讨皇上喜欢的人就是他,因为这世上只有他最了解皇上的喜好了,但是他得主动一点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清宁宫的书房,李昭和杨厚照说话,说着说着就提到了赵瑾。

    杨厚照用意犹未尽的语气道:“老赵啊,人聪明,能解朕忧。”

    李昭斜坐在杨厚照的腿上,勾着他的脖子问道:“杨大爷,要是我和刘公公同时掉河里了,你先救谁?”

    杨厚照哈哈大笑:“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,你们两个一起掉河里了?他不救你上来朕就砍了他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那您怎么总说赵公公好啊,感觉他才是皇后一样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;“”

    他拍着李昭的屁股:“胡说,皇后能是谁都能当的吗?”

    再说,那是一个太监。

    不过也难怪李昭会生气,本来他回来是要跟李昭说王岳生病的事的,可是看着她的阿昭脸颊绯红,滋润无比,就想着昨晚的事了。

    酣畅淋漓,这不的感谢老赵吗?

    提多了,女人就生气。

    杨厚照又道:“阿昭你真是太小气了,他是太监,是奴才,跟你能一样吗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可是人和人之间相处,不是凭着感情的吗?您和赵公公以前总在一起,不比跟我感情深厚?”

    杨厚照笑道:“人何人之间的相处是要凭时间和感情,可是有那么一个人出现,这些规律就都不管用了,尤其是男人和女人。“

    李昭心想这小子懂的还挺多。

    可不是,有人十几年的感情,也抵不住一个突如其来的红颜知己。

    她这么跟杨厚照撒娇也不是为了压倒赵瑾,她和太监挣什么宠,只是如果她没算错的话,赵瑾应该知道王岳致仕了,会来找杨厚照要权利,杨厚照虽然中意了张永,可是也架不住赵瑾花言巧语花样百出。

    不过很可惜,这次赵瑾得先过她这一关,不然以后拿捏不住这个九千岁。

    李昭佯装十分高兴道:“那我就是万岁爷那个突然起来出现的人,您以后不许再有突如其来出现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捏着她的鼻子:“你本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要去亲她,现在他们这个姿势和说的话,可真是妥妥的昏君和奸后啊。

    李昭佯装要拒绝,正这时,外人内侍道:“赵公公。”

    接着赵瑾的声音传来:“万岁爷在哪?奴婢求见万岁爷。”

    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。

    李昭暗暗挑眉,从杨厚照身上离开,然后道:“奴才见你,让他进来吧,兴许有事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嘀咕道:“破坏朕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等李昭坐好了,看向门口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赵瑾一进来,见帝后都坐在书案后,神色庄严肃穆,他心头一跳,这是怎么了?感觉刚才还听到了娇笑声啊,怎么变得这么严肃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